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09散记

过年就在忙碌着打扫,忙碌着蒸包子,炸麻花,包饺子...忙碌着吃喝中度过了,转眼间回西安的时间到了。说不出是什么感觉,现在更多是一种麻木,时间到了就随流向东往西。在景泰到兰州的大巴上意外或是颇有缘份的遇到了噶姑爷,说是意外,因为我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见过他了,关于他的传说倒是不少。背井离乡,在西安安了另外一个家等等。在汽车已经驶离车站时噶姑爷背着一个小书包跳上了车,在我们前排入座。还未入座我妈就开始唠叨“还在过年呢,你这是又去哪里,好好的家不待,为啥一定要出去流浪”一路上噶姑爷说了这几年的境遇,听着让人很难受。快七十岁的人,但凡有其他选择可能都不愿意离开家乡吧。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