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扣

  一

  在九九八十一响的礼炮声中, 北京王府井大街,一家名为“老龙王银楼”的连锁金店开业了。董事长曲取趣邀请了各界名流,为今天的剪彩来助个阵。仪式结束后,大家都准备去吃饭,这时一个年轻的警察来到曲取趣的身边:爹,我得走了,队里来电话,又有人失踪了,我得去看看。行,你快去吧,工作就得像个工作的样子。

  在警察局的会议室里,全局的人都汇集在了这里,幸好屋子足够的大,不然就要跟下饺子似的。大腹翩翩的局长韩铁棍正在那慷慨激昂催人尿下的训斥着下面的人:这三个月失踪十九个人,还一点线索都没有,也不知道你们这脑袋里装的都是什么,现在所有人都把手里的活放下,全盯着这个案子....。

  “这一个礼拜咱们算是没白忙乎,终于查出了点眉目”,.....在警察局的会议室里,大伙正在商量着案情。为首的是他们的队长,吕棒槌。吕棒槌接着说道:现在经过我们的调查,“胭脂大酒楼”,是案情的关键。曲云,你刚当警察不久,认识你的人少,明天开始你去盯着哪,千万别叫人怀疑你的身份....。

  夜色深深,月色当空,在“胭脂大酒楼”里,大厅的一张桌子上,曲云在那甩开腮帮子,打开后槽牙,吃的正嗨呢。一般他出来是最怕看见他爹的,因为来到这废话没有,先来一巴掌再说。可这次不同了,来了他可以很牛*的吼着,“我这是工作”。

  这一大桌子菜,曲云只是品尝了一下,就饱了。服务员,结账。“您好,共计1880元”。曲云一摸兜,心说坏了,没带钱。曲云很尴尬,笑着说道:你们这吃饭能打白条吗?对不起,先生,我们这不赊账,主要是我们没这么干过啊。“那是我没来,我要是来了,你们早这么干了”。

  怎么了?这时打门外走进来一位姑娘,身着一袭白衣,冷若冰霜的面容,给人的感觉,像是一块水晶。老板,这个人吃饭不给钱,要打白条,服务员说道。姑娘来到曲云的身边,边打量着曲云,边说道:看你也不像是个没钱的样儿啊,长的也算是一表人渣的,怎么能干这事呢,这钱我可以不要,但是我得教育教育你。你也看的出来,我不比你大几岁....。

  妈的,我堂堂一个“好几尺”的男儿,居然被一个娘们大摆宴席给教育了一节课,这人都丢到饭馆里去了....。一大清早,雾还没有撤,曲云就来到河边散心,他现在很郁闷需要来到这里发泄一下。

  哎,这不是那个人吗,吃白食的那个,这怎么,是要条河自杀,难道是因为昨晚我....,一大早出来晨练的“胭脂大酒楼”的美女老板,胭脂。看到湖边站着发呆的曲云,连忙上去要救人,正在愣神儿的曲云被身后突然的一抱,他一挣扎。原本就站在河边的曲云,被胭脂突然来这么一下,都纷纷的掉进了河里。

  二

  在一家火锅店里,刚刚从河里爬出来的二人,正在涮着羊肉。看来你人还不错,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差,曲云说道。你也勉强算是个人吧,刚才在河里你还知道先叫我上岸,谢谢了,胭脂说着泯了口红酒。

  还说呢,不会水还敢救人....。二人聊着聊着感觉都很投脾气,又因为刚刚才那件事情,彼此都产生了好感,开始交往了,没用一个月的时间,二人的关系就变的很密切了。

  在警察局的会议室里,队长吕棒槌正在开会,“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调查,线索直"指胭脂大酒楼",失踪人员都是在进入酒店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而且,经过我们的蹲点队员调查,发现有一辆面包车最近频繁出现在酒楼的后门”....。

  夜色里,会后的曲云走在回家的老路上,心里纠结,自己心爱的人居然是失踪大案的主要嫌疑人。曲云越想越不信胭脂这么一个水晶般纯洁的女孩,会做这种事情。“不行,我得去问问她”,想到这,曲云奔着“胭脂大酒楼”就去了。

  “ 睡了吗,胭脂”?。没呢,这么晚了,有事?“嗯,我就在你家楼下呢”。那你上来吧,我这就给你开门。“好”。

  也不知道二人当天晚上都说了些什么,只知道曲云下楼的时候是笑着的,得意的笑,他得意的笑。就在那晚过后,二人的关系更加的密切,而且在一周后,传出了二人准备结婚的消息。

  三

  今天天气不错的,心情挺好的,我们学校下午没有课,感觉挺爽的....。台湾今天的下午是炎热的,火一样,在郊外有一处白色的别墅群,很漂亮。这座别墅的主人是一位年近七十的花甲老人,老人的名字很响亮,叫于与玉,所以就叫这里于公馆吧。于与玉的真正职业没人知道,大家只是知道他是于氏集团的大东家,仅此而已。

  白公馆今天来了两位客人,一位是老人的干女儿,胭脂,另一位不用说,大家已经猜的出,对,曲云。二人今天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见干爹于与玉一面,谈一下二人结婚的事情。

  “既然你喜欢,那干爹我还能说什么呢,挺好的小伙”,于与玉跟二人在客厅里正谈论着关于结婚的事情。那好,时间就定在三天后吧,婚礼就在“胭脂大酒楼”举行,干爹,您一定要去啊,胭脂坐在于与玉的大腿上正发嗲呢。

  三天后,婚礼如期举行,于与玉特意从台湾赶来。曲云的父亲,曲取趣,作为父亲当然也是要出席的。婚礼顺利的进行着,场面很热闹,就在于与玉跟曲取趣二人碰面的一瞬间,两人的眼中显出了杀机,玩命的那种。

