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季花开(10)男婚女嫁

男婚女嫁是青年男女一生中的头等大事,筹办婚礼的日子热烈而忙碌,杜斌和萍两个人都非常地投入。

举办两个人的结婚仪式,当然需要有一定的形式和丰富的内容,创设一些新意,造就一种吉祥喜庆的气氛。因为那毕竟是两位有情人另一段崭新生活的开始,它需要留下一个美好的纪念和永久的见证。

这些都需要杜斌和萍两个当事人亲自去着手实施,他们双方的家人和一些至亲好友当然对他们两个人的婚事也都十分关心,也少不了给予他们一些这样或者那样的指点和建议,以及给予他们一些资金上或者物质上的小小的扶持。但是,他们两个人在自己的心里都十分清楚,各人的父母以及其他人所给予他们的一切,仅仅只能当作是对他们的一种额外的帮助,而不能够当作是他们两个人结婚的全部依靠。

结婚需要办的事情当然很多,因为这些事情都是他们两个人的人生经历中的第一次,所以他们没有任何经验。以前,虽然说萍在梅兰结婚的时候,也应邀去做过她的一次伴娘,但是梅兰婚前的筹办工作她也没有参与过。至于杜斌这一个人,那就更不用说了,他以前既没有关心这些事情的闲情逸致,也自认为没有关心这些事情的必要,因此对于他来讲,真正可以说,什么都是大姑娘坐轿子——头一回。

现在,喜事儿轮到了他们自己头上,虽然他们两个人在心里都早就盼望着结婚的那一天,但是现在两个人互相看一看,一时半会儿还是都感到手忙脚乱,真有一点儿不知所措。既然不会,那么就只能去主动地学习,所以杜斌和萍一边向别人求教,一边两个人坐下来慢慢讨论思考,等双方的意见统一了之后,他们两个人再一起商量着去筹划。

他们两个人在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求教和思考后,把商量好了的事情都一一写在了纸上,两个人拟定出了一个办理婚礼的书面性的实施计划。然后,他们本着勤俭节约的原则,在节约每一分钱的基础上,尽可能合理地去布置两个人结婚用的新房和安排婚前一段时间的生活。

办理两个人的婚姻大事,当然需要花用很多的钱。于是,在他们两方的家庭及其亲友给予了他们一些力所能及的支持后,杜斌拿出了自己这两年来的所有积蓄和当月的工资,计壹仟捌佰叁拾捌元整,萍也毫不保留地拿出了自己这几年节攒下来的全部家当,她的那一份当然要比杜斌拿出来的丰厚得多。

怎么说呢,作为一个男子汉,在外面闯天下本来就很不容易,而要想在社会上立住脚,站稳脚跟,那就更难了。在当今这个商品经济日益繁荣的时代,人心都已经不再象老毛当政的时候那样单纯了,一个男子汉要想在现在的社会上混得好,初来乍到的,离开了交际,离开了钞票开道,哪里还行?

这几年,杜斌为了处理好自己与单位内外人员之间的关系,他在平时的交际要比萍多得多,因此他在外面花钱的地方,也就跟着比她多得多了。不仅如此,杜斌除了自己平时的日常开消外,在有了一些闲钱后,他还要时不时地拿出一些来贴补贴补家里的母亲和哥嫂。

然而女孩子在经济上却是天生的比男孩子会算计,她们又常常没有男孩子在花钱上的这些烦恼,因此她们最会精打细算持家过日子了。杜斌毫不掩饰自己作为一个男子汉,在花钱这一方面的“通病”,而主动地放弃了自己日后的家庭经济管理大权。

他们把以上那些拼凑起来的陆仟陆佰捌拾陆块钱,分成了两个部分,所有的零头作为两个人筹办婚事期间的伙食费和备用金,整头的陆仟元用来布置两个人结婚时用的新房,以及购买一些结婚后两个人组建起来的那个小家庭必需的一些家具什物。

除了购物,在那陆千元当中,当然还需要留下相当一部分用来办办两个人婚礼时的宴席,请请两边人家的那些亲朋好友。他们两个人给自己定下来的办理婚事的开支原则是:花费用度一律不得超出两个人先前已经制订好的那一个预算范围,婚后在两个人的经济上,只允许有一些宽余,而不准许有任何的空头债务。

