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杨绛《我们仨》有感 9/X

今天北京阳光明媚,天空湛蓝,虽然缺觉,清早走出家门,我也心情大好。

趁着等着做耳机的声音主观评价的时间,我倒是把书读完了。今天的段落,先生讲了圆圆和爸爸妈妈的关系,讲了钟书和父亲以及家中兄弟姐妹的关系和状态,还讲了钟书受聘时经历的种种事情,看得我心生感慨。我还是挑其中之一来细说吧。

我觉得最有意思的一段,是钟书久出归家,相貌都发生了些许变化。故圆圆已经不大认识爸爸了。钟书问她,“是谁先认识妈妈的?”她说,“自然是我先认识,我一生出来就认识,你是长大了认识的。”那年,圆圆四岁,小姑娘真是冰雪聪明,哈哈哈哈……

后来钟书只在圆圆耳边说了一句话,小姑娘立即就和爸爸非常友好,妈妈都退居第二了。我也很好奇他使了什么绝招。可看到先生说“现在已无人可问了”,又看到圆圆在病床上写《我们仨》中的《爸爸逗我玩》,我还是心里一沉,不想再顺着想下去了。

我想,圆圆更爱爸爸,是因为她能和爸爸一同淘气玩耍。其实,女孩子也是需要有人一起陪着淘气闹腾的,这一点我深有同感。人们都说“女儿跟爸爸更亲”,我想这个因素可能占了很大的比重吧。

我从小就更愿意跟爸爸一起出门玩耍,爸爸的有趣是妈妈所完全不具备的,说不清为什么,和爸爸玩就是更开心。所以我从小喜欢玩的各种东西,都和男孩子很像,比如左轮手枪。哈哈,不爱红妆爱武装。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