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时复西归?

    陈西急匆匆的跑出了电梯,想了想还是决定再等等方梓桓。

  不停的地徘徊在大厅里,突然看见了迎面而来的杨伯伯,他被一群自己不认识的人控制着。陈西很心急,却也不似以前那么莽撞了,她状似无意淡淡地望向他,希望能看出一丝丝提示。杨伯伯以几不可见的右倾示意陈西离开这栋大楼。

  陈西这次很听话,为防那伙人怀疑,依旧踩着缓慢的脚步,直到他们进了电梯,才快速地跑了起来,离开了那栋大楼。

  事实证明速度太快是真的会撞到人的,“对不起,对不起……”陈西忙不迭地道歉,却在抬头的那瞬间发现她是自己以前的同学。“郝雨婷啊?你怎么在这儿啊?”陈西担忧地问到。

  “我跟他们过来的。”她指了指后面两个西装革履的男子,其中一个陈西认识,是方梓桓身边的人。

  陈西全然忘了打招呼,也不顾其他人的表情,第一反应竟是拉着他的衣袖,“快,丰绍,快跟我去救他。”丰绍认出了陈西,也听懂了她话里的意思。他任陈西拉着他走,一路全然没有挣脱。

  进了电梯,周围都静了下来,陈西才突觉尴尬,连忙放开他的衣袖。低头脸红着,“不好意思啊,我有点儿心急。”陈西歉意地苦笑。

  “没事儿,我理解的。”

  电梯门开了,所有的的打斗声都已经停止。方梓桓浑身是血地冲陈西笑了笑,而后扫视了她的周围,又变了脸色。陈西抬脚继续往前走,却冷不丁的被挟持了,“你……”她迟疑着看向走向梓桓旁边的丰绍,满脸的不敢相信。“感谢陈小姐为我们带路啊!”丰绍开口。

  见惯了腥风血雨的方梓桓早已淡然。“说吧,什么条件?”经过一番激烈打斗的他仍是那般云淡风轻的样子,即使浑身血污也难掩他的高傲。

  “我要和你单挑,为我父亲报仇雪恨。”跟着丰绍的那名男子突然开口。

  “小言,你冷静一点儿……”丰绍的话还没说完,小言就已经冲上去和梓桓打了起来,不过十几个招式,他就已经退下阵来。

  “哼,不自量力。”方梓桓哂笑他。

  丰绍终于忍不住了,“方梓桓,你凭什么那么高傲啊?凭什么?”他掐着梓桓的脖子,不断地吼叫。

  “梓桓……”陈西叫了一声他,他又笑了笑,依旧那么淡然,即使因为窒息已经涨红了脸。

  “放……放了……她……我……我跟……跟你走……”声音终究没能扛住窒息的压迫。

  “丰绍,别耽搁了,快点儿。”郝雨婷催促道,丰绍才放开了他。

  “梓桓……”

  “给我们一点儿时间。”方梓桓朝着郝雨婷开口,然后走近陈西,郝雨婷落下了匕首,放开陈西,“梓桓……我……”陈西不由地开口,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完全是因为自己才造成这种局面地,难道自己现在要跟他认错吗?

  陈西哭了,之前一直被挟持着,刀架在脖子上,挣扎在死亡边缘的时候都没哭,这会儿却控制不住了。

  “长话短说,少给我耍什么花样。”丰绍警告道。

  “梓桓。”陈西拽着他的衣袖,却不知自己能帮他做什么。

  “别哭,丢人。”说着还给她抹了抹眼泪。

  陈西吸了吸鼻子,“可是……可是我……”还未说完的话被他悉数堵进喉咙,这是他第一次亲吻陈西。她能清楚的感觉到有个小小的类似芯片的东西到了自己的嘴里,她知道他只是利用这个吻来传递情报,可心跳还是漏了一拍。

  他顺了顺陈西的鬓边的乱发,而后在她后脖颈重重一击,陈西失去了所有意识。他将昏迷的陈西缓缓靠墙放着,而后对着丰绍和郝雨婷开口,“如你们所愿了!”

  “怕了吧?”丰绍径直开口。“我忍了这么多年,终于可以报仇了。”

  “呵呵……”方梓桓倒是笑了。“害怕?要是怕的话这十年来我还能生活吗?还不都是因为他们罪有应得,我方梓桓身正不怕影子斜。”

  “好,好啊!好一个身正不怕影子斜,我要让你以后再也没资格说这句话。”

  “哼!”方梓桓对他的话嗤之以鼻

  ……

  陈西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满目苍白映入眼帘。意识回归后,迅速下床找护士,想要找回那个芯片,那应该是唯一可以救方梓桓的东西了。

  “陈小姐,您不能离开这儿?”她被门口两个高大威猛的人给拦住了。

  “你们是谁?”

  其中一个给另一个使了眼色,另一个掏出手机打电话。

  “陈小姐,老板让您好好休息,他马上就到。”

  “你们老板是谁?凭什么让我等他?”

  “我们老板姓杨。”

  ……

  “西西,你没事儿吧?”不一会儿,杨隽就到了。

  “大哥,你一定要救救梓桓和杨伯伯啊!”陈西央求道。

  “西西,你放心吧,我什么都知道了,你只需要安心养着身体就好。”

  “对了,还有芯片,我嘴里有个芯片的,你看见了吗?它一定有用的啊!”

