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桃 第二十六章 黑砖窑

第二天早晨五点半,二小来到事先约好的地方,昨天那个胖男人果然在那等他。

他指着一辆白色面包车说:“可以到那边去谈。”

二小跟着那男人来到面包车旁,刚走到车边上,就看到有两个“光头”一前一后朝他走过来,二小觉得事情有些不妙,转身想走,已经来不及了,两个“光头”一把将他抓住,硬塞到车里,两个人一边一个,把他夹在中间,车吱的一声就开走了。

二小十分懊恼,心说这下完了,和小桃一样被抓回去了,他使劲挣扎,拳打脚踢想下车。两个光头一左一右抓住他,随手拽了一根绳子就把他五花大绑,二小再也动弹不得。

在路上,二小才发现,在面包车的后座还坐着两个男人,一个40来岁,戴着眼镜,一个60来岁,镶着金牙。也被绑着,一直没说话。后来他才知道,那两个人是昨天晚上就被他们抓上车的。

下午一点左右,面包车驶出了北河省境内。二小顿感不妙,这不是送自己回家的!那是什么?难道遇到了人贩子?

“你们送我去哪?”儿小扯着嗓子喊。

一个光头挥拳就向他头上打来,另一个光头扯起一块脏毛巾,塞进他嘴里。另外两个人始终不敢吭声。他们可能是头一天就被折磨老实了。

此后是一段漫长的行驶,车上没有一个人说话,两个秃子和司机偶尔抽烟。

一直到下午七点,车才停下来。二小和其他两个人被赶下车,送他们的面包车一溜烟儿开走了。

陈二小这才发现他们被送进了一个砖窑厂。四周是高高的围墙,非常偏僻,荒无人烟。

“完了,真是被卖了。”二小心里一凉,这可比被遣送回家恐怖多了。原来只是听说有人贩子抓了人送进黑砖窑干活儿,今天竟然让自己碰上了。怎么办呢?状没告成,人被买了。可怜的小桃还有小龙还在家等自己呢!

来不及多想,二小和另外两个人被一个胳膊上刺着一条大青龙的胖子,穿过一道道大铁门,来到一间约20平米的房子。

这就是他们的宿舍,宿舍里黑洞洞的,没有窗户,胖子打开电灯,二小看见一张大通铺,里面还有两个人,一老一小,老的70来岁,胡子拉碴,光头,头发碴子已经白了。小的十五六岁,笑嘻嘻的,好像不太正常,也是光头。

大青龙给他们三个每人发一套衣服:上衣为红色短袖,下身为灰色短裤,然后对那个年轻的男孩子说,“傻子,去,给他们剃剃头。”

那个孩子立刻打开旁边的一个木头箱子,拿出一个推子,笑嘻嘻地走过来。

大青龙挥舞着电棍对他们说:“记住:在厂里不准交谈,不准询问对方的情况,也不准打听厂里的情况。谁违反规定,我可不客气!”

顿了顿,他又说,“都别想耍花招,屋里有监控。”

陈二小后来才知道这个大青龙是他们的监工,他平时总拿着一条1米多长,约2厘米宽的皮带监督他们干活,谁不听话,干活不出力,就打谁。另外他还有一根类似警用的电棍,不听话的,逃跑被抓的,就会被用电棍电击。”

陈二小从此开始了暗无天日的“黑奴”生活。住的是八个人的大通铺(后来又送进来三个),吃的是玉米面馍馍,菜几乎没有。只有偶尔熬点白菜土豆,非常咸,据说是怕工人不吃盐巴没有劲干活儿。

没日没夜地干活儿,干得慢一点就挨揍,打碎一块砖也挨揍,没有鞋子,穿鞋怕他们逃跑。

挨饿受累,没有自由,没有报酬,整天挨打,唯一的出路就是逃跑。

必须逃跑,小桃和小龙在家等着自己呢!

陈二小的第一次出逃是进来两个月以后,他是趁监工午休时间逃跑的,结果没跑多远就被追了回来。

大青龙抡起鞭子狠狠地毒打了二小一顿,一边打一边问:“你还跑不跑了?你还跑不跑了?”

陈二小始终咬着牙,不说话,但在他心里在说,我必须跑。

他被打晕了,大青龙就用电棍电他,二小被整整折腾了一夜,第二天不给东西吃,还必须下砖窑干活儿。

大青龙说逃跑就是这个下场,揍死拉倒。二小知道他这是杀鸡儆猴,吓唬其他人。

陈二小是谁呀?大风大浪都见过。他可不怕这一套!

