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十二钗之史湘云

金陵十二钗之史湘云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史湘云,号枕霞旧友,她是贾府老祖宗贾母的娘家侄孙女。所谓"阿房宫,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指的就是她家。史湘云虽出生富贵之家,可自幼父母双亡,由叔父忠靖侯史鼎抚养长大。

《红楼梦》第五回《金陵十二钗》正册对史湘云的判词云:

富贵又何为,襁褓之间父母违。

展眼吊斜晖,湘江水逝楚云飞。

“富贵又如何?襁褓之间父母违”讲湘云生于封建侯门富贵之家,可她还在襁褓之中,父母便双双离开了人世,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却从小没得过温暖。  

“展眼吊斜辉,湘江水逝楚云飞”讲的是转眼之间,只有湘云一人独自面对落日感伤了。湘江流逝,楚云飞散,隐喻史家衰败以及湘云夫妇生活的短暂。

史湘云是曹雪芹着力塑造的一个人物,她具有热情豪爽,心直口快;风流倜傥,不拘小节;诗思敏锐,才情超逸;心地善良,古道热肠的性格特征。是一个令人喜爱、富有“真、善、美”的豪放女性。

史湘云热情豪爽,心直口快,

史湘云表里如一,心直口快,说话从不设防。

第二十回,史湘云第一次进贾府,贾母留她给薛宝钗过了生日再走。薛宝钗的生日宴会上,凤姐儿指着戏台上的一个小旦说:“这孩子打扮起来活像一个人。”众人都知道凤姐所指是何人,恐怕得罪人,只是不肯说出来,湘云却不顾宝玉给她递眼色,直言不讳地说:“我知道,像林姐姐。”为此得罪了黛玉,也与宝玉发生了矛盾。

史湘云是一个极爱说话的人,是“话口袋子”,对人对事都表现出热情。

薛宝琴是薛宝钗的堂妹,初来咋到,史湘云就对他说出了“你除了在老太太跟前,就在园里来,这两处只管顽笑吃喝.到了太太屋里,若太太在屋里,只管和太太说笑,多坐一回无妨,若太太不在屋里,你别进去,那屋里人多心坏,都是要害咱们的。”听了她说的话,薛宝钗莺儿等都笑了。薛宝钗再次评价史湘云:“说你没心,却又有心,虽然有心,到底嘴太直了.”

史湘云曾劝宝玉走“仕途经济之道”,宝玉最讨厌别人给他说这样的话,他曾让劝他走仕途之道的薛宝钗下不了台。当听见史湘云也这样劝他,宝玉直接对史湘云下了“逐客令”,可过后她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史湘云风流倜傥,不拘小节

史湘云是最有豪气的红楼女儿,她风流倜傥,不拘小节。喜欢把自己打扮成男孩子的样子,在大观园里和宝玉及姐妹们聚会时高声谈笑,大块吃肉。

《红楼梦》中两次写湘云身着男装,在第三十一回,在薛宝钗的述说中,出现在读者眼前的史湘云身着宝玉的袍子和鞋子,像宝玉那样也勒上了额子。活脱脱就像宝玉的样子,连贾母都把她错认成宝玉。当弄清楚是湘云时,贾母笑着说:“扮成小子样儿,更好看了。”

第四十九回,在下大雪时,史湘云的打扮就与众不同:身穿里外烧的大褂子,头上戴着大红猩猩昭君套,又围着大韶鼠风领。黛玉见了,笑她是孙行者,还说她“故意装出个小蚤达子来。”

在第六十二回《憨湘云醉卧芍药烟》中有一番精彩的描述“果见湘云卧于山石僻处一个石凳子上,业经香梦沉酣,四面芍药花飞了一身,满头脸衣襟上皆是红香散乱,手中的扇子在地下,也半被落花埋了,一群蜂蝶闹嚷嚷地围着她,又用鲛帕包了一包药花瓣枕着。醉卧花下,红香散乱,蜂围蝶绕,香梦沉酣,犹呓语着“泉香酒冽,醉扶归……”,以其独特的个性光彩,一扫大观园女儿国中的脂粉气息。

