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算小气吗?

下午,看罢电影,走出熙熙攘攘的电影院,迎面早春的风儿乍暖还寒。我裹紧棉衣,连忙带上帽子,儿子说饿了,便转身走进不远处的一个凉皮店。

店内坐无虚席,连店外长条凳子上也坐满了人。我进去向店员交了钱,点了两份儿米皮,一份儿放辣,一份儿不放辣,然后拉着儿子站在一位漂亮的美眉身后,等她一吃完,刚起身,小儿子赶紧坐下,生怕动作迟了,被别人抢了座儿。

儿子满意地坐着等待,片刻功夫,凉皮端上来了,小儿狼吞虎咽的吃起来。我不太饿,慢吞吞地拿起筷子,剥掉外包装皮,仔细翻调着一根根的凉皮,无意间抬头瞥见桌子对面坐着一对中年男女。

他们大概是一对夫妇,男的高大伟武,衣着干净得体;女的身材修长,长相甜美,时尚靓丽。看样子,他们快吃完了,男的掏出自带的手帕纸擦拭嘴巴,女的吃完头也不抬地说给我点儿纸,男的把自己擦过嘴巴的手帕纸对折了一下,递给了自旁的女人,那女人随手接住,擦了一下,也下意识的翻过来,想再擦一遍,可一看,怎么、怎么……,啊……。我以为一场暴风雨将要来临,以为那女人会生气,会勃然大怒,会恕目圆瞪,可是、可是……,可是没有,真的没有。那女人莞尔一笑,嗲怪地对男人说,你真小气,又不好意思的看了我一眼,自嘲地笑了。男的小声说纸恁厚……,翻过来还能用。我被他们感染了,也忍不住抿嘴儿笑了。怕他们以为是嘲笑,也怕他们难为情,忙低头吃凉皮,好像我做错了什么似的,不敢看他们。那美妇人爽朗地笑着,大方的站起身,挽着帅气的男人臂膀,萧洒地走出凉皮店,消失在人流中。

我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思绪良久,他们穷吗?买不起一包餐巾纸吗?显然不是,他们不穷,可能很富足,但他们的修养,他们的人生厚度,他们的处世宽度,促使他们节约每一张纸。这样的行为,在大庭广众中,在众目睽睽下,不觉的不好看,不感到难为情,是那样的不拘于泥、自然而然,我不由的心生敬意。

反观我们,整日生活在别人的目光中,动不动就奢侈的铺张浪费,干什么却怕别人议论,怕外人看不起,没有自己的人生坐标,以他人的言论为风向。和他们一比,我们的灵魂锈迹斑斑。

我对儿子说,节约是一种美德,俭省是一种人生修炼,穷时坦然大方,富要懂得尊重内敛。对大自然的馈赠要有一种敬畏之心,不能无度的索取。儿子一脸懵懂,但很认真地用力点了点头,乖巧的说,妈妈,我知道了!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