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面条

旻枫望着眼前的一碗面条。

这是一个粗瓷大碗,脏污,颜色晦暗,没有任何的美感,甚至让人感觉到一种恶心。

里面放着面条,色泽灰暗,有几片烂兮兮的菜叶,失去了原本鲜亮的绿色。

不知用的什么油,连同油的色泽都散发着一种颓败。

桌面有擦拭过得痕迹,然而,由于原来就不是很干净,所以水痕也显得特别狼藉。

动了动筷子,吃了一两根面条,闵枫就放下筷子,望了望眼前的他。

他似乎也是心不在焉,吃了几口马上起身,匆匆出门而去。

闵枫小跑两步追了上去,又放慢脚步,离了几步远的距离。

这一天要去学校接了孩子去办护照和签证。

闵枫已经十多年没有见到移居海外的父母了。这次是好不容易争取来的机会。

闵枫慢慢地走在他身后,心里又憧憬又矛盾。

仔细想着这十六年的生活。

又想着他给她带来的一切。

这十五年似乎如同那碗面条一样。

环境吵杂逼仄。

闵枫这个善意满满地人。一腔善良和付出,全都在这个家庭里了。

记得那时候的他,一无所有,闵枫没在意。

他没钱,闵枫连婚礼都不曾要过,租房子、买家具、家电、被褥…一切都由闵枫负责准备。

他没有衣服,闵枫就给他买。

婚后要支付他兄弟姐妹上学的费用,闵枫只要有钱就全都给予他。

闵枫和他的结婚证都是闵枫花钱办的。

无论何时有点款项进来,闵枫全都给他去还他家里欠下的债务。

闵枫发动自己娘家亲友,衣物,电器,凡能帮助他家的全都给予他。

闵枫真的是尽心尽意。

把他的家人当作亲人,把他的兄弟姐妹当作自己的亲人,哪怕有点难得一见的食物,都会给他家人留着。

闵枫,自己则还穿着许多年前的衣服。

闵枫除了对书的热爱,也没有其他爱好,既不喜欢打扮,也对其他享受不发一言。

这份付出也就罢了!自结婚起,他的兄弟姐妹就不曾断过来他家住。

这个小家成了整个小村庄的旅店,也成了他的朋友同学同事兄弟姐妹经常出入都场所。

闵枫以为自己的隐忍,支持和付出,会成为他与自己婚后感情生活的加分项。也以为给予他足够多的关心和支持就是夫妻之间相处和睦的加分项。

闵枫以为,她如此善良如此隐忍,如此付出一切就可以了。

甚至于孩子出生,他都没有什么积蓄,闵枫正好有一笔前单位所欠工资到账,二话不说成为孩子出生前后以及住院的费用。孩子从出生道后期所需所有东西都是闵枫一人支付。

原本以为自己这一番不计个人得失,不顾一切的对他好,能够让夫妻生活变得更美满更幸福。

谁知道,这些也不过是一厢情愿呢!

08年二月,他住院治疗鼻炎期间,闵枫拦截一条暧昧短信开始。

闵枫就知道这个家庭已经风雨飘摇了!

08年3月11日,他带着一个女下属一起去南方就职。

那个女下属洪海晶就是他出轨对象啊!

至此到28年将近十六年的所有生活就如同那碗面条一样。

这十六年,闵枫花光了所有的努力和付出。

闵枫从孩子稍微长大就开始工作同他一起承担家庭,并且比他承担得还多。

可是他眼里的闵枫如何?

不自立,邋遢、不美,难以接受。

一次,他看到闵枫的马尾辫,说:你的头就是倒三角,令人厌烦。

一次,他从南方回来,说:你为什么不自立呢?

其实那时候,闵枫已经工作多年,赚得钱,全都支付了孩子的学习费用。

他一年只支付八个月的费用。闵枫在他只支付三千一个月生活费的那些年月,用她一个人赚取的每一分钱,用在孩子身上。

他总是埋怨她为什么不买新衣服?

总是埋怨闵枫不打扮,问闵枫为什么不能买一些化妆品?