  “我拿走了,已经去调查了。”

  陈西哭的不能自已,呼吸时后背一抽一抽的。

  “放心吧,我一定救他们出来。”杨隽抚着陈西的后背对她许诺。

  ……

  “方警官,没想到吧,我们又见面了,但是这次不会再被你欺骗了。”

  “哈哈……”方梓桓肆无忌惮地笑。

  “刀都要架在脖子上了,你还能笑得出来?”

  “海老大,你真得想杀了我吗?”

  “你这是什么话?”丰绍强出头,并准备用刀解决了方梓桓。

  “让他把话说完。”海老大不齿他的行为。

  “你也知道,我是个卧底,那我当然也就了解多方面的消息啊!你还舍得杀我吗?”

  “老大,他可是卧底啊,我们不能妇人之仁啊!”丰绍不停地主张杀了方梓桓。

  “什么妇人之仁?这叫大丈夫,能屈能伸。”海老大思索完了之后,出于商人无往不利的原因,还是决定暂时先不杀方梓桓。

  海老大吩咐下去,为了安全起见,准备第二天一大早转移阵地,换一个安全的地方,可是当天晚上就出事了,警察根据方梓桓留下的芯片找到了海老大的根据地。

  枪林弹雨在所难免,海老大又一次被欺骗了,他恼羞成怒,想要找到方梓桓一枪崩了他。

  “去,把方梓桓给我带过来。”

  回来的手下战战兢兢,“老……老大……那个警察他……他不见了。”

  “什么?你们这群废物,我养你们有何用?”

  ……

  “梓桓,没事儿吧?”杨隽热切的关心。

  “我没事儿,陈西她……”

  “她现在在医院,有人看着呢,放心吧。”

  “嗯,杨隽,我没见到杨叔,不知道他在哪儿?”

  “嗯,先解决了这个再说吧!”杨隽沉闷地回答。

  这次围剿最终还是很顺利,多亏了方梓桓事先摸清了里面的情况。

  医院里,医生为陈西注射了镇定剂后,她就一直睡着。方梓桓观察着睡着的她,想着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孩儿啊?还曾对自己大放豪言:“你来守着人民,我来守护你。”

  自己是一个卧底的尴尬身份,当她走近的时候,自己不能给她任何回应,所谓的感情都只是她一个人的独角戏,她是有着怎样乐观的心境,才能一直守护着冰冷的自己不放弃呢?

  方梓桓从口袋里掏出了那枚刚刚买回来的钻戒,慢悠悠地戴在了陈西左手的无名指上,亲吻了她的手,“万一我能回来……”话未说完,情绪就已经控制不住了,“还是算了吧!”

  方梓桓忍痛离开。

  病房门口,“照顾好她,杨叔的事,你放心,我一定救他出来,”

  “嗯,我相信你。梓桓,要不让我去吧,你自己照顾她。”

  “没事儿,我熟悉环境,去去就回。”

  “好吧,一路平安。”

  其实方梓桓清楚,这次出警,生还的机会寥寥无几,他只不过是来看望陈西最后一面的,还好她睡着了,不用担心自己了,还好,以后再也不用担惊受怕了。

  方梓桓转身走出一米开外,脚步又顿住,“万一我没有回来,我的所有财产都留给她。”

  杨隽突然就明白了方梓桓话里花外的意思,“方梓桓?”

  方梓桓摆摆手就消失了身影。

  “方梓桓,你一定要回来。”杨隽的这句话空对着空气说的。

  陈西一直睡到当天下午才醒过来,“大哥,梓桓他……”

  “他来看过你了,你还睡着,他还有任务就先走了。”

  “他没事儿吧?”

  “当然没事了,不信你看你左手。”

  左手无名指有一个简单朴素的戒指,杨隽也是后来照顾她的时候才发现的。

  陈西害羞地笑了笑,“他这次任务,又去哪儿了?”

  杨隽浇花的水洒了出来,“人家保密,不让说。你放心吧!”

  “嗯,我等他回来。”

  过了一个月,杨隽的父亲被送到了医院。

  又过了三个月,方梓桓还没有回来,一天一天的等待也磨光了陈西的信心。

  她病了,开始一整天一整天地不说话,不知道饥饿,不知道吃饭,她睡觉醒来,却是睁着眼睛发呆,杨隽让她坐在阳台晒太阳,她能坐到月亮升起来也一动不动。她的这个情况必须要有人寸步不离地照顾,最终杨隽和父亲商量又送她到了医院。

  照顾她的人每天都会带她去花园坐坐,她依旧发呆,望着远方,不言不语,藏在自己的小小世界里。

  很久之后,杨隽又来看她。

  “她开口了吗?”

  “没有。可是有天晚上,陈小姐突然在梦里哭了,醒来以后又和往常一样,不言不语。”

  杨隽走近木椅,“西西,看大哥给你带什么来了?”杨隽拿出方梓桓的照片,陈西仍然看着远方,杨隽没办法,硬是拿着照片堵住了陈西望向远方的目光。陈西接过照片,面部没有任何表情,依旧不言不语。杨隽再试着带走照片,却抢不回来了,“陈西,你就答应哥哥一句啊!”

  回答她的仍是沉默。

  最后杨隽随着陈西的目光也望向远方,“梓桓,你怎么能放心把她交给我呢?”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