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诞的解聘

荒诞的解聘_第1张图片
图片来源于网络

周日下午,漫咖啡,天花上吊着的水晶灯发散出黄色的柔和的光芒。

我和李兆菊(化名)面对面各自缩在宽大的蓝色绒布靠背沙发里,面前的小木桌上有冒着热气的咖啡,外加一盘华夫饼。

小菊是我因工作结识的朋友,目前正在一家知名IT公司任职。她身材纤细,穿一件黑色套头粗毛线长裙,围一件格子的披肩,此刻她直起身双手抱着面前的咖啡杯,给我讲着她一年前经历过的那场荒诞的解聘,她说她早就不会像起初那样气得发抖了,经历过那次以后,职场已经没法伤到她了。


01

离开公司的第二个月,偶然看到前单位同事小米的微信朋友圈,我才悟出来L公司在“全部解散”后的下午就已经恢复正常运作,很有可能是我离开那栋楼的下一分钟,公司的主管、秘书、还有我招去的职员们都在正常上班,而我是那个唯一被解聘的人。虽然我早已经在另一间公司入职,也换了行业,但我还是有种深深的挫败感,我觉得我被冒犯了……

02

一年前,我家孩子两岁半,我想继续我的职业生涯,就在各大招聘网站投了简历。

半个月后,我接到L公司的面试通知,让第二天(是个周六)去公司参加面试,按照预定时间赶到了四环附近某写字楼的第20层,我确认门牌号是对的,但是显然玻璃大门上挂着防盗锁,里面黑着灯。十五分钟后,我狐疑地给通知人打了电话,对方道歉,让我再等一会儿,他们已经在附近了。

又过了20分钟左右,电梯门打开,两位男士自我介绍,一位是杨董,另一位是刘总,两人开门,我们一同走过空旷的大厅,进入一间茶室,大家落座,杨董烧水泡茶,刘总热情地和我聊起来。

除了让我介绍我的工作经历外,就聊了不少茶的知识,碰巧我爱茶,倒是没有冷场,其间,杨董只是在听,中间出去接了一通电话。

最后,我不得不提问,才总算了解到这是一间准备做艺术品拍卖的公司,打算成立专业的鉴定团队、租用专用仓库、凭借自身的互联网平台为客户提供一条龙的艺术品托管、存储和拍卖服务。目前,公司从零开始,刚刚完成注册,准备招兵买马,而我作为办公室主任将会是公司的第一名员工。

临走杨董拿出一串钥匙,打开茶室旁边的有无数射灯的房间,里面整墙玻璃陈列柜中摆满了艺术品,墙上挂着名画,附带的标签上面有名称和介绍,在估价的冒号后有着一长串的零。

考虑到我的职业生涯毕竟因为孩子中断了两年半,虽然只有我前一份工作的一半薪水,我还是答应来入职,希望自己有机会融入到互联网的大浪潮里。

03

上班第一天,我被安排去火车站接杨董的亲戚,因为听不懂对方的方言,我们花了半个小时才找到彼此。

04

上班第二天改了一整天的合同。

通过杨董和刘总的争论,我理解到一个问题,做拍卖是需要资质的,而就目前公司的规模和国家的相关政策,这是公司能够正常推动业务的核心,我们必须找到一家有资质的平台合作。

杨董和刘总联系到的第一家,是**省交易中心,发来了一份格式合同,现在已经拷贝在我面前的电脑里。打开合同,满目专业术语……

我先去请教刘总,被告知有关内容还要请示杨董,杨董不在公司坐班,就是来了,也常常忙于其他事务。

公司最大的一个房间留给了一位郭总,他带着几个小伙子做着邮币卡交易,每天和股市一样,开市闭市都有固定的时间,他们一般只在早上九点到下午三点在,三点一过,人就都走了。杨董和郭总是朋友,他们常在一起关上门讨论。(据说,杨董就是做邮币卡起家的。)

终于快吃中午饭时,我看到了杨董,我向他请教合同中关键条款,他说:这些还是要找刘总,把我直接带到刘总的办公桌前,说:你们商量着来,抓紧啊,要有实质进展,不行,就请他们一把手喝酒……

刘总看看杨董的背影自言自语:我哪敢定?定了有用吗?!

