渴望活在阳光下

张扬静静地坐在熟悉的办公桌前,椅子还是那么多的柔软舒服,但这些从此不再属于他,陪伴他的将是无尽的黑暗。他目不转睛的盯着窗外,想好好看一眼明媚的阳光,但眼前跟当初在乡村小学的窑洞里一样,漆黑一片,他知道他永远不可能活在阳光下了!

年少多梦

张扬年轻时很帅,走在校园里总能吸引很多女孩的目光,那时的他阳光率真,那时的意气奋发,那时的他才气外露。

家境贫寒的他考上了省城最好师范大学,这意味着毕业后将会留在城里当老师,吃公家饭。一时之间他成了四里八乡的名人,连他那驼背的父亲,赶集时也尽力把背挺的直直的,等待着相亲们主动前来攀谈。

大学期间张扬很努力,学习成绩名列前茅,社团活动场场不落,并经常主动去系办公室打扫卫生,给老师跑腿,争取混个脸熟,他想毕业时分配的好一点,这样他才能尽快摆脱那个烂包家庭,过上好日子。

毕业时张扬如愿以偿的分配到了县城重点中学,当他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父亲时,父亲喜极而泣,拉着张扬就去给他爷爷上坟了,还要放炮,张扬想拦没拦住。此后,来家里祝贺的乡临络绎不绝,张扬父亲借钱连开了三天宴席,瓜子花生就买两口袋。

临门一脚

等到正式报到时,却被告知县城重点中学分配名单上没有他,怎么可能,经过一番打听,才知道他被人给顶了,对方是县委书记的侄子。回家后张扬不吃不喝炕上躺了三天,父亲蹲在窑门口抽了三斤旱烟,母亲陪着他抹了三天眼泪。

纵有万般不甘,生活还得继续。张扬背着简陋的行李去偏远的山村小学报到了。学校破败不堪,两个老师9个学生。另一个老师是名办教师转正的,家就在学校附近的村子里。放学后,老师、学生都回家了,就是剩张扬一人留在学校里,破旧的老窑,破烂的门窗,被风吹的滋滋响,他呆呆的坐在窗前,两眼死死的盯着窗外,痴痴的等待阳光明媚,眼前漆黑一片。

初与盛囡

一天去乡教委开会,张扬认识了一个叫盛囡的女教师。她穿着讲究,但为人蛮横霸道,就因为张扬不小心踩了她的新皮鞋,被好一番数落,张扬数次道歉,盛囡任不依不饶。后来教委主任老王出面说情,张扬才得以逃脱。

就在张扬已将遇见盛囡的事快要忘记的时候,盛囡突然出现在他面前了。原来盛囡就在乡中心小学任教,离他的学校不远。盛囡说她下班后有些无聊,就骑车出来散散心。张扬请盛囡进屋坐,看着破旧的窑洞,盛囡皱了皱眉,便问附近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张扬一时也说不上来,突然想起不远处有个石窟,前几年他跟几个同学去过,还算可以。盛囡让张扬带路,张扬想着自己也没什么事就跟着去。石窟外面破破烂烂,里面黑洞洞阴森森的,盛囡实在提不起兴趣,但张扬滔滔不绝的解说就让她来了兴趣,张扬是历史系的高材生,这算不了什么。张扬说的什么盛囡没听明白,直觉的夕阳下,张扬很帅!

回去时,盛囡主动要求去张扬的破窑洞里坐坐。窑洞很破,有一股霉味儿,里面的陈设很简陋,收拾的很整洁。条桌上整整齐齐放了一溜书,有几十本之多,史学专著、世界名著等品类繁多。见盛囡对书产生了兴趣,张扬主动说课余时间太过无聊,就读书打发时间。这一点盛囡深有同感,下班就等天黑睡觉的日子实在十分无聊。盛囡随手挑了两本说要拿回去看,也不问张扬是否同意。此后,盛囡经常下班去找张扬还书、借书,一来二去两人便熟络了。

柳暗花明

一天教委主任老王突然去找张扬,张扬好一顿紧张,怕什么地方做的不好,让领导不高兴。老王却无心谈工作,也确实没什么可谈的,学校有破又小。老王问了一些张扬的基本情况后,突然问他觉得盛囡怎么样?张扬纳闷什么怎么样?不等张扬开口,老王手一摆说,盛囡看上张扬了。张扬目瞪口呆,还未及张嘴说话。老王又说,盛囡父亲是新任教育局局长,张燕很快就要去市里工作了,如果他们的事能成,张扬也会被调到市里工作。说完,让张扬考虑考虑,尽快给他答复,转身走了。

