硝烟无声

硝烟无声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四年前的今天,离高考还不足一个月,我正在为上战场作最后的努力。没有硝烟,也没有洒下鲜血,但是每一颗子弹都准准地落下心脏上。

这种不见刀枪的,自己与自己的战争,按我原以为的,随着高考的结束也就结束了。但没想到这只是个开始,还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复杂。在那样的战场上,我不会一直是胜者。万千敌军,浩荡而来,金甲向日,黑云压城,而我永远只有一将守空城。凡是战场没有不残酷的,不管流血流泪,能活下来的都是英雄,老兵的身上满是伤疤。在这一点上,我还是颇为自信的。时间不会站在任何人的一边,大家都是向死而生,这是命中劫。

第一次来大学,坐的是一个绿皮火车,晃晃悠悠地一路20多个小时,我听着歌,想的是英雄离家仗剑天涯。现在回家,坐的是飞机,用pad看2个小时的电影,想的是回家之前去什么餐厅吃饭比较好。这样一想,随着时间慢慢推移,身上的热血似乎慢慢地变凉了。其实也无关吃喝玩乐,这些都是个人欲望的一种比喻。在无名状的迷雾之中,欲望的冰岛越来越坚固和清晰,冷却腐蚀着仅剩的热情。战士的剑开始生锈,King Roert终于穿不上曾经的铠甲。成年之后,也挺无奈的,双手一摊,其实我想做英雄,可我没有办法。

这世界上,有三种鸟。第一种,出生在笼子中。很少悲伤,很多忧伤。从没有过朝不保夕的日子,有绝美的羽毛,有最动人的歌声。可能从来没有飞翔过,但一直生活在蓝天下。第二种,是在飞翔中诞生的,生来就会飞。不懂得什么是稳定的生活,食物是要自己找的,鸟巢是自己用树枝搭建的。习惯冒险,习惯不确定的一切,它们本身就是不确定的一部分。另外一种,是出生在鸟笼,却逃离鸟笼的。这种另类,从温室来到真实世界,从稳定来到混乱。要适应荒野中生活,就要忘记原来简单的生存逻辑,忘掉那个世界的法则。学习在雨中飞行,在逆风中升空,在饥饿的夜晚里保持清醒,等待黎明到来,养足精力等到下一场冒险。

坚持这种东西,就是我说我不认输,那我就是死死撑着不认输,拼的是最后一口气。低着头,不开口,向前飞,反正暗夜之中,哪里都是前方,倒退也是前进。不敢回头看,过去的感情是拖累,未知的迷茫是拖累,已知的来路也是拖累。鸟的骨头是空心的,装得太满的灵魂飞不到天空。在自己的战场上,我左手剑右手光,对面那个人全身盔甲,也是我。和自己战斗,和自己撕裂,砍在敌人身上,伤疤却出现在我的肩膀。暗夜之中,哪里有什么星光,照亮前路的是心里那一点微暗却不灭的光亮。

我知道最惨淡的人生,是活在八面镜子的包围之中,好的坏的,左顾右盼,都从别人那里照见。还没有爱,就说世上本无情,还有没宝剑,就说哪里还有什么屠龙少年,哪里还有英雄。我只知道,真正的战士都是死在战场,冲锋的路上。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