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爱情,房前有鲜花,屋后有绿地

好的爱情,房前有鲜花,屋后有绿地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前几天,“毒妻”翟欣欣逼死身家2000万丈夫的新闻在网上引起了众多网友的关注。有网友说翟欣欣就是个“心机婊”,她丈夫苏亨茂太单纯,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苏亨茂是拥有三千万海外用户的天才程序员,Wephone的开发者,身家两千万。这样的人,智商肯定没的说,但情商令人堪忧——他跟翟欣欣6月7日结婚,一个月后迅速离婚,从他们认识到离婚的三个月时间里,女方一共要男方为其花了500万。

离婚后女方声称握有其他把柄,又向男方索要1000万元赔款。女方在认识苏亨茂之前有过短暂暂婚史,最后以女方获利20万的方式结束了婚姻——这就是典型的婚姻诈骗犯啊!面对这样的敲骨吸髓,我们这位智商爆表的程序员在微信里还一直亲切的称呼对方为“欣欣”,请求对方先给600万,剩下的分期付给她,可女方口气咄咄逼人,最终,程序员选择了跳楼自杀……

电视剧《我的前半生》里,凌玲也属于那种颇有心计的女人。子君第一次见到凌玲时,看到她朴素的衣着,并不姣好的容貌,本能的就将她与“勾引”自己老公的“狐狸精”区分了开来。闺蜜唐晶说“越是看起来无害的越是有心机。”可子君不以为然,结果被“心机婊”給“篡位”了。

翟欣欣是个既有高学历又有高颜值的女人,当她主动向苏亨茂示爱时,我们的天才程序员马上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了。英雄难过美人关,英雄的女人会自觉的提防那些颇有姿色的“心机婊”,可那些看起来“无害”,其貌不扬的“心机婊”,英雄的女人往往会忽视,但她们的“杀伤力”,往往是最强大的。

三年前,同事阿武跟他相处了四年有余的女朋友武婷分手了。武婷之前在我们酒店饼房上班,蛋糕做的很好,人也长的很漂亮。我们不解,问阿武为啥分手。他轻描淡写的说性格不合。但很快的,我们就知道阿武是什么原因了——阿武在财经大学认识了一位名叫婉儿的女大学生。

婉儿有一次来我们酒店吃饭,同事们看到她的长相后说远没有武婷长的好看——婉儿身高目测也就一米六,身材单薄,一张小圆脸,脸上还有零星的雀斑。有好事的同事问阿武,婉儿哪里好了,怎么会选择她了?阿武笑了,说“悦之无因”。同事不解,阿武说喜欢一个人没有原因,还说是婉儿先追求他的。

悦之无因?骗鬼去吧。阿武当年参加高考时落榜了,他没有去复读,而是进了一家厨师学校学炒菜。尽管成了一名厨师,但在阿武的潜意识里,他还是将自己与其他“文盲厨师”区分了开来,就连找女朋友,也必须是高中以上学历,武婷就是高中学历,但还有比武婷学历更高的女生在向他抛媚眼,她就是婉儿。

阿武不光菜炒的好,还会弹吉他,歌也唱的不错。平时如果下班早或是在休息天的晚上,阿武就会背着他心爱的吉他去步行街卖唱。婉儿听过他的歌,就这样,他们认识了。

从大二到大四这三年时间里,婉儿的学费和生活费阿武全包了。婉儿老家在贵州的一座大山里,家庭条件不好,她还有一个弟弟也在读书,每到开学季,她父母就会犯愁,还好,婉儿认识了阿武。期间我们有问过阿武,万一婉儿毕业了跟你提出分手咋办?阿武笃信说不会出现那样的结果。婉儿毕业后先工作两年,攒点钱我们就开餐厅。

今年春天的某一天,我在省博物馆看展览。阿武跟女友婉儿也在看展出。婉儿戴着口罩,我问阿武婉儿是不是感冒了。阿武说没有,还说婉儿每次出门都要戴口罩,已经习惯了。看完了二楼的展厅,他们去了三楼,上楼梯时阿武伸手搀婉儿的胳膊,却被她甩开了。并示意阿武走在前面。

今年夏天,婉儿大学毕业了。7月底的某一天,阿武过生日。同事们晚上下班后都去参加。是在一家KTV。酒过三巡,话题就来了。有同事问婉儿,是怎么跟阿武认识的,准备什么时候结婚?婉儿只是笑笑,没有回答。同事马姐是个麦霸,但她那天晚上没有唱歌,而是帮同事们点歌。《真心爱人》,《广岛之恋》,《等你爱我》这些歌是她特意给阿武和婉儿点的,可婉儿说这些歌她都不会唱。

马姐离开了包房。没多久,她又回来了,手里多了一把吉他,说阿武吉他谈的好,就让阿武给我们表演几首歌吧。阿武没有推辞,他自弹自唱了张惠妹的《我可以抱你吗》:外面下着雨/犹如我心血在滴/爱你那么久/其实算算不容易/就要分东西/明天不再有关系……阿武的嗓音略显沙哑,现场的同事各个表情凝重,马姐早已泪流满面,婉儿低垂着头,不停的搓揉着双手……

第二天,阿武没来上班。一个礼拜后,阿武来酒店办理辞职手续。也就短短的几天时间,阿武憔悴了不少。马姐心疼他,问他出什么事了。阿武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慢悠悠的吐出了这样一句话:婉儿不辞而别了。我去了一趟贵州,没找到她……

有同事说阿武真傻,充当了三年的提款机,结果什么也没捞着。马姐说她从一开始就不看好他们的,门不当户不对。有同事反驳说怎么门不当户不对了,阿武跟婉儿老家都是农村的。可他们接受的教育不一样,眼界不一样,想法也就不一样了。还有,别看婉儿貌不出众,但她还是很有心计的,不然阿武不会一直充当提款机的。马姐补充道。

我同意马姐的看法。门当户对不仅仅局限于物质条件,还有双方所接受的教育,从事的职业,《平凡的世界》里,晓霞跟少平真心相爱,但他们最终还是没能到一起——一个是省日报社的大记者,父亲是高官;另一个则是煤矿工人,父母是农民。为了“阻止”他们这场注定没有结局的爱情,路遥只好含泪写了一场暴雨,晓霞被洪水冲走了。

看到自己喜欢过的人被山洪(洪水)冲走了,肯定会很难过,可讽刺的是,这场山洪的爆发,也往往是自己造成的——太爱她了,将整座山上的林木都砍伐了,然后给她建造了舒适的宫殿。暴雨来袭,光秃秃的山头被雨水冲涮的沟壑纵横,甚至夷为平地……

你爱她,她也爱你,你们的房前屋后肯定会有绿地和溪流。还有鲜花和蝴蝶。面对着爱人,你怀里抱着吉他,唱起了情感。爱人的眼里泛着柔光,提着裙摆,翩翩起舞。可是,好多人的爱情,就如同沙漠里建造的房子,没有绿地,没有鲜花,时间久了,那座房子也会被流沙掩埋掉。

更为可悲的是,诱导你在沙漠建造房子的那个人,压根儿就没爱过你。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