张扬傻傻的在风里待了半天,回到宿舍又想了一夜,还是没有眉目。他想去市里工作,但他不喜欢盛囡,说话做事十分霸道,让他很不舒服,做朋友还勉强凑合。周末张扬回家跟父母商量,父母说这事太大,他们不懂,让他自己看着办。

张扬想到了自己大学期间早出晚归泡图书馆,想到了自己打扫系办公室时同学在背后指指点点,想到了自己县城里的工作被人轻而易举顶替了。这世界太不公平了,这世界很公平。他决定抓住这个机会,过不一样的生活。

黑暗继续

答复了教委主任老王后,主任跟张扬说话的语气都变柔软了,这让张扬很受用。盛囡还是一如既往的霸道,直接领着张扬就去见她的局长父亲了。局长端坐在沙发沉着脸一言不发,局长夫人把张扬家上上下下查了个遍,两口子对张扬全家横挑鼻子竖挑眼,但架不住女儿软磨硬泡,最后勉强答应了。

结婚时,张扬什么也没管,盛囡不让,嫌他眼光土。小到新婚礼服、大到家具装修都是盛囡一个人说了算,张扬虽有不满,但想到自己马上就有楼房住了,也就不再多言。婚礼时,盛囡没让张扬父母参加,她家亲戚都是有头有脸的,张扬父母参加会给她们家丢人。张扬心里愤怒,但还是接受了,事后回老家哭了一场。

婚后日子还可以,工作调到市里的重点中学,张扬如愿以偿的教上了历史。盛囡还是一如既往的霸道,家里的事全都是她说了算,张扬工作上的事她也经常指手画脚,但也是由于盛囡的运作,张扬短短几年就被提了副科。

儿子出生后,张扬父母从老家赶过来看孙子,大包小包装满了自家地里种的小米、菜、油,盛囡却不让老人上楼。这是结婚五年里,老人第一次进城,张扬含泪接过父母手中的东西,目送父母离开了。他快步冲上楼上,跟盛囡说个清楚。进门后,盛囡边给孩子喂奶边轻描淡写的说,他调到教育局当科长的事已经办妥了,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后来母亲生病,张扬把母亲接到城里看病。他很想把母亲接到家里住上一晚,但盛囡脸色很难看,最后张扬只好把母亲安排住进了招待所。为了不使母亲太过伤心,他偷偷带儿子去陪了母亲一会儿。母亲抱孙子前,手洗了又洗,眼睛笑成了缝。

再后来母亲去世了。弥留之际,母亲说了句儿啊……便已泪流满面。再再后来父亲去世了。去世前,父亲说他也想住楼房,他也想抱孙子。

张扬一家在城里有三套房子,一套单位房,一大一小两套商品房,房产证上都是盛囡的名字。单位房是老房子,已经租出去了。大房子他们一家人住,小房子在盛囡单位附近,盛囡午休时偶尔过去住。他父母从来没有住过楼房,母亲进城里看病时住的招待所根本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楼房,但母亲给父亲讲很久楼房的种种好,孙子如何如何乖。

张扬后悔了,他当年不该功利的,否则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他现在虽已是市局局长,出入车接车送,无论走到哪儿都有大群人簇拥,随口说几句都会被当做指示下发,但回到家里他任然什么都不是,这不是他想要的生活。悔恨之余,他受够了盛囡的霸道。他恨她,是她给了他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是她毁了他对美好生活的追求。

穷途末路

张扬鼓足勇气说出了离婚,他想彻底了结,从此活在阳光下。盛囡把张扬带到了他们家的小房子里,衣柜里放满了名牌服装,书房里堆满了名烟名酒,保险柜里是成捆成捆的现金。盛囡冷笑一声说,你还要离婚吗?离了婚你还是高高在上局长吗?你以为离了婚你就能做你自己了?

离开肮脏的小房子,张扬知道自己早同那房子一样,成了盛囡欲望的载体。给纪委书记打完电话后,张扬瘫坐在局长的转椅上,死死的盯着窗外,眼前只有无尽的黑暗。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