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病呻吟3:情非得已

        那天午后,乌云翻滚,就像我的心。

        街边理发店的破音响滋啦啦地唱着哈林的“情非得已”。当时我正赶去修道院,净顾着弄手机了,结果撞到黄警官宽厚松软的怀里,一下弹了回来,真是冤家路窄。

        就在我张嘴结舌的当儿,只见他甜蜜地挑起嘴角,朝我露出谜一般的微笑,然后一不做二不休,掏出警枪“砰砰砰”地射我。

        光听那震耳欲聋的声音,就知道这死胖子有多恨我。其实没所谓,恨我的人多的是,万一哪天他们想明白、翻过个儿来,就一股脑儿全变成了爱。

        我很期待这一天。

        不过我得先躲过眼前这一劫,于是我左蹦右跳,就像卡通片猫和老鼠里面的场景。

        只是这臭警官的枪法太烂了。

        然而,就在我死里逃生之际,我突然想到,我情愿让他一枪打死。

        撞上他之前,我正在翻朋友圈,看到盖耶发了一条图文,这是在我无耻的求爱被光荣地拒绝后发的,标题是“谁道秋霞一心愁”。

        多美的文笔!再看她灿烂如花的笑容,跟这一比,我成了满身毒疙瘩的癞蛤蟆。

        所以我想早点死去——趁她未嫁之前赶早托生,这是我唯一的机会,不然一辈子都别想吃到天鹅肉。

        于是我停下来,转过身,用手戳着我的心,“朝这打!”

        黄警官吓一跳,“草!你小子较劲是吧,你等着啊,我换子弹!”

        这胖子见形势一片大好,激动得连弹夹都掉地上了,我默默上前捡起来递给他。

        “谢谢兄弟!”他抹了一把汗说道。

        我回答说,“别客气,你尽快,打准点儿就行。”“你就放心吧,我绝对成全你!”死胖子兴奋的哈喇子都流出来了。

        好不容易上好了子弹,在瞄准的时候,他又让我往后站点,说是怕崩一脸血。我说你不能往后退两步吗,他说后面是机动车道,行人不许站立。

        万般无奈,我退了两步。

        “走过了!再往前来点儿!”他得寸进尺。我说,“赶紧的吧,不然来不及了!”

        话音未落,只听“砰砰砰!”三枪,全他妈打歪了。

        “你再往左来点儿,再来点儿!好了好了!就是那儿,别动别动!”黄警官眯着核桃大小布满血丝的黄眼仔细地瞄准。

        他用的是额头上的第三只眼。我都快哭了。高德人都知道,他们额头上的第三只眼,是用来发现黄金的,只对红黄两色光敏感,所以在航空师受训的时候,教官一律不准我们用第三只眼瞄准,看来我们跟警察的受训体系真是不一样。

        此时此刻,街边看热闹的人越聚越多,但黄警官还没准备好。于是我说你别紧张,手别哆嗦,手不稳肯定打歪了。

        后来为了鼓舞他的斗志,我还揭开衬衣,露出性感的胸膛,在阳光下闪着光。

        街边瞧热闹的也着急了,穿着裤衩子摇着蒲扇,纷纷抱怨说剧情发展太慢,不过瘾,有几位一生气回家看电视剧去了。

        还有几位骑电动车的直喊:“嘿哥们儿!你们能快点嘛,我这还有事等着走呢!”

        “你们都他妈给我闭嘴!”

        气急败坏地胖警官发情似地大吼了一声。场面顿时安静下来。

        只见黄警官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撸胳膊挽袖子准备给我来个了结,于是我把心连眼睛一块儿闭上了,微微仰起头,心里甜滋滋地期待来生——那里有我的盖耶。

        脸上星星点点有点凉,睁眼一瞧,六角形的雪花缓缓从天而降,晶莹剔透,一如我心中的梦,又恰似盖耶婀娜的倩影。

        我笑了,这是苍天助我,于是我屏息以待。“砰砰砰!”又是三枪。

        还没等我睁开眼看自己是死是活,耳边就传来一阵响彻云霄的嚎啕大哭。

      “我不玩儿了!你他妈耍赖!”黄警官满地打滚儿。

        瞧热闹的人唏嘘感慨,摇着头无聊地散去,满大街只剩下“情非得已”的歌声——理发店的大胸妹叼着烟卷倚在店门,设置了单曲循环,让我一次听个够。

        这时的黄警官已经爬上我的大腿,像个水蛭一样扭来扭去想要吸我的血:“你赔我医药费!你赔我漂亮媳妇儿!你赔我大好青春年华!你赔我你赔我你赔我!”

        我都傻了,这怎么收场啊。

        这时警局的人来了。原来他们一直在跟踪我和黄警官——今天这一场精彩绝伦的猫捉老鼠的戏,足以证明他是成心装病诈骗高德政府的医药费,罪不可恕。

        他们简要说明来龙去脉,带走了黄警官,不料这家伙幡然大悟:“草!你们串通好了整我!你小子不仗义,要不是当年我脚崴了没抓住你,你他妈不定在哪吃屎呢现在!我冤枉啊我!”

      “我……”

        我刚要解释说这事是他们下的套,我也是“情非得已”,可话还没说完,就听见理发店唱机里传出一阵连哆嗦再颤的声音“已已已已已已已……”卡碟了。

        我回头望去,只见大胸妹走出店来,站到阳光下一甩大腿,“当!”地踢了音箱一脚。这一记大白腿,晃瞎了所有人的眼。

        唱机一蹦一跳地回到了歌曲的开始:“难以忘记初次见你,一双迷人的大眼睛,辫子粗又长……”


(卡尔•马文,写于高德修道院墙外河边大柳树下的石头上)


                              编者按

        在诸多梦呓般的残篇断语中,很少见到马文中士相对完整的描述一件事。

        这或许说明为什么他被允许暂时离开安定,也就有机会躲到修道院这个神圣之所外面一窥爱人的大眼睛。

        作为编辑,我们有责任提醒诸位:痴情至此,病入膏肓,不值仿效。至于文中或有逻辑断裂与矛盾处,敬请海涵:原文如此。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