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走了

       

母亲走了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母亲离开我们已经有一周了,在亲戚朋友面前我尽量保持冷静,没有任何的情感流露,但在私下里我哭了多少次,连自己的身边人也不知道。我知道生老病死是人间常态,可每当我想起与母亲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就会泪流满面。我相信天堂里没有烦恼、没有痛苦与忧愁,对母亲而言也许是一种解脱。

        母亲也有87岁高龄了,去年父亲去世后,她不愿意与姐姐们住,坚持留在老家的房子里一个人住,吃饭穿衣都一个人完成,多年来视力一直不好生活还是自理,这也是我这一年来隔三差五打电话回家的原因,每过两三天我必然会给大姐二姐打电话,敦促她们回杨坝看望我母亲,担心没有人在母亲身边时,出了事故。

        上周末我心慌得厉害,总觉得不安全,象有事情要发生一样,因为以前也有发生过,所以一直认为是自己的内分泌出了问题,没太在意,周末还外出徒步了。回到家第二天给二姐去了电话,她说:“妈很好,活得不知有几新新。”这是家乡话,我经常从二姐那儿听到这句话,心里特别不舒服,母亲健康难道不好吗?在上上周母亲的妹妹我的小姨去世了,她坚持要去看自己妹妹最后一眼,大姐坚决不同意,说母亲年纪大,经不起折腾。我还劝说了姐姐们,带她去吧,了却老人家的心愿。最终姐姐们拗不过母亲,还是带她去了,后来听说母亲在她妹妹的冰棺前哭个不停,还在酒桌上吃饭了,这下我放心了。8月10号我在网上购买了9月28号的火车票,准备与先生回老家看望母亲,平时工作忙,假期很有限,乘着国庆节7天假的时间回一趟家,我满心欢喜地等待着回家。

        然而就在8月28日周日,早上6点醒来,在床上看了两小时网络小说,8点钟我打开微信,突然看见二姐的儿媳正好在微信上说:“婆婆死了,你们赶紧回来。”我的心“咚咚”狂跳起来,小琴她不会拿这种事开玩笑的。听说小琴换了手机号,急忙给两姐姐去电话她们均不知情,这时小琴打来了电话,哭着说:“婆婆走了,你们快回。”我的心情一下跌入谷底,难受极了。之前告诉过母亲我会在国庆节期间回去看望她,她却没有等着我,泪水如决堤的海喷薄而出,想起母亲朴实勤劳的一生,点点滴滴的事情涌上心头,哽咽难语,手颤抖个不停,慌得没了分寸。看着先生急忙给单位请假,我也学他请假,他整理着自己的衣服,我却慌得不知拿什么,想起要赶紧订票,要不今天走不了,上网只买到了下午5:30的无座高铁票,机票到家时间也差不了多少。晚上12点几分我们赶回了家,一进门就见母亲的遗体躺在冰棺里,身上盖着一床花色的床单,面部我看不见,我扑到冰棺跟前想要掀开冰棺看看母亲的样子,被姐姐们拦下了,说冰棺自己打不开,要殡仪馆的人员开。我总要见见母亲的遗容吧,我泪流满面,哭诉着责怪母亲不等我回来,就这样走了,没有劳累任何人,没有给亲人添任何麻烦。仔细询问情况,才知8月28日早上,二姐的儿媳小琴来看望婆婆,大门紧闭,大声喊着婆婆没人回应,随即绕到后门,在窗户边看到母亲的一只脚在地上,预感到情况不妙,马上弄开后门进去,发现母亲右侧身体发紫,全身浮肿张大着嘴躺在地上。她急忙打开前门,出外呼救,随后村子里的堂哥他们都来了,发现母亲早已断气。独住老人没人照顾指定会出现这种情况,母亲早也知晓,她告诉姐姐,她若死亡会走得很快不会拖累她们的,真的印证了她的话。根据尸斑的判断母亲应该走了两天没有被发现。老家房子左右都没有住人,只听村子后面的人说母亲有两天没开门,以为走亲戚去了。两天前母亲还在村子里转悠,有个搞活动买电器的免费发放小桶,脸盆,洗菜的筛子,母亲天天去排队领,家里的确有好多这些东西,全新的。姐姐说冰箱里有母亲做好的凉粉还没来得及划块。父亲走后,母亲一个人生活让我非常担心,我一再提醒姐姐们勤来,可她们事情多,我内心有些责怪她们,但口头上我并没有说什么,因为我没有资格说任何人,我远在外地对母亲的照顾最少。心痛得无法呼吸,内心有个声音在啜泣,将泪一滴滴勾出来。妈妈呀,请原谅女儿的不孝!

