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告诉我要无私奉献,人性告诉我奉献但不必无私。

教师的发展阶段分为"关注生存","关注情境","关注学生"三个阶段,到底是布朗还是福特的论点,我已经记不清了。

我这两日很有些挫败。突然觉得又回到了"关注生存"的时候,在意学生的喜欢和领导的满意。这让我有些羞耻。我从教5年,算是一个半成熟的教师,自认为起码到了"关注情境"阶段,有时候还会有已经到了"关注学生"阶段的错觉。

说错觉是因为我突然不敢肯定了。我是一名小学英语老师。

我带了两个年级,都是中途转学和插班生。三年级尤其特别:有父母自己在家教的孩子,有私塾的学生,还有该读五年级的孩子,很多都没有在全日制学校(不知道这种表达对不对)上过学。学习情况很不统一。讲难了,没有基础的孩子听不懂;简单了,基础好的孩子会无趣。我也不喜欢只照着一本书给孩子们灌输知识。

所以我讲课本,讲绘本,讲phonics,讲分级阅读,还有英语诗歌课程。每天把自己搞的很累,但是还挺开心。因为总会听到孩子们问:Lisa,今天上什么?Lisa,今天没有英语课么?Lisa,感觉这周英语课好少。Lisa,我想背诗.....

我承认我很虚荣,尤其是孩子们的反馈。

可是最近我有些茫然。就像做了很多好事想得到表扬的孩子一样,或者说是做的事以为能感动别人,然而只感动了自己。这就出现了心理上的不平衡。这是一个教育者最不能最不该有的心态。

所以我觉得很羞耻。人们常说教育者就是要燃烧自己照亮别人,默默付出无私奉献。我付出了还想得到认可。真是羞耻。

人一旦有了羞耻的感觉,就会有反思的觉悟。我热爱我的事业,喜欢孩子和教书,并且立志做一名好老师。我在努力。但是我想我可以先是个体的人再是合格的老师。一个有感情的个体的人,应该教会学生责任,尊重,协力,善良,担当,权益意识。与温室的花儿比起来,我更希望我的学生有面对挫折的勇气。与逃避现实比起来,我更希望我的学生有展翅高飞的理想。与忍让退缩比起来,我更希望他们有保护自己的意识。勇敢,善良,帮助他人也要保护自己。我不知道这样对不对,因为我从小受到的教育都是无私。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