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即伟大,益博社会工作誌|益见

开始即伟大,益博社会工作誌|益见

11.10。

早晨没有送孩子去学习,但是依然老时间起床,外面萌萌的光,还有火车鸣笛声和汽车的喇叭声。鸟鸣啾啾是从楼下香樟树里吧,那里的树叶最稠密,月季花也灿烂摇曳,一天就这样又开始了。打开手机,看到《2019励志高燃短片:世界等你开场!》算是一个激励,看着所剩不多的2019年。每一天安排着,也被安排着,这就是能动的力量。互动产生的动能可以看见彼此的优势,每一个开始都将伟大,有时候也需要激励自己,成就梦想。

外面突然从混沌变得爽朗是我早上洗漱之后去二十二楼看待的。一个老人在锻炼身体,说是二十二楼,为人和蔼,聊起天才知道是卧龙区残联理事长退休,建航的父亲,早晨起来可以俯瞰白河,远眺卧龙,是个观景的好地方,只有白河湾在一丝混沌虚浮中显得有点飘渺。田七开着花,只是变得叶片发黄,而仙人掌则是长的灿烂辉煌,居然开了三四朵黄花,这也是他们的繁殖的方式之一了。整理好资料,准备出发去汉画馆开一个老年人社会参与志愿服务伙伴的计划。

早晨的时光有限,等出门的时候已经是湛蓝的天,微微的风,还有灿烂的阳光了。从车站路到卧龙路,卧龙路边的牌场又开始了,两边的梧桐树叶刚扫过又是一层。卧龙岗文化园的气势在于岗蛮,封路建设已经几个月,也只是做了一些表面工程。汉画社区所在汉画街曾经因为汉画馆而风光无限。门口几个玉器店在门口懒洋洋的坐着,卧龙路一封,生意唰唰往下滑。社区门口几个年轻人正在指挥车辆摆放。我看看表,八点五十八,但是院里静悄悄。后来社区市民驿站的沈老师打来电话,已经在三楼等着。

1

文明城市是个系统工程需要方方面面的努力,昨天已经承诺要搞一次社工与志愿服务培训,并安排项目在社区开展服务。因为作为老年健康教育督导方,其实是个教学相长的过程。通过活动的组织,相互结合才能达到双赢,以后的参与度也会高起来。三楼会议室座无虚席,老人、志愿者、社区干部。其实等我到的时候都已经到了 接了三四个催促的电话。社区主任讲了几点要求,轮到我说。

我没有打稿,主要是随性的谈一些志愿服务与社会工作的感知和认识,所以必须有一个确切的认知。讲益博社会工作近三年的服务项目,包括老年人社会参与、儿童住我家、暖阳志愿服务、益起爱留守儿童关爱、玉见南阳等等,更多的是通过项目实施,更好的为社区群众服务。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对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做出了制度性安排,这是一个可喜可贺的进步。谈到志愿服务的本身,就是人人爱我我爱人人,守望相助。把一个生人社会变成一个熟人社会,大家都能够关心社区事务,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

健康,不仅仅是身体和精神的健康,更是有效和积极的社会参与。医专作为全世界最大的护理系,蕴含着医专人的心血,通过这次走访问卷和意见征集,其实一个合格的志愿者更应该在基层一线砥砺前行。我说说话就是一个基本的考验,迈不出第一部就没有成功,所以开始就伟大。早晨看了诸葛亮出生在山西的一个窑洞里,这让很多史学界不以为然,但历史具有唯一性,文化具有多元性,如何看待其实说到底,我们汉画社区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处在南阳卧龙岗的核心位置。希望能有一个新的定位,期待用社会服务社会化的努力更好的为群众服务。

2

吕云玲老师,我曾笑着跟她说,其实社区老年健康教育项目真正接地气,不仅拓展了学生视野,更重要的是交了很多朋友,这是尤为珍贵的东西。吕老师给大家找穴位做起了健身操,有时候从阳春白雪到社区一线,最好的互动就是像家人一样,知道自己哪里有问题了,知道自己如何处理。一会儿,老人们情绪就会被带动起来,风风火火的锻炼开了。照相,这是社区活动,也是社工活动比不可是选项,需要留影。站在一起,一个祖籍新乡老人和一个祖籍三门峡的老人,或工作,或跟随子女一起来到南阳,在这里生活。这些老人,一见面,有了解了,就有说不完的话,留了电话,相约一起交流。

