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赵】日上三竿

熬夜对于医生来说从来都是家常便饭,小赵医生也不例外。还是医学生的时候,考前刷夜的大军里从来少不了他一个,哪怕学校封了通宵自习室,考试前两天的夜里24小时麦当劳里永远有一个能拉高当夜营业额的俊俏脸庞。

【ddl是第一生产力。】一宿没睡但还是靠着免费续杯的麦咖啡保持精神抖擞的小赵同学如是说。

【ddl是第一生产力。】又从谭总家里的高档咖啡机接了一杯饮品出来继续哈欠连天得跟论文做斗争的小赵医生还是这么安慰自己,等待过程咖啡制作的过程里还顺手发了条票圈立了个flag:今晚论文收尾,明天下午才轮班,我要睡到日上三竿!!!

【非得赶这期发表吗?】谭宗明斜靠在床头查看邮件,把目光从屏幕上移开一会儿,看他的爱人穿着那身宝蓝色的睡衣从客厅的咖啡机边飘回卧室的床边。赵启平这些天忙,于是谭宗明就只能闲着。有些事,不是不想,实在不忍心。但不忍心……也还是很难忍。【你就不能请几天假?】

【那些手术哪能拖啊,一个两个的我请一天假他们就多受一天罪的。】赵启平说话间端着咖啡挤进了被窝里,打开自己的文档后痛苦得闭上了眼睛,缓了一会儿才睁眼面对现实。

他有一双实在好看的眼睛,圆瞪时气鼓鼓可爱的好看,含笑时斜斜上挑诱人的好看,带泪时眼里的世界破碎重组奇妙得好看,而这双眼半睁不闭的时候也好看,睫毛轻颤跟人一样灵动,睫毛半遮的眼里不论是此刻的痛苦坚定还是某些时候的痛苦坚定都让人心疼并且痒。让谭宗明心疼,并且心痒。

谭老板深呼吸,把目光移回自己的电脑。思绪还没稳定到邮件上,赵启平一条长腿搭了上来。小赵医生手长脚长人又瘦,末梢供血不足似乎是理所应当的一件事。天一降温,他手脚永远是冰凉的,进了被窝要捂上好久才能暖回来。此刻身边有一个暖炉,不用白不用。

薄薄的蓝丝睡衣紧紧贴着谭宗明大腿,丝质的衣物滑腻清凉,像是衣服裹着的那人的皮肤。

【要不……我帮你买一篇论文?】谭老板合上了电脑屏幕决定放过自己,连续数天美人在侧还跟美人各自忙工作,美人的魅力哪那么小。

【可以啊,你现在砸钱还来得及。不过你记得我这次要发的是什么论文吧?你要不要算算价格?】赵启平已经开始敲打键盘,带着咖啡香气的回复明显不走心。

谭宗明心里算了算价格和规避风险需要的额外成本,点开微信找凌远。【凌院长,最近杏林分院需要什么资助吗?】

【胸外想引进一批美产仪器,具体型号预算回报明天上班时间发您秘书。赵医生最近忙论文很累,明天给他放天假,麻烦谭总转达一下院里的决定。凌远。】院座秒回。

谭宗明的笑从眼角一点点漫开,成功吸引了赵医生的注意。他凑过去看了一眼屏幕,一时无语。【……师兄估计早就想给我放假了,就等你开口敲你一笔呢吧。】

【那也没关系。】谭宗明两腿一剪,把小赵医生主动奉上的那条腿夹住,翻身压过去放好了两台电脑。

【啧你干嘛!我说了今晚要把论文弄完的唔…】

勤奋的小赵医生的抗议被越来越热乎的暖炉堵回了嘴里。那暖炉热气真浓,凑过来一身的火瞬间染透了丝质的衣物,嘴唇、脸颊、脖颈、锁骨一路往下烧去;咖啡的香气在暖意里扩散,床头那剩下的半杯早就凉了下去,空气里的香味却一点没淡。

赵医生今夜立的flag,只能做到后半句了。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