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信仰

最近,我看了《小萝莉的猴神大叔》。我觉得,最触动我的是影片充斥着的爱与信仰。

在影片开头,莎希达的母亲带着她跨越国界,从巴基斯坦到印度去治病。其实我是不大认同,也没有太多感触的。因为在我的认知里,周围并不乏不远万里带着孩子四处求医的父母亲,他们的经历可能比电影中的情节更加的曲折与艰辛。但或许影片拍摄的需要,导演并没有一一赘述,只是用它推动了情节的发展。

当在祭祀罗摩神的场景上,帕万出现时,其实我就大概知道电影的内容了。但是当帕万带着莎希达穿过国界到达巴基斯坦,被边防的军人毒打,大喊着让莎希达别看的时候,泪意还是涌了上来。或许,他坚持帮莎希达回家的行为很傻,没有护照,没有签证,信仰不同……有那么多的困难。但他还是坚持了下来,就像他说的,帮莎希达回了家他就回印度。支撑着他前行的或许就是这一个念头,就是他对莎希达的怜惜,他对罗摩神的信仰。既然承诺了,就一定要,必须要做到。

但是,当莎希达也知道遇见边境军人要和布·阿里一样逃走,并一再拉着帕万想要离开,却被帕万以信仰罗摩神为由拒绝时,你会和巴基斯坦的军人一样觉得他疯了。不为现实所屈,只为罗摩神,为自己而疯。尤其是后来他对着认为他是印度奸细的警官说他是从印巴边境爬过来,获得允许的时候,你会觉得在莎希达摇头的对比下,这种感动愈发强烈了。莎希达即使是个孩子 ,不谙世事,也会知道在那种情况下什么可以如实的说,什么可以隐瞒。但是帕万作为一个成年人,他不知道这些吗,不,他都懂的。但他不愿这样做,因为他的信仰,他的心告诉他,你要这样做,你要坚持做自己。你,是猴神。在他的心里,爱与信仰是不可分离的。

在他踏入清真寺,穿上穆斯林的黑衣,走进神殿……似乎似乎是与他的信仰相悖了,但正如那位穆斯林的老师所说的,穆斯林欢迎所有人。即使是信仰不同,国家不同,有着历史问题,但爱是一样的,对信仰的诚挚是一样的,它可以跨越一切阻隔。这种感触,在

Chand Nawab改变了对帕万的看法,并在网上发布了视频,莎希达与母亲相遇,巴基斯坦的军官决议释放帕万,巴基斯坦的人民打开边界帮助帕万回家的时候逐渐的加深,最后,在莎希达穿过人群,喊出“叔叔,罗摩神……”达到了顶峰。

或许电影还讲述了印巴的问题,家,国,政府等等。但我觉得,爱与信仰,足以穿过重重阻隔,突出重围,占据我们的脑海和心灵,使我们热泪盈眶。

这样的电影,即使你已经熟知了它的情节,它的套路,你也依然会被它打动。因为,爱与信仰,永远都是永恒的话题。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