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亵渎 042“T”行动

 

【连载】亵渎 042“T”行动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作者:地球上的火星人

      “华龙、凯文、尼奥夫、卓娅、华莱士、伊莲娜、德米特里,我们在这艘嘎贡隐蔽,其余人在那条嘎贡隐蔽,乔伊为小队长,负责接应。”

  队员们对汉斯的安排不解,但是也没人敢提出质疑,他们相信汉斯已经有了整套的救援计划。

  嘎贡里有非常宽阔的储物空间,先遣队隐藏的很隐蔽。

  外面的雨声更加剧烈,嘎贡晃动明显,看来一场暴风雨已悄然而至,T计划慢慢步入正规。

  外面响起了刺耳的金属敲击声,锣鼓样的脚步声在口岸时近时远,喊叫声此起彼伏,野蛮人愤怒的咆哮声和北方军的呵斥声,表明此刻双方的矛盾进一步激化。

  汉斯露着会意的笑,华龙清楚计划实施顺利,见他心情较好,开口问道:“师傅,为什么只干掉野蛮人的岗哨,这里面有什么讲究吗?”

  汉斯点头道:“这是计划的关键一步,野蛮人体格强壮,智力却比较低下,容易激动,他们发现只有自己人被杀,一定误认为是北方军干的,双方的矛盾会迅速激化,只有他们内部混乱起来,我们才能乘虚而入。”

  华龙不解道:“守卫无辜被杀,不会打草惊蛇吗?”

  汉斯笑道:“这就是为什么只杀野蛮人的原因,你看上面的混乱局面,北方军应付这帮野蛮人都有点吃力,根本无暇顾及我们,很快就会有人带带着我们登上幽闭岛。”

  华龙有点不太相信,虽然一直以来都佩服他的能力,但是这些人怎么会送自己的敌人上岛。

  汉斯看出他的怀疑,没有继续解释,而是让众人保持安静。

  “咚!咚!咚!”随着一连串急促的脚步声,不久,其中一艘嘎贡开始缓缓向幽闭岛开进,动起来的嘎贡正是搭载着汉斯的这艘。

  华龙此刻对汉斯的佩服可以用五体投地来形容,心中的疑虑又开始缠绕着自己,师傅究竟是什么人?仅仅是个厌倦战争的退役军官吗?

  “枪械准备!”汉斯低声道,嘎贡开始转向并由加速开始减速,表明马上就要靠岸。

  舱外一人道:“快去,通知鲁拉尔将军,口岸的野蛮人在口岸和我们的人闹起来了。”

  外面一串仓促的脚步声加着溅起的水声由近及远,外面锣鼓般的雨点声越来越大。

  “大家注意!跟紧我!”汉斯第一个跃出嘎贡,岛上的口岸只剩下几个稀疏的守卫,这场暴雨真是及时雨,大量的守卫正蜷缩在口岸附近的山洞里烤火。

  “师傅,我去干掉这几个守卫。”

  汉斯拦住他,向凯文和尼奥夫使了个眼色,两人鱼贯而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靠近守卫,在夜幕和暴雨的掩护下几名守卫迅速被解决。

  汉斯一个手势,先遣队顺势登上幽闭岛。

  “师傅,雨越来越大了。”华龙紧跟在汉斯身后道。

  “雨越大对我们就越有利,前面就是野蛮人的第一道关卡,大家注意隐蔽。”

  不远处,微弱的火光下,十几名野蛮人正围在岗哨里的一盆碳火烤肉,这帮野蛮人真是悠闲自得。

  岗哨门口只站着一个野蛮人,正搓着冰冷的双手,这个倒霉蛋估计恨不得也钻进岗哨里暖暖已经湿透的身体,不时的望着里面,全然不管外面正发生着什么。

  “啊!”凯文一刀刺穿了他的喉咙,很快一命呜呼,这一切发生的太快,里面的守卫正乐呵呵地准备享用美味,对即将到来的杀身之祸全然不知。

  汉斯一个手势,野蛮人被先遣队打了个措手不及,全部一刀毙命。

  收拾完第一道关卡,沿着宽不到三米的山路开始向第二道关卡进发,由于下雨,山路的石块很容易打滑,稍不留神就可能跌入山涧。

  不远处的火光预示着第二道关卡就在眼前,先遣队在关卡外观察发现,第二道关卡里居然空无一人,奇怪!人都去哪了?队员们心中疑惑道。

  “师傅,怎么没人啊!”华龙急切道。

  汉斯正在纳闷,这种情况令他感到意外,摇摇头道:“鬼知道怎么回事,继续前进。”

  先遣队悄悄摸进第二道岗哨,眼前的血腥场面让人毛骨悚然,几十个北方军横七顺八倒了一地,头颅到处都是。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什么人会如此残暴?

