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放逐

买鱼,一个农妇说8.5一斤。

我凭感觉选了两条,她又叫价26金。 我感觉那两条鱼很不凡,一条青鱼头像被钝器敲了一个凹陷,却未破皮见血,且生龙活虎。一条大鲤鱼恹恹不镇,而隐又龙形之势。

我第一次听得金这个货币单位,就翻翻皮包,找出唯一一张1995年的五角人民币,傻傻地问够不够。 那农妇看了一眼,若有所思的说了一句不够,但我明显感觉她言不由衷。 我看别人拿的钱都好似假钱,没有生命力的,而我感觉,我的钱,是有生命的。

我不能拿生命作交易,所以,我一直舍不得花钱。

我还有一块80快钱买的手表,没有时间刻度,指针能发夜光,外圈为黑色,圈内为白色,那白色不是亮白色,而是惨白色。黑色的外圈上有零到三百的刻度,每一个刻度间隔都不一样,可惜这表后来丢了。

我觉得我的钱不一样后,就打算去银行换其他人用的钱,可是被大厅经理说这钱不值钱,然后就打消了自己那个不切实际的念头,在我回头的瞬间,我看到模糊的防弹玻璃营业窗里边,有个黑色的身影,正在看着我。

我有些紧张,就走了。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