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言情】待猛律师·第一季·(12)

【悬疑言情】待猛律师·第一季·(12)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推理(四)

        晋野话音刚落,在场的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包括认为死者不可能是自杀的人。而持自杀论的人更是愕然,因为这是她们唯一能够找到的最能支持自杀的理由。

  “说说你的高见吧。”颜瑾淡然地说,心里想你就吹牛吧。

  “如果真的因为这个自杀,应该是在刚知道成绩的时候,而不是现在,一般而言,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会慢慢接受现实,慢慢调整过来才是。如果最难过的时候都没有自杀,却在事情慢慢淡去的时候自杀,不符合常理。”

  “这也只是你的臆想而已吧,比较牵强。”颜瑾继续瘪了瘪嘴。

  晋野似乎早料到颜瑾会这么说似得,没有任何停顿,接着继续说:

  “我想问一个问题,叶眉今年多少岁了?”

  “二十五岁了吧,好像。”

  “是的,网上新闻有讲到,我就只是找你们核实一下。”

  “二十五岁怎么啦,有问题吗?”

  “那你们多少岁呢?”

  “二十二岁。”

  “二十一岁。”

  在座的基本上都是这个年龄段的,晋野和戴律也一样。

  “谁能告诉我,为什么叶眉比你们都大两到三岁?”

  梁紫猛然醒悟什么似的:“我记得大一的时候听人说过,叶眉高考考了三次,复读过两次呢。但是这些事情,就只在大一的时候,有人提起过,后面大家也都淡忘了,你不提我都想不起来了。”

  “那么我问大家一个问题,高考落榜打击大点,还是司考失利打击大点?”

  “高考吧。”梁紫继续抢答,梁紫的积极抢答大大加快了晋野说明速度。

  “我也是这么认为。高考对人生的影响比司考大多了,连续两次的失利,叶眉都挺过来了,何况只是司考呢?一般来说,人只要承受住更痛苦的事情,承受能力自然会增加,相信不会脆弱到这个地步。何况随着年龄的增长,人的心理承受能力应该是增强才对。既然之前不会因为考试失利而轻生,现在应该也不会。”

  “你的推论我觉得值得商榷。如果她觉得司考比高考重要,那么她受到的打击可能更加难以承受。”颜瑾继续质疑晋野的推理。

  “所以我也说了,真的承受不了的话,自杀也应该是最初那段时间,而不是一个多月后的现在。”

  “那你的意思是说,叶眉的死是他杀了?”

  “我完全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说,这个自杀动机很难成立而已,她完全可能因为别的原因走上自杀的道路。”

  “那你又凭什么排除他杀呢?”颜瑾寸步不让。其实她也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也许只是心情不好,也许是心里难受。

  “我可从来没说过排除他杀,不过,我个人也倾向于叶眉是自杀。”

  “理由呢?”

  “首先,要伪装成自杀,可供选择的方式很多,自缢绝对是其中最吃力不讨好的选项,远非想象中那么简单。毕竟操作起来大费周章,现场必然会留下许多痕迹。将谋杀伪装成自缢,总是难免会有疏漏,很难不被拆穿。而判断自缢案件,对刑侦人员来说只是基本功,并不算什么难题。何况现在各种侦查技术如此先进,法医水平也高,基本上不可能被凶手糊弄。凶手选择这种杀人方式不仅要有足够的自信,还要冒很大的风险。而我们知道,警方已经将本案初步判断为自杀,也就意味着刑侦人员从案发现场和尸体上没有发现疑点。如果这个案子真的是他杀,那说明凶手不仅对法医学有很深的研究还精通反侦查,不仅富有胆识还心思缜密,而且事先做了周密的计划。我们暂且相信存在这样的一个牛人,那么,他不可能没意识到以下两个问题。首先浅大的这栋宿舍楼已经使用超过二十年,风扇也已经很陈旧。据我了解的情况是,那栋楼早已装上空调,风扇基本上就是摆设,之前还发生过风扇无故掉落砸伤人的事件。即便风扇刚安上去的时候也不见得能承受一个女生的体重,何况现在已经严重老化?哪怕死者较轻,也不能因此大意,万一把人吊上去的时候,风扇承受不住整个掉下来,必然产生巨大的声响,很有可能会惊醒周围宿舍的同学们,那他便是自投罗网。再说,既然他能瞒过刑侦人员,说明对自缢颇有研究,自然可以伪装成别的自缢方式,不一定要利用风扇。”

    “可是,你说的这个问题,自杀也会遇到。”颜瑾继续质疑着晋野。

    “自杀不一样,死者她可以用自己的身体先试验一下,感受一下风扇的承重情况再判断是否可行,万一失败大不了另找办法,但谋杀不行,一旦出现意外就万劫不复,怎么想都该更谨慎小心些。”

    “凶手一样也能先试验一下再做决定吧?”