        回忆将我拉回到小时候,那时在村子里读小学,每天放学晚,母亲总是将饭留在锅底,我一掀锅盖总会嫌饭少,跳起脚来哭,这时总看到母亲着急的样子,急忙说,你吃得试试,够你吃的。结果真的够了,有时还吃不完,当我破涕为笑时母亲也跟着高兴,却没有责备我的不是。小时候,因为排行老小,总是被父母宠着惯着,母亲经常将用小米换来的麦芽糖藏在米粉坛子里等我回家拿出来给我吃,两个姐姐羡慕嫉妒得不行。有一回,母亲将“烧瓜”用白糖拌着,等我回来拿给我吃,两个姐姐馋得不行,左右各一来抢吃了一半,母亲大声训斥着她们,我大声地哭,拿把刀追她们,她俩左一个右一个往反方向跑,我便没再追了,只是吓唬一下她们,此后她们再也没抢吃我的东西了,现在想想自己是多么的霸道不懂事。读中学是住读,每周三,周六回家带菜,母亲总是早早做好饭菜,帮我装好,喊我回家吃饭,我玩得乐此不疲,很不耐烦地跟着母亲回家。有一回生病,不想吃饭,母亲拿出一个大大的“鸭梨”给我吃,我一口气将它吃光了。记得那年我在小镇工作,母亲从家里10多里路给我送来20多斤米,我呆呆地看着母亲向我走来,一同事说赶紧接一下你妈妈,我才起身远远地走过去。那年生下女儿,母亲将自己做的5斤米酒给我送来,我一尝米酒好甜,再一看装米酒的大瓷盆掉瓷的一处有些锈迹将米酒污染了一处,我拿起一盆米酒不顾母亲的阻拦倒进了下水道里,母亲心疼了半天,却也没有过多的责怪我,现在想起来自己是多么的不懂事,不尊重母亲的辛勤劳动,践踏了母亲的一片爱心,那可是母亲从家里走了10多里路提来的啊。后来我渐渐长大成熟后再次回想起来时,内疚得好厉害。那年从南方回家,两年了,母亲为我留了一对大红枕套,我走时,她从箱底拿出来给我,我一看不是自己心仪的质量不想要,二姐还在跟前说要了几次,母亲说要留给我不愿给她,我劝母亲给了二姐。母亲对我的好绝对不止这些,母亲对子女的爱,我永远铭记于心,她对我们的爱就象白粥,清纯而又香甜…… 那时种地,母亲总是辛苦劳作,50岁多快60还在担草垛,家里家外忙个不停。她说过多次有机会还要来我这儿一趟,由于我们都没有时间呆在家里照顾她,最终她带着遗憾离开了我们。我勤劳善良的母亲啊!我愧对了您,来生我还要做回您的女儿,等到来生我一定要好好待您补偿我对您的亏欠。

        回忆过后,我将自己拉回现实,根据自己这多年的经验分析,我的母亲应该是中暑走的,听说那几天特别热,母亲只有一个风扇解凉,年纪大了,饮食减少,体温调节中枢功能差导致体表及内脏温度升高,引发多器官功能衰竭最后呼吸衰竭抽搐致命的。想起母亲离开之前一定很痛苦,却没有一个亲人在跟前,心痛得不行,去年担心母亲掉进厕所,屋外厕所粪坑上我盖了几块木板,看着它们还妥妥的呆在那儿,而我的母亲却离我而去了,我不禁又是泪眼婆娑。母亲啊!孩子做得不够,让您受苦受罪了。

        29号下午,母亲出殡,我强忍着不让眼泪掉下,事实上,心痛得无法呼吸。在母亲遗体送进去的那一时刻我终于看到了母亲的遗容,假牙没取,张着嘴,面部右侧青紫,身体因佝偻加上浮肿上衣扣不上扣子。让人多么心酸心痛的一幕,寿衣与遗照都是母亲10多年前自己准备的,到头来却穿不下,早知这样我该早点给她再准备一身衣服。太多的遗憾太多的对不起,望母亲泉下有知原谅女儿们的不孝。看着侄儿手捧着母亲的骨灰盒,那一刻我深深的意识到母亲已然离开了我,我已经不再是有爸有妈的孩子,只是个孩子的母亲了。我再也没有机会在母亲面前撒娇,冲着母亲发泄情绪了,我的妈妈永远离开了我们。父母在时,人生尚有来处;父母走了,人生只剩归途,我已无言言孝。母亲的骨灰紧挨着父亲藏下了,愿她(他)俩好好安息,让一方净土护育着她(他)们。母亲啊!孩儿舍不得您走,暗自哭了好多少次,昨晚又是一个不眠之夜,想起您背着糠或小米去县城换小菜回来的情形,想起您做的麦芽糖、炒米糖果、米酒、千层饼,酱菜是多么的好吃,我再也吃不到了。母亲啊!您还没有教会孩儿做这些,您怎能就这么走了呢?风吹不散眉间的忧愁,心伤几许,此刻室外纵有百媚千红,终逃不脱落寞与心痛,深知今生再难与母亲交流,分别后那无尽的凄凉与痛楚只能自己默默承受。

        生命中有许多自己不想做却不得不做的事,这就是责任,为了生活我不得不弃父母来到南方;生命中有许多自己想做却做不到的事,这就是命运,我想接父母来南方却没有做到。我愧对我的父母亲,时光飞逝,让他(她)们孤独终老,去年的8月1日,父亲病逝,如今母亲也永远地离开了我们,我担心的情况终于还是发生了。八月花开在初秋,交织着悲痛的美,清丽而决绝,倏忽而过,一缕清风,凌乱了我的心绪,那些印在时间里的光影,点点滴滴在心头,哽咽难语。那些笼罩在心底的岁月,曾经碰触过岁月心弦的歌,一辈子悠长,不思量,自难忘。我如一位歌者,抑扬顿挫间,用自己坎坷的心路历程歌唱一段悲欢离合的人生,终是泪满衣襟。母亲啊!您若别离,再无归期。请在天堂里等着您的女儿,我们一定会再相见的,不是吗?

        我要控制我自己,不会让谁看见我哭泣,装作漠不关心您,不愿想起往日的您,怪自己没勇气。心痛到无法呼吸,找不到您留下的痕迹,眼睁睁的看着您,却无能为力,任您消逝在世界的尽头,找不到坚强的理由,再也感觉不到您的温柔,告诉我星空在哪头,那里是否有尽头?

                                          2016.9.3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