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饭啦

      晚上下班回家,进了我住的小区,总能听到三楼厨房的热闹,菜倒进锅里,哧地一声,噌噌噌地翻炒起来,孩子的嬉闹声,大人的训斥声,混着热气飘出来,家的香味。我通常都还没有吃晚饭,很饿,快到家了,人更觉得疲乏。这种香味对我来说,是无法抵抗的。

      开门刚进了我租的房间,三楼的妈妈喊孩子吃饭了,“快,洗洗手,吃饭啦”。恍惚间,想起小时候,要吃饭了,我还在外面玩,我妈也这样唤我回家。我不知道那位妈妈都做了什么菜,我想一定都很好吃吧,也许有排骨汤也说不定,小孩子要长个子。我是不需要了,个儿都挺高的了,再补也长不了了。不过喝汤总归是好的,我想去跟她买一碗,更何况是妈妈做的汤。

      小时候我妈没少给我熬排骨汤,我总觉得淡,不太喜欢。我那时候非常讨厌,葱,蒜,姜。拗不过我,我妈就做了一份没有任何调味品的菜,确实没味道,慢慢的,这毛病就改了。我妈做菜特好吃,应该没有谁妈妈做菜不好吃的。我胃不好,她做的米饭总是很软,菜也基本上烧的熟透的,我妈是真会做菜,每一道菜我都太喜欢,她的每一道菜都是精品。别人就不行,七大姑八大姨都吃过的,不如她。

      后来上高中,很少回家了,慢慢发现:外面的世界很大,但是外面的饭真难吃。难吃也要吃,没人管你葱,蒜,姜的破事了,因为你不知道自己算哪根葱? 虽然吃的不太好,但是我感觉自己成熟了些。回家我妈说我瘦了,熬排骨汤,又做黄鳝炒咸肉,说是补钙,补血,补气,各种补。我心里觉得没用,顶不了几天还是各种营养不良,她不管,所有的菜都堆在我的碗里。后来据同学说,高中三年我长了好几十厘米,幸好啊。

     上大学,每次我妈打电话过来第一句总是会问,吃饭了吗?吃了吃了。无非眠食珍重,努力用功,我都知道。工作了,主动打电话,第一句先说自己吃过了,然后再问他们吃了没?我妈总问,吃的怎么样啊,好吃吗?还行吧,能吃饱。也只能图个吃饱,盖浇饭连根葱都不放了,马丹,葱都不放,那能叫菜吗?时间久了,我想明白了:出门在外,混口饭吃,外面的饭不好吃。

     时间一直走,没有回过头。站在门口,如今她只盼我早点归去。

     再没有唤着我的小名,喊我吃饭啦,快回家。

        

    ps:某晚下班,如果我妈从楼上的某个窗口喊我吃饭啦,快回家, 我会像个孩子,疯狂地跑过去,即使跑掉裤子。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