  队员们惊叹不已,看着满地血肉模糊的尸体,谁都没有说话。

  “继续前进。”

  汉斯隐约感到事情有点出乎预料,面对那些惨死的北方军人,他既感到高兴,又有些许伤感,高兴是因为顺利通过了第二道关卡,伤感是为这些战士可惜,因为他们死的毫无尊严。

  马上一个可怕的念头闯入他的脑海,有人赶在我们前面,是和我们相同的目的,还是……

  汉斯没有继续往下想,而是命令先遣队继续前进,无论如何都要赶在前面救出纳雅。

  “师傅,第三道关卡也没人,会不会?”华龙猜想这里应该发生了和第二道关卡一样恐怖的事情。

  果然当队员们靠近岗哨时,一股血腥味扑鼻而来,看来这些人已然遭遇不测。

  岗哨内数十名北方军按同样的方式被残杀,唯一不同的是还有一个活口,正战战兢兢地蜷缩在角落里,面色惨白,呆如木鸡,浑身是血,竟然是个少年。

  “小弟弟,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卓娅上前温和道。

  少年两眼无神,只是发呆,不断摇头,似乎要从那个恐怖的场景中挣脱出来。

  “继续前进,这孩子已经吓傻了。”汉斯此刻心急如焚,根本没时间去盘问这个孩子。

  “队长,这个孩子怎么办?”卓娅急切道。

  “留给他们的人,我们也没有办法。”

  说着走出岗哨,华龙看着眼前这个比自己稍小的少年,心有不忍,但是任务要紧,此刻只能把他留在这里。

  先遣队顺利通过三道关卡,一团疑云笼罩在众人的心头,是谁残杀了这些北方军?是敌人?还是友军。

  先遣队迅速接近力士峰,突然,从上面极速下来一队人,最前面的穿戴华贵,应该就是守备队队长鲁拉尔将军,身后跟着几名军官和数十名士兵。

  “隐蔽!”汉斯大吃一惊,险些就和他们撞个正面。

  “师傅,这是什么人?”

  “应该是去处理麻烦的人。”汉斯低声道。

  此时,队伍和先遣队擦肩而过,或许是心急,他们居然没有发现躲在山坳一角的队员。

  “队长,如果让他们下去,我们不就暴露了吗?”凯文急道。

  汉斯笑道:“当然不能放他们下去,这是我们的护身符,你带几个人潜行在后面,在第三道关卡把他们干掉,那个将军一定留活口,然后你们在第三道关卡接应我们。”

  凯文点头,带着尼奥夫、华莱士、德米特里尾随而下。

  汉斯带着华龙、卓娅、伊莲娜开始向力士峰的监狱潜行,受到暴雨的影响峰顶的守卫虽说还算有序,但是指挥官的离开,让本已湿透的士兵找到了喘息的机会,纷纷蹲进岗哨内,那些小队长们也是睁一眼闭一只眼,因为他们也受不住阴寒的冷风龟缩在火盆旁,这种天气,峰顶就是个大风罐,待在外面就是找死。

  监狱就建在峰顶十分显眼的位置,或许在建造这座监狱的时候,设计师根本没想到会有人从这里带走犯人,因此,监狱也没有进行伪装。

  中规中矩的大门外四名北方军士兵已经冻的浑身发抖,正依偎在监狱的大墙上取暖,这些人可没其他人那么幸运,有滚烫的火盆让他们暖身体。

  “华龙、卓娅跟我上去干掉他们,伊莲娜警戒。”

  三人缓缓向守卫靠近,汉斯一个手势,两名守卫应声倒地,第三名也随即倒地。

  “啊!”

  卓娅眼疾手快,双手在第四名守卫的脖子上一扭,那人闷哼一声躺倒在地。

  华龙尴尬地站在那里,汉斯一把将他拉进角落,厉声道:“怎么回事?”

  华龙支吾道:“手……滑了一下。”

  汉斯这才想起他只有一只手臂,没有继续责备。

  监狱内十分昏暗,隐约一条石阶的尽头火光窜动着,三人沿着石阶缓缓向下,在石阶的尽头一个声音道:“这鬼天气,冻死人了。”

  另一个声音道:“你知足吧!这里比外面舒服多了。”

  “这倒也是,听说口岸那边的野蛮人开始闹事了,就不该把那帮脑子智障的家伙安排到这里。”

  “你以为鲁巴尔将军愿意吗?是南方部落的首领要求的,这是哪里?这是南方部落的地方,说白了就是来监视我们的,谁叫我们是丧家之犬,后面还有你受的。”

  “咣当!”

  “谁?”“你去看看。”“我不去,你……去。”“怂蛋!”

  “啊!”

  “你们……”

  汉斯和卓娅将两人放倒在地,下面是一个宽大的大厅,周围有四个监所,其中两个都是空的,第四个里关着的是一个女孩,面容清秀,左臂上的猩红色龙纹胎记豁然可见,此女正是纳雅。

  卓娅将纳雅放出监所,纳雅呆呆道:“你们是爷爷派来救我的?”

  汉斯将一只翻译器塞入纳雅的耳朵,片刻后道:“你叫纳雅?”

  纳雅只觉脑海中一颤,道:“是的,我就是纳雅,龙语者的继任者。”

  “就是你,跟我们走吧!”汉斯示意撤退。

  “等等,把这个人也带走。”纳雅指着三号监所角落里一名蓬头垢面,浑身是伤的中年人道。

  这时,三人才发现三号监所里还蜷缩着一个大活人。

  “他是你什么人?”汉斯疑惑道。

  “我不知道,只知道他挺可怜,每天都被这帮人打,把他留在这里,他迟早会被打死。”

  汉斯道:“不行,我们没办法带受伤这么重的人。”

  纳雅走回四号监所道:“他不走,我不走。”

  汉斯冷声道:“威胁我吗?你不走我就没办法带你走吗?”

  突然,蜷缩在角落的那人站了起来,三人吓了一跳,此人身材魁梧,面部狰狞,长着一对獠牙,绿色的眼球射出恐怖的目光,汉斯不禁小退半步。

  “野蛮人!”

  关押在三号监所的居然是野蛮人,这让众人大吃一惊,这里怎么会关着野蛮人呢?一个问题迅速划过脑海。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