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伤已终老二十四

后来天气渐渐热了起来,皇后又因为一些旧事,让宫嫔们隔五日来请安。

她自己则日日不息,抄写《地藏经》。

贵容宁氏则是日日痴缠皇帝,夜夜承欢。连甘氏都要退出一射之地了。

而昭仪最终还是出手了,她亲自做了八宝银耳莲子汤,去求见陛下。

那是昔年贵妃温氏常为今上做的,自然是一片慈母心意。天子自然是动容了的。他不顾在侧的宁氏,宣了昭仪进去。

宁氏面色铁青,昭仪却是笑意清浅,姿态优雅而端庄,“嫔妾参见陛下,陛下万福金安。”

这般高下立判。

皇帝神色更是温和,“起来吧,你怎么想起来做这个。”

昭仪笑容温婉,语气却有些惆怅,“陛下心火重,嫔妾夏日常做了,只是如今……”她微微苦笑,片刻,又恢复了正常,“早有新人在此,恐怕是不需要嫔妾了。”

宁氏早已按耐不住,此刻终于冷笑道,“既然知道不需要哦……”

“回去吧。”

昭仪面色苍白,还是恭敬道,“是。”

宁氏则是难掩得意。

“宁氏,回去吧。”皇帝面色也是淡淡。

“陛下,”一脸不敢置信,昭仪则是瞬间红了眼眶,“陛下……”

宁氏则是愤愤离去,而皇帝眼中早已没有她。

“陛下,您怎么?”昭仪面上满是动容。她如今也不过是双十女子,那般年轻。

“是朕委屈你了。”

宁氏愤然离去的消息,不一会就传遍了六宫。

皇帝随后更是申斥她,不顾宫规和尊卑,不向昭仪见礼。命她禁足。

随后,昭仪复出,几乎日日是她伴驾,后面旧人们也被召幸。一时间,自然扬眉吐气。

而宁氏自然是不甘心的,

而仅仅几天后,便传出她有身孕的消息了,皇帝更是立刻前往她宫中宽慰她。

因为昭仪之故,她备受冷落,自是委屈不已,皇帝自是好一番抚慰。

次日,便是合宫请安的时候。

她自恃有孕,姗姗来迟。

“嫔妾早起不适,来晚了。”不过轻轻一福。

皇后也是不动声色,平淡道,“坐吧。”

含笑坐下,对着昭仪,笑得肆意飞扬,“昭仪,陛下前番说我不敬您,可是,您伴驾多年,未有所出。有什么可以让我尊敬的呢。哈哈。”

昭仪眸中有厉色闪过,脸上有屈辱之色。须臾,便恢复了正常,淡淡道,“是么?娘娘,毓贵嫔已经过了日子未生,嫔妾已经多找了稳婆看着了。”

“你做事我自然放心。”

两人并不理会贵容,贵容在一旁脸一阵青一阵红。到底没敢说什么。

“散了吧。”

“嫔妾告退。”

这番交锋,虽然宁氏倚仗怀孕,咄咄逼人,可是昭仪并不落下风。

她向来是稳的住的人,那么久,都不曾争宠,只用一道甜汤便能拢回君心的人。哪有那么单纯。

昔年贵妃何等爱自己的儿子,东宫的妃妾无一不是精心挑选过的。更何况,她出身不高,当年都能封为太子昭训,能稳压当年贵妃那般喜爱的昭媛一头。自然有过人之处。

皇帝那般冷落她,她都能耐得住,在宁氏的隆宠之下,争得一席之地。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