  在男厕所里,门口挂了一个牌子“正在维修”,里面于与玉跟曲取趣相对而站。“你还活着?于与玉先开口了”。不把你弄死,我怎么舍得离开,曲取趣狠狠的说道。“这里人多,咱们上楼顶谈谈吧”。好。

  原来在二十年前,他们与刘东洋三人结拜为异姓兄弟,是在二人没有工作,马上就要被迫回乡的情况下,刘东洋收留了二人,并且把他们留在了自己的公司,还跟二人结拜为了异姓兄弟。

  谁知道,二人贪心不足,合谋害死了刘东洋的一家老小。就在二人把公司里所有的钱都拿出来准备平分的时候,于与玉把曲取趣打晕,连夜丢进了护城河,自己拿着钱跑到了台湾。没想到,曲取趣不但没死,而且用刘东洋残破的公司,东山再起,成了现在的珠宝商人。

  “ 哎,干爹呢,怎么不见了”,正在挨桌敬酒的曲云悄声的问今天的新娘。胭脂看看四周,会心的一笑,说道:走,我带你去找他们。二人来到了楼顶,就见于与玉跟曲取趣此时已经打的不能动身,都躺在地上喘息呢。

  二人都是会些武术的,所以下手都挺黑的。一见自己的孩子来了,于与玉忙喊道:胭脂,快,杀了他。儿子,杀了他,曲取趣也道。这时就见胭脂笑着从身背后拿出了一把枪来,对准了二人。

  别急,一个一个来,胭脂轻声说道。你这是要干什么?于与玉不解的问道。好,今天我就叫你们这俩禽兽死个明白,我爹那么的对你们,你们居然杀了我们全家上下一十八口。幸好那天我在树上玩,若不然,哪还有现在的我,我的弟弟才两岁,还不记事,你们都不放过。我千辛万苦去到台湾,做了你的干女儿,我忍了十年,今天,就是你们这俩禽兽的忌日。

  丫头,你别忘了,你杀了那么多的人,你会好吗?于与玉还想威胁一下胭脂。不好意思,失踪的那些人都被我安排到美国度假去了,我给你的那些肾源都是我在郊外的养猪场里的猪腰子,胭脂说到这笑了。行了,时候不早了,你们该上路了。

  “碰,碰,”两个老头死了,曲云此时已经傻了。你一直都在利用我,对吗,曲云哭着说道。胭脂笑了笑;对,干爹安排我来到北京后,我就发现了曲老头,所以我就利用你,来把这两个畜生都骗出来,叫他们相遇,演一出二虎相争的戏码,而我,坐山观虎斗。我现在已经报了仇,你可以杀了我,来,把枪给你,胭脂说着把手里的枪递给了曲云。

  四

  都别动,就在曲云接过枪的时候,警察局长韩铁棍带着人来了。“好啊,曲云,你居然敢持枪杀人,知法犯法,来,把他给我带走”。好狠毒的女人,曲云此时气的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胭脂摘下手套,拍拍身上的土:老公,再见,说完还亲了曲云一口。原来那天晚上,胭脂跟曲云说了自己送失踪人员旅游,要跟自己结婚的事情,曲云这个头脑简单的富二代就相信了,因为要娶胭脂,曲云还很高兴。

  韩铁棍怎么会来的,原来是胭脂通知的韩铁棍,叫他来把曲云以杀人犯的名义带走,自己陪他睡一晚。韩铁棍当然是同意了,对他来说,这是很简单的事情。

  今晚的风很轻,月亮很亮,皎洁的亮。在“胭脂大酒楼”的卧室,韩铁棍正与胭脂对坐饮酒呢。“好了,咱们也喝的差不多了,开始吧”,韩铁棍*笑着。就在韩铁棍扑向胭脂后,刚要脱衣服,韩铁棍的媳妇来了。打了胭脂一顿,最后韩铁棍被媳妇带走了。

  胭脂坐回酒桌旁,这时电话响了:你说的没错,我把那个贱人打了一顿,我应该怎么感谢你呢?不用谢,你只要看紧一点你的韩局长就行了。胭脂喝了口酒,把床边的花盆拿开,露出了一个摄像头。

  胭脂拿着韩铁棍调戏自己的光盘,来到了警察局里。韩铁棍看了之后傻眼了,这要叫上级知道我的前途就费了。“你想要干什么”?韩铁棍黑着脸问道。“不干什么,我需要你的帮忙”。你说吧。

  在韩铁棍的帮助下,胭脂顺利的接手了曲取趣的所有财产,随后又来到台湾,以女儿的名义代替了于与玉的位置,继承了他的遗产。办好了这一切,胭脂又回到了北京,她不想待在台湾,她恨那里,恨那里的一草一木。

  空中下着细雨,天灰蒙蒙的,没有一丝的风。胭脂闲来无事,来到了曲宅。这房子此时已经是她的了,在屋里走走看看。随手打开一个储物柜,看到了一张照片,是一个小孩的生日照,怎么这么像自己的弟弟呢,胭脂纳闷。再看备注,是曲云三岁生日照。

  胭脂来到曲云的房间,在床头摆放着一个娃娃,已经很破旧了。拿过娃娃来,就见背面赫然一行字“弟弟,你永远是姐姐的宝”,胭脂记得,这娃娃是自己弟弟过两岁生日的那天,自己送他的,后面的字,还是自己写的呢。

  美妙的词引来无限的苦,牵机药到底是怎样的毒,小楼昨夜又东风,风中听到你在说:好苦。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