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修仙】寻仙令 第十八章 再见故人

【玄幻修仙】寻仙令(目录)

曹旭一听,高兴得差点跳将起来,抓着南星的胳膊:“叶大哥和阿钦在哪儿呢?快快快,带我去。”

南星看着曹旭的模样,不禁笑出了声:“你急什么,都在前院花厅里坐着呢,你过去吧,我去找醉月他们。”

曹旭连忙对南星做了一揖,“南星公子,海棠仙子,那我先过去了,醉月他们在后院里说事情呢。”

这厢曹旭还未进花厅,便迫不及待招呼出声:“叶大哥,阿钦!”神色激动,脸泛潮红,出来这多日,终于见到自己熟悉的人,那种喜不自胜的感觉,让曹旭双目泛红。

“曹哥哥!”听得曹旭的声音,苏文钦像小兔子一蹦起身就往门外跑。看着疾步而来的曹旭,小丫头冲过去搂着曹旭就哭了起来。“曹哥哥你去哪儿了?我们都好担心你,你不知道,你姐姐和你舅舅都快急死了,我们找了你许多日都找不见你踪影,还是前些日子,师叔公留在你体内的印记被触动了才感应到你的方位,你这些天没事吧?有受伤吗?吃得好吗?睡得好吗?”小丫头叽叽喳喳一顿问询,清脆的嗓音像三月的黄鹂般动听。

叶世昭也紧跟着出来,看着小丫头这般,笑了笑,“阿钦,你问这么多,让曹兄弟怎么回答你。走吧,我们进去慢慢说。”

曹旭看着吊在自己手臂上的小丫头,宠爱地摸了摸她的头顶:“阿钦,我没事,没受伤,吃得饱,也穿得暖。醉月他们待我极好。你放心。”

进了花厅,苏文钦拉过椅子紧紧地靠着曹旭,“曹哥哥,你没事就好,那日你突然失踪,我们都急死了,师叔公探查了周围发现了魔教的痕迹,我们都担心你被魔教掳去了,毕竟你这纯阳之体是魔教梦寐以求的炉鼎。今儿看到你没事,我们就放心了,我这就给你姐姐家发个消息,报个平安。”说完,小丫头手指放在小嘴里一嘬,只听到一声鸟鸣声,然后飞进来一只五彩的灵雀,苏文钦拿出一张符纸,双手变换掐了几个符决,对着曹旭说:“曹哥哥,快来,给你家姐姐和舅舅报个平安。”曹旭一脸惊奇?这是什么符?跟手机的功能差不多啊,想不到,这个世界如此神奇。他赶紧两步上前,对着符纸报了平安,就见那符纸裹着灵雀的身子黄光一闪就没入灵雀体内。

“这怎么就不见了呢?”曹旭一脸惊奇地看着苏文钦,苏文钦双手一松,灵雀绕着旋了几周,振翅往灵石城方向去了。

“这是传声符,灵雀体内灵气充裕,又极擅长音律,这传声符打入它体内,他就会模仿你的声音传送到目的地,哈哈哈,是不是觉得很神奇?”小丫头眼珠子转来转去,那股子机灵儿,就等着曹旭夸她呢。

“阿钦你真厉害啊,灵雀也厉害。”曹旭一脸崇拜地看着苏文钦,一脸羡慕溢于言表,看着苏文钦小小年纪都那般厉害,而自己已经这么大了,却还像个废人,如果自己也有一副好身手,也就不至于被人掳来掳去沦落至此。

“曹兄弟,你不用羡慕,等你随我们去了仙雾山学了功法你就会了,这传声符不过最基础的入门法术,不值一提,以你的资质,入门后三五日便可学会。稍以时日,你再多花点功夫,到我这般境界亦非难事。”叶世昭看着曹旭落寞的神色出声安慰道。

“叶大哥,真的吗?我也能像你这般厉害?”叶世昭的身手曹旭是知道的,人中龙凤,自己若是也能达到那般成就,那就真是极好了,不仅自保无虞,家里也能放心了,自己这个纯阳之体不管在哪都是个香饽饽,难保不会有人用家人的性命来威胁自己就范。当务之急,就是变强,不论哪个世界,生存的法则都一样,弱肉强食,必须得站在高处,才能有话语权。

醉月丘地势奇特,四周有法宝灵气庇佑,盛产仙灵,最适合修仙养气,是各派人马向往之地。夜间银月低悬,人影重重,叶世昭与醉月在“饮梦小筑”小聚。醉月丘内的仙子、精怪之类,还有能化形的,能移动仙根的,或者能凝出几分灵气的奇花异草,都挤在筑外等着听叶公子与醉月丘主人的口水战。

叶世昭举杯道:“醉月公子,许久未见,极妍之色,绰约之姿依旧,鄙人仰慕之情如决堤之水。”

醉月亦举杯,“叶大侠,一别数月,口德愈发汗颜,无耻之能进益神速,在下佩服至极,高山仰止。”两人眼神数个回合厮杀后,默契地举杯换盏。

八卦的芙蓉仙禀热忱之心,为那些未化形的后辈们解说道:“叶公子骂丘主小白脸,丘主讽刺叶公子不要脸。”

“叶公子真勇敢,不怕丘主生气呀。”

“你知道什么呀,这叶公子与丘主是多年好友,每次见面都要缠斗一番......”

饮梦小筑里,一番嘴战过后,叶世昭沉稳如初,坐在石凳上喝酒。倒是醉月眼尾扫到筑外热闹景象,心中生出恼怒之意。于是中指一掸,射出劲气,扫落叶世昭嘴边处的酒杯。叶世昭转身躲避,退了两步,“阿月,你嫉妒我比你英俊,也不用下杀手吧。”

醉月不容他躲避,连连射出劲气化作利刃,直指对方面门。“是啊,你那张脸的确招这些花仙们待见,当年她才倾心与你,你得意至今也够了吧?”叶世昭突然转身迎向醉月,不再躲避,醉月收手不及,霎时叶世昭脸上已见红。“阿月,你还在怨我?”

醉月挥手设下一道屏障,将小筑外八卦的花花草草隔离,转身背对叶世昭,不再理他。“阿月,我已经立誓终身不娶,一心向道。我们与止玉自幼相识,她当年的倾心我始料未及,不管你与她有何曲折,我永远把你们当作挚友,可性命相托,至死不悔。”

“你为何隐瞒那个纯阳之体的少年,是否自己有私心?你如何与惜颜解释?”醉月忍不住质问。叶世昭捡起地上倾倒的酒壶,递到醉月手中,“那个少年本与这一切无关,我只是想让他能有一个选择的机会,不想止玉当初的无奈重演。至于惜颜与牡丹,也许还有转机……”

“止玉……”醉月喃喃道,脸上无悲无喜,端起酒杯一杯接着一杯狂饮。

(未完待续)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