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二线城市,写着三流的文字

我生活的这个城市,多年来一直吵着嚷着要跻身一线城市的行列,但始终未能如愿。最后被冠了个新一线城市的名儿,也算消停了下来。

我是不大希望这个城市跃升为一线的,因为一线意味着更多的人,更快的脚步,和更浮躁的心。作为一个深爱着这个城市的人,我希望它是安静的,是拥有美好和故事的。

一线城市,北上广深,那里并不是没有故事,那里不是没有宁静,不过这些在我看来都正变质变味着。那些所谓发生在一线城市的真实故事,不过是反复地说着一句话:“来吧,臣服于金钱,来吧,屈服于生活。”那些所谓的宁静之处,不过是只存在于工作日工作时间的幽灵。很累,生存在一线城市的多数人,即便是拿着比其他城市更高的薪水,消费着更奢华的商品,美好却始终未曾降临。美好它大概更喜爱边城,喜欢纯美的爱情和静静的溪,它大概和我一样,也惧怕着车水马龙,害怕密集的人群和耸立的高楼。

我自感幸运,生活在这个二线城市,静静地陪伴它,从东到西,循着太阳的轨迹。


在这个悠闲的城市里,人也自然放松很多,不论是走路还是工作。

但我还是时常会拷问自己,这个在二线城市,写着三流文字的我,究竟是以怎样的心态继续生活着的。

作为一个写作者,我算是没有什么才能的,看着那些没用多少时间就能轻轻松松靠文字吃饭的人,我大概是再怎么努力也追不上的。如此说来,我应该是这个世界创造优秀作品过程中产生的多余的东西,我的文字就像是从烟囱中排出来的烟灰一样,毫无意义,毫无价值,毫无必要,甚至不会停留在记忆里。我有时会觉得挺不可思议的,明明是烟灰一样的存在,我究竟是为了什么而写作呢。

快点放弃,不要再写了。区区一阵烟灰,坚持下去的意义何在呢?有价值、有意义、有未来吗?

能够依靠文字来生活才算是意义吗?能够在以后凭借文字而成名才算是有未来吗?

我从来不屑于考虑这些,写作于我并没有这么多世俗的牵绊,我想要的只是将自己的心意传达给读者,哪怕只有一两个。

我会因为有人评论而感到欣慰,会因为看到有人说喜欢我的文字而高兴得睡不着觉。

让别人了解他们自己绝对的孤独,在我的文字中找到慰藉和希望,这就是我的价值,哪怕它可能是微不足道的。


是日剧《四重奏》让我开始审视自己的平凡和梦想的,上面关于烟灰的比喻是改编自这部剧。

《四重奏》讲述的是四个平凡的演奏者,机缘巧合的相遇,因各自对音乐的执着和理解,一起组建了名为“甜甜圈洞”的四重奏乐队。他们生活在位于轻井泽的别墅里,为共同的音乐梦想而努力。然而终究无法得到合适的演出机会,而且每个人还都被各自的秘密所牵绊。就在这样的纠结中,我看到了他们对梦想和意义的解读,和为之而做的改变。

生活向来是残酷的,剧中有几幕就很揪心,根本就是生活的重现。

为了演出机会而不惜骗人来博得同情的老人,在被戳穿之后,送给乐队一句话:“所谓音乐,因为是有欠缺的人在演奏,所以才成为音乐。”这之后他们就给乐队取名为“甜甜圈洞”,没有了洞的话,甜甜圈就不是甜甜圈了;没有了洞的话,甜甜圈就只是一块油腻无趣的炸面包而已。

我们都有着各自的缺陷,有些人想着要遮盖他,而有些人却试着去接受它,后者在我看来是最高级的,接受自己的不完美,才能在琐碎之中找到自己前进的动力。承认了自己是不完美的,然后才能努力地去填补它。

当四位主角不满的和着录音带演奏完,剧场经理望着他们远去的身影说:“有志向的三流,就是四流了。”那些身怀梦想,却不被认可的人,因为无法容忍卑微的工作,最后落到连生活也过不好的地步。究竟是为什么?梦想究竟是什么?

剧最后有一段四人聚在一起吃炸鸡的场景,他们讨论了一番炸鸡边上的荷兰芹。那个大多数人都会忽视的芹菜,也许就是我们普通人追求的梦想。没有也可以,但有了它或许更好。我们追求文学,追求艺术,都是在努力地为生活加上那一朵荷兰芹。要心怀感激地对他说:“Thank you,荷兰芹。”正是因为有了它,我的生活才有更多的色彩,更多的乐趣。

当四人认识到这一点后,小雀和家森开始工作,他们都在努力地把重心放到生活上,而不是梦想。想起那段一起为了梦想努力的时光,真的是很耀眼呢。

最后还有一个小插曲,在乐队去音乐厅演奏时,曾经被说:“眼里没有笑意”的餐厅服务生小有朱和一个高富帅外国小哥一同进入音乐厅。在遇到曾经的老板时,她秀出了自己的婚戒,还说:“人生,真是轻而易举啊。”

我无法容忍为了轻而易举的生活不择手段,我无法理解没有梦想的人生,那些追梦日子里的激情和美好,我都无法忘却。正是那些日子,我的生活才得以继续,我才能找到自己。

即便在旁人看来,我只是一个写着三流文字的四流的人。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