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发飙的大顺20180407

        儿今早起得也比较早,但是没有做作业,昨晚也没做,用清洁剂清洁了厨房。我一直也没提作业的事。我问儿今天去不去爸爸公司?儿说,去的,去公司做一天作业,不过对我来说是两天。儿开玩笑地说。儿其实只是说说而已,放松一下自己。

        晚上我七点多才到家,父子俩坐在桌边吃锅巴,轻松而自在。我不问儿作业做完了没?在书桌旁,不经意地问儿,今晚还要做作业吗?儿答道,还要做。不一会儿开始做作业,儿对爸爸说,数学第一天布置四张纸的作业,共60题,三天就是180题。我一晚上要做180题,简直太变态了!

        又过一会,只听见一记沉重的书砸地板声,接着有拳头砸桌面的声音。儿过来找爸爸要教育局的电话号码,要投诉班主任,爸爸说没有。又说自己要去打班主任,让爸爸兜底,承担责任。爸爸不接茬。儿回到书桌前,一会儿又大叫,大骂班主任。仿佛又出现了两年前的情景。我始终保持平静,期间不出现,不干预。让爸爸应对。

        半小时后,儿平静地对我说,现在好了。意思是不发火了。儿拿出被摔坏的书说,其实他(班主任)就是张纸,一戳就通,纸老虎。

        九点钟,儿做完了一半的数学作业。儿说自己受不了要去睡觉,且是哈欠连天。剩下的明早再做。儿洗过澡,并清洗完地面才去睡觉。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