她那种清朗的悠远、飞动的飘逸,那种漫不经心的和谐, 应该是史湘云永远的形象。

史湘云古道热肠,心地善良。

在大观园中,史湘云出身贵族,却从不端着贵族小姐的空架子。她既无视高低贵贱,又不拘于男女之别,与人相交,一片本色,没有功利之心。

当史湘云听说迎春受婆子欺负时,她直接说:“等我问问二姐姐去,我骂那婆子一顿,给你们出出气。”

在群芳射覆的游戏中,香菱慌乱得毫无头绪,旁人都笑观其败,幸灾乐祸。唯有史湘云,急得抓耳挠腮、不惜私传谜底,结果作弊被当场拿获。

邢夫人的娘家侄女邢岫烟,一个处身于贵族中的平民女子,和宝玉、宝琴、平儿是一天生日,别人谁也不记得,独史湘云道出了岫烟的生日,让贫寒的女子顺势过了个华诞。

她还会将自己带来的小礼物一样样地亲自送到那几个小丫鬟们的手中,连丫鬟们都知道她送的东西其实在贾府中“算不得什么”难得的是她那份心。她和宝玉的丫鬟袭人从小一起长大,关系十分密切。

史湘云不会如其它人那样将人分为几等,她的主子下人的观念是最轻的,对上她不惧怕不媚俗,对下她不嘲笑不欺负,她与人相交,捧出自己的一颗赤诚之心。

史湘云诗思敏锐,才情超逸

大观园里,才女云集,但才思可堪与宝钗、黛玉一拼的,只有湘云一人。

当史湘云听说大观园成立了海棠诗社,便忙不迭地赶过来入社,在别人几乎已将意思说尽的情况下,她竞一连弄了两首,且新颖别致,另有意趣,赢得了众人的赞赏。

芦雪庭联诗时,由于她吃了鹿肉,饮了酒,诗兴大作,争联既多且好,竟出现了宝琴、宝钗、黛玉共战湘云的局面。

第六十二回“憨湘云醉眠芍药圃”大家划拳猜枚,饮酒赋诗,呼三喝四,喊七叫八,满庭中红飞翠舞,玉动珠摇。在热闹非凡的场合中,史湘云是其中最活跃的分子,以至于她喝酒后醉卧于一僻静处的石凳上,在睡梦中还在赋诗作词。

七十六回仲秋节的月明之夜,贾母带领全家在大观园里开宴赏月,她和黛玉离开众人,到凹晶馆联句。两人身处在明月清风,天空地净环境中,随着远处传来悠扬的笛声,她俩争相联句,“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花魂。”是她们在这次联句中的绝唱。

史湘云每次赋诗联句,都表现得十分出彩。这与她深厚的文学功底,敏捷的思维是分不开的。

史湘云遭受厄运、身无所托

史湘云自幼父母双亡,和叔叔婶婶住在一起,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湘云虽说有小姐身份,但还要做女工一类的针线活。尽管她过得很苦,但很少看到她和别人提及过和哭过。

第二次来贾府离开时,湘云临去眼泪汪汪的,悄悄的嘱咐宝玉: “便是老太太想不起我来,你时常提着打发人接我去。”从侧面看出湘云在家中过得不幸福。

通过红楼梦第五回的判词和胭脂斋的批注,史湘云后来嫁给了贵族公子卫若兰,婚后两人生活十分幸福。可是,卫若兰却不幸患了不治之症而命丧黄泉。湘云年纪轻轻就守了寡,后来沦为乞丐,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

像史湘云这样一个旺盛而美丽的生命,也毫无例外地遭到毁灭,作者通过金陵十二钗的悲惨命运,揭露了封建社会的罪恶。

齐悦梦想社群第十八篇更文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