019 重色轻友,彼此彼此

我上课的时候,都会很认真地做课堂笔记。政治历史通常笔记都有满满的一页,莫河很多时候就懒得抄,只好厚着脸皮找我:“下节课帮我抄一下政治笔记呗?”

我白他一眼:“凭什么?”

“数理化作业随你抄。”他试图买通我。

“不-行!”我坚决地拒绝,我可不想抄到手抽筋。这家伙肯定是想上课偷偷看小说。

他泄气,只好不再搭理我。

上政治课时,C先生单手撑着头,看起来无精打采。

我有点担忧地问:“你没事吧?”

“感冒,晕。”他声音低低地说。

我从桌上拿过他的书,说:“我帮你记笔记吧,你先睡一下,反正老师看到了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嗯。”他声音慵懒地应了声,然后就趴在桌子上睡了。

后来,莫河借C先生的书抄笔记,看到是我的字迹。

“重色轻友!帮他抄笔记不帮我抄!”莫河正气凛然地说,好像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一样。

我问心无愧地说:“我乐意!”

切,说我重色轻友,彼此彼此。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