又说闵枫不会过日子?……

由于他自己在南方出入各种豪华场地,以为闵枫只是在家混日子,生活一切靠他自己支撑。对闵枫的意见大如天。

其实后来闵枫才得知,这哪里是对闵枫的意见,貌似埋怨的背后,是背叛、是移情别恋的理由罢了!只是移情别恋而已。

闵枫有什么错?规规矩矩地做人,规规矩矩地对他家人好,对这歌家庭付出而已,闵枫早就做到了经济独立,早就跟他一起承担了太多家庭的责任。前八年闵枫倾尽自己所有对这个贫穷的家,不顾自己曾经有过多么富裕的生活。和他共苦,支撑他那个一贫如洗的家,后八年独立自主地支撑养大孩子。

他呢?

以为是他一人承担。

他个人的欲望和背叛,打碎了闵枫对家庭婚姻和感情所有的信任和梦想。甚至于把未来也投进了深渊中。

闵枫跟他十六年的生活,似乎就是浸在苦汁儿里的全都带着暗黑的色彩。

这十六年的生活如同如鲠在喉。

又似乎是错误地吃进嘴里的虫子那样让人想起来就恶心。

闵枫,想回忆一些美好的时光。

似乎全是模糊的过往。

当他跟女人一起庆祝在一起多少年的时候,闵枫想到01年那个春风料峭的春日,什么都没有就拉着他的手去领了证。

看到他与她坐在宽敞明亮的餐厅过二人世界,想到那第一个夜晚乱哄哄的全是他家的妹妹在吵吵嚷嚷。

看到他领着女人在各地旅游,想起一次都不曾领着闵枫和孩子去到哪里。

看到他在朋友圈晒他们生日宴,看他们一起吹过的蜡烛,闵枫想起这些年除了给予就是给予,从未在他那里哪怕获得一句感恩之词。

甚至当一切捅开,闵枫只见他声嘶力竭地喊道:

从此,我跟你什么关系也没有了。

她陪了我十年,我不能给她什么。你不能侮辱她,也不要打扰她 。跟她无关。

当闵枫怒不可遏地述说她这些年的所有的付出,悲痛地述说这些年由于他的不负责任而所过的孤单生活,孩子与自己所有的缺失,也不过换来丑恶的一句:活该,这是你自找的。活该!孩子也活该,谁让他出生于这样的家庭!

这世上千千万万的夫妻在离婚,他难道就有什么特殊?

当他与他人夫妻相称一切都公开之后,连曾经被闵枫照顾得好好的那些兄弟姐妹们也都远远地避开了。

想起那些兄弟姐妹上学时候,想起他们结婚时候,想起闵枫哪怕是有一口很特别的食物都记得给他们留着, 哪怕是一件非常新的衣服,都给他们穿着。付出的每个点滴,全都变成空白。

他说:不知道跟你的这些年算什么。

这让闵枫想起蔡琴的丈夫杨德昌在与蔡琴离婚时所说:十年婚姻一片空白。

闵枫深深地体会了那份打击和伤痛对一个人的伤害到多么深的程度。

闵枫自己舔舐所有的伤口,甚至舔舐的力气都没有。

他说闵枫精神不正常了,说需要心理医生跟进。

说孩子大了,要和闵枫做个了断。闵枫答:

你拿什么跟我了断,拿什么跟我了断,你能退回十六年,还给我付出的这些年吗?你能把你和洪海晶给我的伤害侮辱和痛苦全都抹平了吗?你拿什么跟我了断,你能让时光倒回让我重新开始人生吗?你拿什么跟我了断,你能让我倒回二十年吗?你能把这些年我从你那里所获得的恶心、痛苦、羞辱也伤害全都抹平吗?你能吗?你能还给我一个家吗?你能还给我一个正常的生活吗?你能给我一个正常的婚姻生活吗?你能把我最好的岁月里所遭受的一切全都抹平吗?
你能把我失去的这些年月全都还给我吗?你能让孩子有正常的生活吗?你能让孩子的成长过程当中有父亲的陪伴吗?你能补足孩子这些年的缺失吗?你能补足我这十五年的缺失吗?你能把十五年我和孩子缺失的感情还给我们吗?我们亲情的缺失你能还给我们吗?你能扭转我即将孤独终老的未来吗?你能把我和孩子十五年里家庭的缺失感情的缺失全都还给我们吗?你拿什么拯救我们,你拿什么补足我们你拿什么和我们了断。
我没用你一分钱,我自己养活我自己,没有用过你一分钱。反而,这许多年来,你道是没有少用我一分钱。我干什么了,不得告诉你吗?你到底对我和孩子欠了什么?你对我们俩所欠下的时间,感情,亲情,甚至对我们所有的伤害和侮辱,我们因为你而产生的所有的缺失,你打算用什么了断和补足?
你们共同的伤害,让我失去了对生活的热情,失去了对家庭和感情婚姻的所有信任和信心,让我即将独自走向人生的终点。你拿什么给我补足?拿什么跟我了断?
外表有什么重要?那些虚头八脑的东西又有什么重要?有钱没钱又有什么?只不过希望一家三口能够实现团聚,能够夫妻相互搀扶着走到终点而已。我只是这一点点平淡的愿望,就只是这一点普通到再普通不了都愿望而已。希望你家父母老有所养,家里孩子少有依靠。我也就是这一点点非常低的愿望而已。我从未想过跟着你过什么富贵荣华的生活,也不曾希望你如何待我。因为所有的前尘里,都是你的乱七八糟的事情。已经让我很伤心和难过,所以一直以为忍了,就能在你以后的成长中理解我这么忍,不过是希望一个家庭的和睦而已。因为家和万事兴。家和万事兴。家和万事兴。就算吵吵闹闹前半段时光,后半生也会有所改变。人总是会改变的。一直如此认为。只不过你执迷不悟把欲望当真爱,把伤害原本最应该保护的妻儿当作你的本事。伙同洪海晶把我和孩子推向暗无天日的深渊。把我仅有的一点点光亮全部抹去。甚至把我对生活婚姻家庭所有的一点点念想信念和信心全都践踏得面目全非,甚至面目狰狞。只是这样。你只是这样对待我这许多年的隐忍、对你的善意,对你的支持和知遇之恩。
你说你拿什么了断呢?你拿什么补足呢?
当你伙同别人伤害我和孩子的时候,你还想着如何跟我走上法庭,如何跟我争夺经济上的利益。居然恬不知耻地把洪海晶的意见都给我看。你们还有点廉耻没有?是谁破坏了一个家庭,是谁让一个孩子失去了完整的家,是谁让一个对你付出二十年的女人以泪洗面过了十五年?还得忍受背叛所带来的侮辱、伤害和痛苦生活了十五年?
你打算拿什么了断,你打算拿什么来补偿?
而且还得带着所有的遗憾抱着这所有的伤痛,孤独地走向生命的终点?还到我面前谈什么洪海晶陪了你多少年?
你怎么不让她陪着你度过那些啥也没有,必须由我自己支付,并且一起把你的弟弟妹妹们都照顾好,必须自己掏钱去生孩子,还得照顾满屋子的人的时光呢?
这就是真爱?通过伤害自己的妻子孩子获得的真爱?
估计真爱不会背你们这种无耻的人的锅的!
那些过去,从未希望有什么回报,只要一家子和睦,希望通过全家和睦,整个家族都过好。这就是我曾经隐忍的时候所希望达到的。希望这个家族里老有所养,希望这个家族兄弟姐妹团结。所以才会拼命对所有人都好。这样才会让你在外面没有后顾之忧。只不过你不仅没有这样想而且以破坏为荣,以为摆脱我就是过上了人生巅峰。
所有兴旺发达的人,都有个和睦的家庭。家和万事兴总是没错的。所以才会有那么多的人,重视家庭把家放在第一位。
而你不仅不对妻儿有责任感,还伙同他人伤害。所以,无论你走到哪一步,你的形象会助你一臂之力的。一个连妻儿都不管不顾地伤害的人,他人又能给你多少信任?一个喜新厌旧的人,又有谁能够委你以重任?一个领着别人的老婆还不知道检点的人,财神也会考虑再三吧!
所以不要埋怨别人,咎由自取 。洪海晶现在跟你夫妻相称,美得不行了。通过你们俩不懈的努力终于让孩子失去了父亲的陪伴,让我从孤独道孤独终老。洪海晶自己的儿子也失去母亲的陪伴。所以你们会幸福的。
凡是能把别人踩进深渊的人,凡是通过伤害身边的人与孩子的人,凡是打碎几个家庭的人,都能获得幸福,都能获得幸福。获得带着肮脏的欲望的幸福!

闵枫这个执拗得单纯,善良到令人不忍,孤僻,古怪的人。

用二十年的生活获得了什么?

获得的是什么?伤害侮辱背叛和连同未来一同破碎了的孤独终老的生活!这就是一个从他啥也不是,什么也没有的时候,用真情、努力和善意换来的破了一个口,没有滋味,也没有温度的一碗面条,烂污、无味,甚至让人恶心的生活。甚至恶心了闵枫的余生。

一碗面条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