他不会放弃逃跑,只是在伤没好之前暂时忍耐。他必须逃跑,他是个有家的人呐。

自从母亲死后,他一直没有家,吃不吃没人管,穿不穿没人管,直到他娶了小桃(或者说买了小桃)。

他觉得自己有家了,无论什么时候回去,家里的灯都亮着,都有一口热饭吃,而且他还有了孩子。程程和小龙是多么懂事啊!

他再也不想漂泊无依了,所以他老老实实地回家了,安安心心地好好种地过日子。谁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谁想到会发生金矿倒塌的事件呢?要不说人事无常呢!

不管怎么说,必须要逃出去。

虽然宿舍有监控,但是在干活儿的时候,“黑奴们”偶尔可以小声交谈几句,通过交谈,二小已经知道了眼镜和金牙都和他一样都是上访被抓的,这让二小不得不怀疑自己这次被抓可能与上访有关。

三个月以后一个寒风呼啸的晚上,陈二小策划了第二次出逃,他和眼镜、金牙约好,只要出去这个大门,分别往三个不同的方向跑,那样即使被抓回来也不至于全部被抓。

一旦有人逃跑成功,立刻报警。这样他们就有三倍的成功几率。

夜深了,三个人悄悄地起床,二小先出去,大门被锁着,只有他才能打开。陈二小万没想到有一天自己这点本事还能救人性命。

第一道门打开,三个人摸了出去。

第二道门打开,三个人又摸了出去。

第三道门打开,他们自由了!

二小说:

“我们都报一下名字吧,不知道我们是不是都能出去,无论谁出去了,马上报警。然后想办法通知其他家人,我先说,我是德程县朱家营村人,我叫陈二小。我媳妇儿叫朱小桃。”

眼镜说自己也是王北县人,是张家湾的,叫李文明。

金牙说自己是德宁县人,南皮村人,叫程卫国。

这时候后面想起大青龙的咒骂声。

“好,赶紧跑。”二小大喊一声,三个人分头拼命地地跑起来。

最后,二小和金牙被厂里的狗追上了,黑保安把他们抓了回来。只有眼镜逃跑成功。

陈二小非常懊恼,懊恼自己已经不是当年那个飞檐走壁的江洋大盗,他的腿在金马山事故中受伤,一直没有好,到了黑砖窑整天挨打,尤其是上次挨打,已经坏得更厉害了,只是他一直忍着没说,他必须逃出去。

好在自己的计划是三个人逃一个就就算成功。他觉得自己还是有点领导才能的。稍稍找回了当年行走江湖的自信。

陈二小和金牙被胖监工吊在房檐上毒打,金牙因为岁数大了,打几下就开始求饶,说是陈二小策划的逃跑,自己只是被他鼓动的。

“我他妈就知道是你干的。”大青龙恶狠狠地说。抡起鞭子对二小️是一顿猛抽。一边打一边问:“还逃不逃了?还逃不逃了?”

“打吧!打不死我就得逃!眼镜已经逃出去了!你们就要完蛋了!”陈二小到底是条汉子。

大青龙打得更狠了!

第二天,二小的腿就肿起来了。

大青龙不让他休息,抡着鞭子赶他干活儿,“有能耐逃跑就必须干活儿。累死你就不跑了。”

二小只好拖拉着自己的右腿去砖窑里继续干活儿,两天之后,他晕倒在砖窑里。

二小发起了高烧,他的腿肿得像柱子那么粗。

金牙求大青龙带二小去看病,大青龙鼻子一哼说:“这他妈的都是装的,就是偷懒儿不想干活儿。逃跑怎么有力气呢!?”

二小整整烧了三天,不吃不喝当然也不能干活儿,整天昏迷着,大家都非常害怕,怕他死在宿舍里,大青龙不得不送来点退烧和消炎的药。

到了第七天,二小️烧退了一点儿,似乎有点清醒了。

他睁开眼睛看了看眼前的世界,他看到了自己的妈妈,还是那么年轻,那么漂亮,是他三岁时候的模样。

妈妈正笑着,就如小时候一样对他说:“二小,走吧!咱们回家吃饭!”


小桃 第二十六章 黑砖窑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小桃 第二十六章 黑砖窑_第2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