    “你没有理解我的意思,既然他已经意识到这个风险,又何必一定要利用风扇呢?有的是其他方式伪装自缢。”

    “你说自缢还有许多其他方式?”梁紫也忍不住发问。

    “是的,你上网搜索一下就能找到有关内容,有些只需利用门把,床铺就可以办到。”

        颜瑾没再发问,晋野继续分析道:“第二个问题就是死者的衣着确实引人遐想,容易引发无故揣测,进而引起社会关注,这些都不是凶手愿意看到的。他巴不得案件悄无声息地结案,免得节外生枝。所以他应该会让尸体显得更正常一些,更不会特意给死者穿上那样的内衣。”

      “但我觉得这些理由还不够充分。”颜瑾并未轻易妥协。

      “最重要的是,凶手在当时的环境,要完成这个杀人计划难度太大。死者在脖子被套上皮带圈的时候要么还活着,要么已经死了。死之后套上去,基本骗不了人,因为尸体特征与真实自缢差异太明显。活着套上去,又面临如何应对死者反抗的问题。如果反抗太激烈,必然会引起周围同学的注意,很可能还未成事,就被发现。将死者嘴巴塞住,束缚手脚的话,动静倒是小了,却会在死者身上留下束缚伤和挣扎伤,反而坏事。把死者打晕,同样会留下伤口,自然也不行。下药昏迷,又极容易在死者体内残留药物成分,万一被检验出来,一切百忙了。”

        “你这种没有依据的推论我也会。我首先就把自杀排除掉。”颜瑾似乎和晋野杠上了。

  “那么你讲讲你的想法。”

  “首先,叶眉家里贫困,人也朴实,不可能买一套如此高档妖艳的名牌内衣。”

  “不见得是她买的,可以是别人送她的。”

  “谁会送她这样的内衣?”

  “谁都有可能。这个不是问题所在,问题在于这个内衣是不是她的?”

  “对,我刚刚提出的问题就是这个意思。”

  “一开始,我认为可能是室友的,或者是其他同学的,大家只是怕引起怀疑没有指出死者穿着自己的内衣。但是,后来考虑到死者身材比一般人瘦小,所以觉得调查的方向应该是死者身上的内衣死否合身。如果合身,那么我想该内衣是她的无疑。”

  “这个警方自然会调查清楚,但是,为什么没有人见过她这套内衣?”颜瑾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有点闪躲。但是她说的确实也是事实,其他宿舍的也就罢了,连死者宿舍的人也从来没有见这套内衣,这就比较奇怪了。何况叶眉家里贫困,常年都是两件衣服换着穿过日子的,她有什么衣服,大家都清楚。

  “因为她是个朴实的人,容易害羞,不好意思穿这么性感的内衣也很正常,也可能是别人刚送给她,还没来得及穿。这样更能说明,这个内衣不是她自己买的,而是别人送的,这样比较能说得通。”晋野回应道。

  “就算内衣真的是她的,死亡时间是凌晨时分,现在还是冬天,天气如此寒冷,她只穿着内衣不冷吗?这不符合常理。我觉得应该是死者在睡梦中被凶手杀害,伪装成自杀,所以才会穿着内衣。”

  晋野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其实这一点,应该是女生比较清楚才是,其实你们都习惯穿着塑型内衣睡觉吗?”

  “不会,太不舒服了,还是穿着宽松睡衣比较舒服。”

  “对。我相信如果真的是在睡梦中,不该是这样穿才是。至于天气冷,你应该这样想,一个想到了死的人,还会在意那点冷吗?”

  “那她为什么必须这样穿着自杀呢,太刻意了吧?”

  “你说的没错,穿着这样的内衣自杀显得太刻意了,包括选择自缢也是刻意的。也就是说,她想要表达一些什么,而这个什么,我宁愿称作遗书。”

  “遗书?”

  “对。这么多反常的东西,其实就是她在对某个特定的人述说些什么。你想想,没有比直立在半空中更能突出那件内衣了吧?而那个内衣,必然与那个特定人有所联系,搞不好,正是那个送她内衣的人。”

  “那送她内衣的会是谁呢?”

  “爱人咯,还能是谁?”

  “可她根本没有男朋友啊。”

  “呵呵。你不知道而已吧。”

  “凭什么说是男朋友送的?不能是女生送的啊?”

  “她喜欢男生的话,那就是男生,喜欢女生的话,就是女生,这个视她的性取向而定。”

  “这个我们都没有注意呢。”

  “其实也很好判断啊,从她平时的言行举止应该能发现线索的,例如她喜欢什么偶像之类的。”

  “她在宿舍书桌前贴了张韩国当红偶像男子组合的海报,里面十三个帅哥,平时唯一的乐趣就是听他们的歌。”

  “呵呵,那么应该是喜欢男生无疑了。”

  “那你说那个男生会是谁?”

  “线索不够,不知道,也许永远不会知道。这事交给警察烦恼吧,反正他们有啥线索也不会告诉我们,我们何苦操这份心呢。”

  晋野说了那么多,口有点渴,发现自己一直光顾着说忘记了扒饭,赶紧扒了两口。

  在场的人,包括戴律都还在回味刚刚晋野的那番推理。这番推理不见得正确,但是却引人深思,思路似乎就这么被打开了。

        颜瑾沉默了许久,也静静地扒了几口饭。

  回去的路上,颜瑾一言不发地默默走在晋野的身边,一起落在了人群的后面,似乎有话要说。晋野觉察出了什么,也不说破。

  “我爸爸是警察。”颜瑾突然冒了一句,打破了两人的沉默。

  “对不起,我对我以往对你做的事情道歉,你千万不要让你爸爸抓我。”

  “以前他就在浅大的片区当的警察,浅大附近的派出所所长他都认识,他们可以说是从小看着我长大的。”

  晋野听到颜瑾的话几乎要跪到地上。

        只见他泪眼汪汪地看着颜瑾,求饶道:“女侠大人,饶命,小人再也不敢了。”

    颜瑾白了晋野一眼,狠狠地踹了他一脚:“我是说,也许我们可以想办法了解到一些没有公布的线索。”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