他们两个人结婚用的洞房,就用上一次在老虎进城学手艺后,纺织技校重新分配给杜斌的那一间三十个平方米左右的平房宿舍。经过他们两个人反复地商量后决定,他们根据自己和双方家庭现在的经济状况,他们决定不采纳众多同事和家人们的建议,去做什么按揭贷款花钱买房子,也不为了结婚时候的一时方便,而离开学校出去租房。

原来杜斌的那一间破旧的陋室,经过他们两个人自己的粉刷和精心地摆布,竟然也被他们两个人弄得蓬荜生辉,雍容典雅。新添置的一些家具什物,虽然不多,但是却十分地精巧雅致,与那一间洞房的空间大小正好协调相配,如果再多了,那么可能反而会显得有些儿庸俗而累赘。

没有厨房,他们就到街上请来了两个装璜店的工人,用塑料扣板做墙壁,用铝合金框做骨架,用彩钢板做屋顶,在洞房外面,依靠着门旁的墙壁和东面的一截围墙,构建起了一个小巧玲珑的三四个平方米左右的烧饭操作间,里面放上了两个人宿舍里凑起来的炊具,那里足够用来做起一个小家庭的美味佳肴了。

这一切收拾停当后,他们两个人就忙着订婚期,拟定婚礼宴会上所请客人的名单。为了使举办婚礼的时间不致于太过仓促,两个人也不致于因为办理婚礼的事情,而过于劳累,他们在经过一番商量后,决定把两个人的婚期就安排在了这个暑假结束前的那半个月。

暑假到了,学生都放走了,杜斌没有了每天教学的劳累,有了充足的时间,一门心事来忙自己结婚的事情。他和萍轻轻松松地就办好了两个人结婚的一切文字手续,到淮宝县民政局婚姻登记处领回了两个人的大红封面的《结婚登记证》。

杜斌还请上洪泽湖照相馆的陶大师,亲自陪他们来到洪泽湖边,为他和萍拍了两个人的结婚艺术照。等到那些结婚照都冲洗好了后,他和萍精心挑选了两个人都认为最好的那一张,请人用镶金的边框裱好,然后把它端端正正地挂在了两个人新房的床头。

关于婚礼上的请客,他们两个人最终敲定,婚宴的规模总体上不超过八桌,人数控制在七十人左右,所请的客人都应该是与他们以前有过密切来往的亲朋好友。两个人单位里那些平时共事紧密的同事免不了,双方的父母、兄弟姊妹和一些至亲免不了,老雷、小李子等几位好友及其同学免不了,至于其他的人,能够不请的全部不请,该免除的一概全免。即使日后被别人知晓了加以责怪,那也在所不惜了。

在他们那些所请客人的名单中,有两个人经过他们反复地再三商讨,最终还是一致同意把她们删去了,那就是曾经让杜斌迷恋过的梅兰和虹。

梅兰在两年前结了婚,她结婚时,曾经请萍去宿迁为她做了一天的伴娘,杜斌当时不知道,当然也就没有去。在杜斌与萍热恋的时候,梅兰和四海也曾经到淮宝县城来找他们玩过两次,他们叫萍和杜斌在结婚的时候,无论如何一定要给他们捎一个信儿。萍这次本来也打算请他们夫妻俩来参加自己婚礼的,但是杜斌说他一见到梅兰和四海那两个人,自己就感到浑身地不自在,见了面,说起话来,也觉得好尴尬,因此他建议萍还是不请他们来为好。

在提到梅兰时,萍也自然跟杜斌笑提起了新疆的那一朵沙枣花,杜斌不作任何回答,只是一个劲地捞她的痒痒。在虹与巴拉提结婚的时候,虹曾经在婚后给杜斌寄来了一封信,并且随信给杜斌寄来了一张她和巴拉提在马背上合拍的婚纱照,从照片上看,他们是那么地浪漫和幸福,杜斌自是早已放下了一颗为她悬着的心。