好的开端是成功的一半。入户调查和宣传是社工最为基础的工作,如何打招呼,如何让探访对象有一个最好的信任尤为重要。我跟沈老师带领志愿者进入一家商户,说明来意,讲清要求,健康攀谈,很快一个表格和宣传就完成了。一个社区干部过来说,创文检查组就在汉画馆门前文化广场访谈,而汉画社区陈玲书记正在街道办事处开会。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很多事情真的很重要。

离开这里已经十点,人民路上窸窸窣窣撒下的阳光,伴着蓝天和太阳钻进老城 和平街与联合街的十字口,我迟疑了,四个角,就是四个风情。东北角是几个老南阳在拍话,西北角是一个卖脚气药和治产后症,西南角是打扑克的,东南角是两个老相识在推着自行车说话。顺着和平街北去,街上还有人在喝羊肉汤。从王府饭店东边的明伦夹道进去,道口也是坐着的两三个老先生,晒着太阳,拍着话,这样的天气适合晒暖。加到了一个手脚不灵便的老人推着一个三轮车在社区垃圾箱里捡纸,走到尽头看见油坊坑牌子北拐就进入王府山。

3

天湛蓝,王府山才现多彩多姿,再老城算是巍峨。一群人围着上一次菜根谭的桌子,边坐边说,三个摄像机是南阳电视台录制节目的主要还是要在学习强国播出南阳有特色的节目。

当时听到郭老师说,一零售到六零售最热闹。红光糖烟酒,糖烟酒八店,都是很牛的商店,当时是特供,一般没生意,一个春节就肥了。也谈到南阳的物资交易,粮食街,柴禾市,都是从乡里挑过来的硬柴。芝麻杆、麦秸都是瓤柴。过去运输业,主要是架子车,五十年代以后,腿上青筋跟触穿一样。南阳茶馆很多,挑水,灶火门,墙上画正字,还有结绳记事,过去挑水的多。过去老茶馆,解放前南阳水好,经过一路河沙,过去没修水库 。白河扬帆,专门拉水,拉水车,在白河渗坑的水。南阳解放只四万多人,茶馆过去三种铜、铁、瓦,不含白沫子,很净。井的水还有白沫子。

茶馆业,物资出门。疙瘩绸,柞蚕,蚕蛹。我说丝绸业也是不可或缺的存在。因为丝绸业的关注,买了南阳蚕业志,也收藏很多解放前的养蚕。后来看到老乡李浩宇的文章对这一段有着描述——

清光绪元年,石佛寺的丝绸也就开始兴起,光绪十七年石佛寺及周边就成了镇平丝绸的重要产地,出现了“户户机杼声,家家刷经忙”的繁荣景象,所产丝绸行销海内外,年产量达到万匹。民国元年(1912年),上海商人庞藻、姜绍兰、申子胥经过考察将方城、南召、鲁山、南阳的柞绸业务集中到石佛寺,建房百余间,盖晾茧大楼一座,并引进上海漂染技术,使生绸变熟绸直接出口海外。后来陆续有多家沪商来石佛寺经营丝绸,他们收购本地柞蚕茧缫丝,还大量派人到外地采购,然后将蚕丝发给机户包机织绸,通常每机每户包织两匹长绸,工价10元银洋,收入相当于种地的数倍至十数倍。

自1913年开始,石佛寺周围十余里的村落,大半为沪商机户,后来本地商家也加入到包机的行列,为丝绸提供原料的丝行达到百家之众,采购足迹遍及全国。民国三年,镇平丝绸等特产参加了在美国旧金山举办的“庆祝巴拿马运河开航太平洋万国博览会”,被抢购一空,随着外销量的增大,石佛寺的地位日益重要,1918年9月,石佛寺改为“新民市”,石佛寺邮政代办所升格为二等邮局,而此时镇平县城还是三等邮局。二三十年代,石佛寺的丝绸业达到鼎盛时期,石佛寺逢集上市柞绸1000——1500匹,机户领取加工费俞10000银元,丝绸交易十分火爆,有“小上海”之称,为河南柞绸的主要集散地,其繁荣程度可想而知!

