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小说丨南下广东(13.重生)

连载小说丨南下广东(13.重生)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车上五虎兄弟并不认出阿香,不过是身在江湖,他们看看隔壁村阿勇的态度罢了。不过大家心知肚明,并没有表明认识眼前的阿香。

“撤离!”阿勇用眼神表达自己的命令,大家迅速消失在夜色中。

“我说阿勇哥,今晚折腾了两次,是不是脑子进水了呢?”二虎又牢骚满腹。

“少废话,快点走!”大虎在背后踢了二虎一脚。

之后大家陷入沉默中,在夜色里匆忙逃离,只听到凌乱的脚步声。

陈总和阿香在车里静静地等待命运的安排,最后竟然是绑匪不打自走,让陈总一头雾水,挣脱绑绳之后,陈总迅速松绑阿香。迷信的陈总半年前在樟木头观音山占卜的时候,大师提醒他近段时间会遇上灭顶之灾,就连菩萨也无法保佑他。不过,临下山前,大师意味深长地说,如遇到命中贵人,可以逢凶化吉。当时,刚刚因病丧妻的陈总处于中年丧妻的悲哀时期,哪里来的贵人相遇,陈总当时并没有过多在意大师后面的这句话,谢过之后匆匆下山。

今天绝世逢生的遭遇,让陈总对眼前的阿香似乎有一种命中注定的冥冥之情。

“陈总,屏幕材料能不能到我们厂采购一些呢?”惊魂未定的陈总,第二天回到公司办公室的时候,接待红姐从村长辉煌电子厂打来的电话,因为产品滞销,辉煌电子厂成品堆积仓库,资金周转不开,一度陷入困境。红姐毕竟在厂里呆一年多,即使不为村长和光头担心,也为工厂几百名员工饭碗操心,毕竟都是外面谋生,心灵多少有点共通点,这一年多来,虽然看不过村长和光头的荒淫无度,但是也不是她能左右的事情,甚至和她不相关。当她拨通陈总电话前,她也在想,厂子破产,于己又何故呢?但她最终还是拿起电话。

“我们不和一个没有基本道德者有生意往来,请转告村长好自为之!”自从陈总知道光头逼迫阿香参加他荒淫聚会之后,他就渐渐减少对村长辉煌电子元件采购量。

“他们不落难也不会开口求人,”阿香自从和陈总遇劫转危为安,就被陈总安排在身边做贴身秘书了。

“下午我们开董事会研究研究一下再说吧!”陈总听到阿香的建议后,缓和了语气。

“十分感谢陈总给予燃眉之急的帮助。”红姐言谢之后,长长地舒缓一口气,挂了电话。

“红姐,红姐!”刚刚坐定,门外传来急促叫声。红姐意识到可能发生了什么突发事件,其实说是村长的工厂,几乎没有见到他管理的蛛丝马迹。不是红姐在挣场子,估计早就鸟兽散了,不过村长也不在乎,因为他靠村里土地出租给工厂开厂的每年提纯,就够他吃喝玩乐得绰绰有余。

原来是春花脸色苍白地倒在办公室里,下身一摊鲜血直流。

“快打120急救电话!”红姐话刚落音马上改口“联系亚玛妇产医院!”倒不是春花的事情去120医院会暴露什么,而是因为红姐认为亚玛妇产医院毕竟有苏老板一面之缘,去人民医院,没有认识的人,担心费用问题,因为现在辉煌电子厂连基本员工工资都很难支付,能够省的钱当然是好事,拖欠一下更是谢天谢地了。

“恭喜恭喜,得了一个公子!”守护在产房门外的红姐,经过一天一夜的煎熬,等到了助产士的喜讯“母子平安。”

“辛苦医生了!”红姐礼貌性地谢谢之后,回坐走廊椅子上。

“孩子黄疸严重,需要输血治疗,需要家长签字。”助产士解说向红姐表明“请问哪位是孩子家长?”护士小姐说完之后环视大家。

“……”红姐一时无言以对。这个问题就连春花也很难回答。因为她和村长以及光头的淫荡事情,简直比狗血剧情还狗血。

“苏老板,母亲签字还不可以吗?”红姐只好打电话给苏老板求情。

“业务上的事情,我干涉不了啊!”苏老板似乎很难为情的语气。

“麻烦苏老板过问一下可以吗?毕竟是走头无路了,我们等了他们一周了,村长和光头就是没有一个人愿意出面,毕竟也是一条命啊!”红姐再次打苏老板的电话,已经是春花产后一周,孩子黄疸病情越来越重,如果没有输血治疗,活下来的机会基本是零。

面对襁褓中奄奄一息的婴儿,特殊时期的身体,春花开始变得沉默寡言,以泪洗面,终日郁郁寡欢。这个时期,是围产期,情绪激动容易产生产后抑郁症,这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事情。

“我孩子要成仙了!”趁着医护人员不注意,情绪失控的春花把正在蓝光治疗的婴儿抱出来,又哭又笑,又喊又叫,把产房弄得鸡犬不宁。

经过两周的保守治疗,春花还是两手空空地再次回到村长的辉煌电子。口唇苍白的她,再次来到自己办公室门口,钥匙已经打不开曾经的门。原来,她曾经天真地认为,满足他人的欲望,也可以从另外一个侧面成就自己,然而,建立在欲望的索取上的交往,最后都会曲终人散。

“红姐,谢谢你这段时间的关照,我还是换个地方吧!”春花泪流满面,站在红姐办公室桌前。

“人各有志,请保重身体!”

红姐说完,转身对办公室文员吩咐“带春花财务室去结算工资,把三个月产假期也补上,回头我会和财务电话联系。”

望着春花离去瘦弱的背影,红姐内心五味杂陈。春花错了吗?村长错了吗?光头错了吗?红姐真的无法说出自己的答案。

也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处,每个人的路都是上天注定。

“红姐,外面来了一大批要货款的,已经要堵住厂门口了,人员车辆无法进出,你看什么办?”文员心急如焚。

“通知保卫科出面一下……”红姐不知道她这样费尽心思目的何在,刚刚扫地出门的春花,虽然不是发生在她的身上,但是以前春花也是辉煌电子厂说一不二的人物啊!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