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蚊(下)

正喑自叹息时,只听得瘦蚊说:“这一心最后讲,想必最难了吧?”

“不错,确实最难,其实道理并不难理解,难的是把简单的道理做到!世上之事,十之八九如些!”胖蚊含首意味深长道。

“胖嫂子哪!你太有学问了!具体…”瘦蚊细身细语问,声音越来越小。

我竖起蚊耳也听不见了,蚊子有耳朵吗?我不想信的拿细长腿挠了挠头侧部位,总觉有点怪怪的,确信有个能听的部位,这才放心。为了听的明白,只好又向前飞了一段,“奇怪,飞时竟很自然”。又怕打断她们讲话,落在墙上一处较隐蔽的凹处。

“这个'一心'之不要贪心是这么回事:吸血时要有所节制,好多蚊兄妹们一吸上就停不下了,非把肚子喝的快爆了还舍不得离开,结果,哎~”胖蚊叹气道。

“结果,人一痛,巴掌就飞来了,吸管还没拔出就一命呜呼了!太吓蚊了!想起我早几天掌下逃生,现在还心跳呢!”瘦蚊小腿摸着胸部嚷道。

“是啊!这些蚊间残剧全世界每天要发生无数次,这蚊们啊!就是不长记性,虽然嗜血的我们难于抗拒人血的诱惑,难道非要付出生命的代价吗?老祖宗早就教导我们戒贪,要只吃五分饱,约5秒长时间,我们注到人身上的麻药有效时间持续8秒就不起作用了,人一感觉到疼就会下意识用手拍,提前3秒安全系数会更高。但大部分蚊们要达到10秒,少部分达到8秒,只有极少数能在达到5秒时抽身而退。”胖蚊点点头尾尾道来,并做着细致的分析。

“人又何尝不是贪欲难戒呢?贪吃身走样,贪财致破财,贪便宜吃大亏,贪心不足蛇吞象,贪色惹的一身病,相信天上掉下陷饼来…”我正思量从前种种,又听胖蚊说到。

“再者,少食少欲身轻便捷,可以免去许多无妄之灾,一则躲避蜻蜓等天敌灵便,二则落到墙上不扎眼,免招人恨。…”

正鼾之际,忽觉脸上一阵痒痛,挥手而至,一个小肉球立刻血肉模糊。

伸手伸脚都在,松口气,终稍觉异样。

“噫~,是我梦到了蚊,还是我正于蚊之梦中?”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