沪商庞藻为何把原来南召、方城、鲁山、南阳的柞绸业务集中到石佛寺?完全是看中了石佛寺的地理位置,首先镇平北部山区以及毗邻的南召是重要柞蚕养殖基地,蚕坡的面积很大,可以保证柞蚕丝稳定的供应,南召东部的方城山区、北部的鲁山蚕坡的面积也很大,这些地方的柞蚕丝通过现在的207国道的路线运抵镇平,到黄楝崖往西就可以到达石佛寺。

4

聊到新华街。几个老师说新华街主要是干货、洋油、机油。也有人聊起胜利浆糊,南阳墨汁,老图书馆,也有石印馆,石印不复杂。当时的酱菜也多,白河没断行时很多吃的都是四川豆豉。南阳的玉器厂,原来叫玉器社,后来发展成玉器厂。铁公社,以后搬出城东方红机械厂。八一厂,八一汽车配件厂。柴油机厂叫拖拉机修配厂,做小火车头。化肥厂1968年建。成立一个厂叫糖厂,做糖萝卜,水果糖都可以自足。竹林风起,崔鉴平还回忆起嘴甜点,买点肥肉的经历。一个年轻人说在没有双十一,人们如何购买的。那时候主要是计划经济票证管理车子票,还有很多专业公司,缝纫机也是有票。大部分都是以食品为主,家里有亲戚朋友,可以早着排队,有关系了可以多弄几份。最后要采访我,我说其实是互联网时代,由买方市场向卖方市场转变,从庙会到亚细亚,从取快递到点外卖,不同年龄阶段有不同的故事。

人渐渐离去。又开始了另外一场谈论,关于传拓。其实小时候,用纸把五分一毛钱用铅笔涂抹就是传拓。一直到十二点,这些老师的分享更多的是视角的扩展和延伸。中午在王府山吃饭,几个老师推杯换盏,也算是一个交流。下午两三点才结束,郭老师等着范立硕来说讲座的事,一直支持郭老师开展大讲堂活动,更多的让人们去探寻南阳历史。刚出门,在张嘉谋故居前捡到一个瓮 带着去孙家楼。院里又是一层落叶,惠大才和他的邻居也在门口。微醺,迷迷糊糊睡着了。后来儿子打电话要印卷子,只好匆匆往家赶。

路上接到江哥的电话,本身上午听到说是江哥请假回来陪老父亲,不想打扰。一个人最大的心愿是有儿女陪伴在身边。来了老地方,在办公室做一会儿,总是聊起高中过来的事,人们都是在变迁中走啊走啊,家长里短和琐碎小事更是关系好的象征。酸甜苦辣咸,不离不弃,这也是江哥说的。熬,他最后说一句,人生不过百年,都是这样,但是人受环境影响,很多事都是让外人看的。吃点饭,喝点酒,送江哥到车站,看着他的背影,其实也是我们同学中的翘楚,人无完人,挥手告别。转身去新西市场跟姨聊聊天,但是说张哲在家,又匆匆忙忙往回赶。月亮出来了,明亮的悬在天空,星星眨巴着眼。跟张涛聊聊天,看来窦志杰老师画的国画,但是他说对西洋画没感觉,这是几张展览的画作。一天就这样过去,原每一天都有新想法。

开始即伟大,益博社会工作誌|益见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开始即伟大,益博社会工作誌|益见_第2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开始即伟大,益博社会工作誌|益见_第3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开始即伟大,益博社会工作誌|益见_第4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开始即伟大,益博社会工作誌|益见_第5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开始即伟大,益博社会工作誌|益见_第6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开始即伟大,益博社会工作誌|益见_第7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开始即伟大,益博社会工作誌|益见_第8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开始即伟大,益博社会工作誌|益见_第9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开始即伟大,益博社会工作誌|益见_第10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开始即伟大,益博社会工作誌|益见_第1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开始即伟大,益博社会工作誌|益见_第12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开始即伟大,益博社会工作誌|益见_第13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开始即伟大,益博社会工作誌|益见_第14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开始即伟大,益博社会工作誌|益见_第15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开始即伟大,益博社会工作誌|益见_第16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开始即伟大,益博社会工作誌|益见_第17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开始即伟大,益博社会工作誌|益见_第18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开始即伟大,益博社会工作誌|益见_第19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