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欲为瓶矣——读《酒箴》有感

                              酒箴

                                              (汉)扬雄

子犹瓶矣。

观瓶之居,居井之眉。处高临深,动而近危。酒醪不入口,臧水满怀。不得左右,牵于丝纆徽。一旦专碍,为瓽所轠。身提黄泉,骨肉为泥。自用如此,不如鸱夷。

鸱夷滑稽,腹大如壶。尽日盛酒,人复借酤。常为国器,托于属车,出入两宫,经营公家。


文中写了两种装酒,水的用具:瓶与鸱夷。瓶整日装清水,居住在井边,一不小心就会掉下去,化为泥,非常危险。而鸱夷装酒,整日被人们当为国器,在车上,受到人们的保护。

作者写着两种用具,实际上是在暗示我们身边的人,一种人是那种像隐居山林的隐士,而一种人是那种当大官享受官名利禄的人。

可能在读《酒箴》之前,我向往着那些舒适的生活,但是我看了《酒箴》,深深的思考之后,才觉得其实有的时候,鸱夷并不比瓶好多少,虽然鸱夷整日在人们的保护下生活着,享受着官名利禄,不用害怕受到危险,但是被局限了自由,因为官场上的事情而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现在,我也希望像作者一样“子犹瓶矣”。虽然瓶住在很危险的地方,不受到人们的保护,过不上安稳舒适的生活,但是它装的是清水,不为官名利碌所担忧。也就没有了累赘,完全按照自己想做的去做,快乐的度过一生。虽然危险,但那是历练,只有历练过的人,才是真正强大的。而且他它可以让你变得坚强,不再畏惧艰难困苦,而且,还能修养自己的身心,这难道不比做一个鸱夷更幸福吗?

想想古代的陶渊明“恐此非名计,息驾归闲居。”离开那个使他不得自由,想多次辞官的官场。后来做了一个瓶,隐居山林,逍遥自在,非常快乐!

相反,清朝有一位大官,叫和珅,他的官位很高,享受着官名利禄,也正因为有了官,他日日奉承皇帝,提心吊胆的,生怕皇帝哪一天生气了,将他降职。虽然他享尽了荣华富贵,但却做了一辈子奴隶!

如此,倒不如做一个装清水的瓶,不用畏惧那些艰难困苦,过着虽然清贫但很幸福的生活!!!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