这份合同,我前前后后改了七稿,每次改完发到他们2人的邮箱后,就会石沉大海,不知道哪天他们中的某一人想起来,就会把我喊去,提出一点修改意见,我就再接着改下去。

第七稿改完的时候,已经是我上班后的第三个月了。

其间,2位老总又陆续谈过几个交易中心,但都没有进展到要改合同的那个程度。

05

实话说,没有太多专业性的工作让我做,基本上只要领导点头,新员工就可以入职了。

记得有一天,刘总和我打过招呼,说下午有人来面试。我午饭回来后,就发现门口接待台那儿有一个子小小的女生正笑眯眯地看着我,旁边是一个看着是上幼儿园的小朋友正在画画儿。

那便是小英, 刘总让直接带小英去和杨董聊聊,没过半个小时,就聊好了,小英笑着带小朋友走了。

刘总问我对小英的感觉怎么样?我说:啊,我都没和她说话。刘总:别装了,说说呗。我说,真的不了解。

刘总:小英家就在咱们写字楼对面的小区,离这里太近了,人家不图工资多少,就是方便接送孩子,再说小英原来是老师呐,可以给公司写写东西,文笔应该不错,你说呐……

06

当我把小英淡忘了的时候,却意外地看到了她,那是半个月以后,她来公司报到上班了。

07

不用核算考勤和编制薪资表,员工请假直接和领导请就好,月底工资也由领导直接打到个人的银行卡上。

我曾问过,要不要签订劳动合同?是否办理社保和公积金?领导一直不置可否,问过两次后,我放弃了。

员工入职,也没什么培训,就是来我这里填个表,算是报到,然后领导让做些具体事情,没有岗位职责,因为每天有什么工作,不到上班那一分钟都定不下来,没工作就在大厅某个桌子前坐下,等着。

大厅里,我也按领导的要求,订做了带玻璃隔断的工作台,第三个月后大厅的每个座位已陆续坐满了。

小英就坐在第一排第一个。

08

某天,杨董和刘总出差了几天,回来后喜滋滋地马上召集全体开会,说是**省交易中心的合作有重大推进,特定于一周后,联合召开新闻发布会。

工作很快被分解开来,大家都很快忙碌起来。

好几天,我都忙于看场地、订酒店、砍价、统计参加人数、联系订票……返回公司的那天,我从小英的桌前走过,她抬头看到我后,很快地把桌上的一张A4纸收走,但我还是敏感地看到那是一张组织架构图。这让我有些迷惑,毕竟组织架构这样的事情,该是我分管的吧?

小英变得比任何时候都忙碌,负责起草发布会的软文,还有领导的讲话稿……

09

预计开发布会的前两天,**省交易中心变卦了,发布会开不成了,我紧急联系酒店方,还是被告知已交的定金也退不回来了。

第二天开始,没在公司见过刘总,据说是回老家了,家里有急事。

10

又几天,杨董给公司全体人员开了解散会。由于合作单位的协议迟迟谈不下来,公司业务处于停滞状态,所以只能解散。杨董说上面这些话的时候,微微低着头,说话时也比平时快,脸似乎有些异常的红。

大家都陷入沉默,我只得搭话:我会把大家的个人资料准备好,有需要的来找我拿就好,还有给大家买的商业保险的单子,也记得找我领走。小英、小米还有后来的小韩都一言不发。

我回到办公桌前,先把员工的个人资料整理好,一一还给他们每个人,然后忙到中午,才把交接文件准备齐,连同办公室钥匙,一起交给杨董,大家应该都去午饭了,只有他一个人在公司,他收了东西,什么也没说。

11

小韩在我离开后的第三个月末(他是我当时力主招进公司的,分管仓储物流),给我打了一个电话:李姐,实在对不起,当时开解散会的时候,杨董啥也不让说,所以……感觉很抱歉,公司实在……我已经辞职了。

第四个月中的时候,小英(主管)打来一个电话,用她惯有的甜软的声音:李姐,你在哪里上班啊?哦,都上班三个月啦,那还挺好的,杨董总让我给你打电话,想让你回来上班呐……我就说嘛,李姐不一定愿意回来的。

第四个月末,我正在会议室外忙着接待来面试的应聘者,电话响了,手机屏上显示是杨董的电话,电话响了四声,我最终还是接听了。

杨董:李主任,我诚意邀请你回来公司工作,之前冤枉你了……待遇你来提,股权你也可以考虑拿个方案,刘总也已经撤股了,我也和他把帐结清了,公司现在我可以全权决定,之前,你和刘总不对付,他也和我说过……你知道,我也为难。现在他离开了,你回来吧,公司需要你们这样的专业人才。

我听到自己的冷静地声音:感谢杨董,我再考虑下。

挂断杨董的电话后,我删除了前公司的全部联络方式,一个没留。



荒诞的解聘_第2张图片
图片来源于网络

小菊说到这里,抬手理了一下她额前散下的一缕头发,我把华夫饼往她那边推了推。

我:没再和他们联系吗,你不好奇为什么这样(解聘)?

小菊点点头。刚知道只有我一个人被解聘的时候,给刘总打过电话。

刘总:难道你还想回去?杨董这人,唉……知道为啥就解聘你一个吗?杨董说你和**省交易中心的老总是同学,你是被派来做卧底的!?说真的,你来这么久,藏得还挺深……

我傻在电话这头,感觉全身的血都往头上涌:为什么?凭什么?证据呐?就算怀疑,总也得问我一句吧?我并不在意解聘,我在意的是这样的方式!为什么不直接说,难道我还会赖着不走?

刘总:小李,你啊,手里把着那么多合同、档案,还有钥匙,他怕……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