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相依为命

        夏天的天气实在是多变的很,程亮刚给妈妈发了短信:“妈,我再有半个小时到街口”,突然就电闪雷鸣,狂风四起,班车雨刮器使劲挥舞着,可还是挂不赢窗外的瓢泼大雨,司机无奈地以十码的速度龟爬着,半个小时的路程足足走了一个小时。终于到街口了,透过雨雾程亮看到妈妈站在街口超市屋檐下,由于视力不好,她的脖子向外伸着,像极了一只老母鸡。

      妈妈精神比半年前好了不少,只是依然话不多,她说“等雨停了我们就回家”便不再言语,程亮握着她的手使劲点点头。半年前哥哥程风去世,对她的打击实在太大,能慢慢恢复过来程亮除了感谢上苍仁慈,再无所求。其实哥哥程风的病在两年前就已经查出来,知道消息后妈妈躲在厨房里哭了一阵子,然后擦干眼泪告诉程风:“放心有妈在,一定把你治好”,东拼西凑借来的钱在医院里就像打水漂,泛起两三个点就归于寂静,而中间有段时间程风精神确实好了许多,希望真是个好东西啊,它像一颗夜明珠被全家小心翼翼呵护着,那段时间网上治愈的案例一定会引起全家的兴奋与悸动。只是伴随着程风的再一次昏厥,现实还是让希望瞬间冷却,很长一段时间程风滴水未进,只靠点滴维持生命。

        有一天程亮跟妈妈在病床边吃包子当午饭,程风睁开已经走形的眼睛一直盯着包子,他是想吃了,于是对妈妈说:“妈,我恐怕是……熬不过……今天了,你让我……吃个包子,我吃饱了……就不当……饿死鬼了”。妈妈眼泪啪地就掉下来,颤巍巍地拿着包子给他热热,病人怎么能吃凉的,只是没想到包子还没热透,程风就已咽了气。临死前眼睛还看着包子的方向。

      程风死后,妈妈冷静得让程亮恐怖,她没有哭没有慌,给程风净身换寿衣请人帮忙,一切井然有序地进行着,程亮想或许妈妈心里早已接受了这个事实,只有他还没看开。程风的墓穴按村里的传统安放在爸爸墓旁边,当程风的棺材落墓的一刹那,妈妈一口鲜 血喷出,人已倒在地上,手里的包子已捏的变形。缓缓醒转过来程亮发现妈妈头发已经斑白,他突然想起那句“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程亮请了一个月的假在家陪妈妈,收拾照片的时候他看到年轻的妈妈笑靥如花,怀里抱着个六个月大的婴儿,他知道那是老大,妈妈一共有三个儿子,老二是程风 老三是他程亮,这个老大还未来得及起名字。据说那时家里人多,做饭用的是大锅,有一天家里人全下地干活了,妈妈背着半岁的老大做饭,弯腰的一瞬间,老大从后背滚到了锅里,锅里是热水……程亮想起妈妈那双被烫伤的手,握着照片的手止不住颤抖。

          程亮两岁的时候爸爸也因病去世了,他自小跟哥哥和妈妈相依为命,虽然生活几多坎坷,但妈妈勤劳能干,日子也算过得下去。十七岁的时候他跟哥哥看妈妈实在辛苦,便劝妈妈让她再找个人作伴,只是妈妈看着他们两坚定地说“不找,找个后爸怕打我娃”,说完他们三不禁哈哈大笑。自此以后便不再提这个事。

      程亮想着心事抬眼望雨已停了,妈妈握紧了他的手说“咱慢慢往家走”,程亮便搀扶了她。妈妈问:“你上次不是说要把女朋友带回来吗?怎么没跟着你一起来?”“没再谈了”程亮说,女朋友私底下说程亮的妈妈命硬,要冲克家里风水,不小心被程亮听到,一气之下他便提了分手。“咋分了?”妈妈可惜得语调都变了,程亮便笑着说“娶个凶媳妇怕打我妈”,妈妈愣了一秒钟两人便笑了起来。西边太阳也出来了,拉长了娘两的身影,他们搀扶着往家走去。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