在虹结婚前,杜斌与她在往返的书信中,已经结为了异姓兄妹,过了这两年,杜斌对她也早就已经心无杂念了。现在,他只是担心对方工作繁忙,路途遥远,自是不便请他们来的了。婚后,他打算再分别给这两位曾经使自己迷恋过的女士,各自补上一份悔过书,料想那自是可以了结的了。

一切思考成熟后,办起事情来就快当多了。到了两个人预定的婚期,一切婚前的准备工作都如期有条不紊地办妥了。他们在经过一番紧张地忙碌之后,终于在喜庆的鞭炮声中,步入了两个人的甜蜜世界。

缔结良缘时的一些俗礼,虽然经过他们两个人的再三推辞,但是有些仍然是免不了要收下来的。他们在归入洞房后,把亲朋好友们送来的那些礼仪粗略地归纳了一下,一些小什物正好弥补了他们的所缺,一笔笔礼金算了一下,扣除婚宴上花去的,竟然还大有结余。

一切收拾停当后,到了第二日的上午,根据萍的提议,他门两个人还要结伴到各自的单位去走一趟,向全体同事们再表示表示他们的谢意,杜斌自是赞同的。拿着剩余的钱,趁着去单位见领导和其他同事们的机会,萍还想顺便多请几天假,这倒让杜斌有几分不解了。

他俩相伴着分别去了两个人的单位,那是自然要散一磨喜烟,发一番喜糖,听一番喜话的了。萍所在单位的商业局领导,还热情地要为他们安排去乡下省亲的车辆,然而他们两个人都认为这时候用车很没有必要。

他们的老家离淮宝县城只有二十多里路程,对于他们两人来说,又都是轻车熟路,两个人骑上一辆摩托车就可以便捷地往来,那条早就已经修筑起的宁连高速公路已经大大地缩短了县城与乡下的直线距离。更重要的是,他们两个人都不愿意在这个时候有第三个人插在他们中间,让他们说话办事都很不方便。于是,杜斌和萍婉言谢绝了商业局领导的一番好意,只是根据萍事先的要求,杜斌替她向领导多要了一个星期的婚假。

婚后,有了两个人自己刚刚建立起来的小家庭,要回乡下去看一看家人,现在不好意思再象以前那样,空着一双手了,自然免不了要捎带上一些送给家人的东西。于是,在经过他们两个人的细心商量后,他们为双方家庭的每一位成员都准备了一份小小的礼物。

这些备办的礼物既经济实惠,又十分富有纪念意义,那些都是他们两个人结合家中各人的具体情况,为他们精心挑选的。因此那些礼物虽然价格不高,让别人看上去似乎也不怎么丰厚,但是它们各有特色,各合所需,那足以显示出他们对家中每一位成员的浓情厚意,足以使他们的全体家庭成员能够真心地分享和感受到他们两个人结婚后的那一份幸福和快乐。

婚姻生活本来就应该是这样,单单有两个人的情爱,有时候还显得很不够,两个人家庭生活的和谐美满,有时候与他们周围的同事、乡邻和亲友,也有着这样或者那样密不可分的关系。

杜斌和萍结了婚,他们用对自己心上人的那一份深厚的爱,构筑起了两个人的爱巢。同时,他们也用自己的真心和诚意,建起了他们与周围那些亲邻之间的和睦融洽的生活环境。因此,他们两个人的婚嫁生活在经过一番紧张有序的忙碌之后,终于圆满地融入了周围的亲友和整个社会的大家庭之中。

时至今日,杜斌与萍终于走过了婚前两年多时间的恋爱历程,成功地步入了两个人婚恋的新阶段。

一转眼,杜斌两个月的暑假就接近了尾声。

图片发自App

目录

[言情]月季花开(9)洪泽湖畔结良缘

[言情]月季花开(8)血雨腥风

[言情]月季花开(7)萍的外婆

[言情]月季花开(6)吉它王子

[言情]月季花开(5)圆梦舞厅

[言情]月季花开(4)情海风波

[言情]月季花开(3)醉人的夏夜

[言情]月季花开(2)圈套

[言情]月季花开(1)冒牌男友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