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林语堂作品《祝土匪》

  初次读林语堂的作品,曾听老师讲林语堂语言最大的特点就是幽默,初读林语堂,就以我个人体会的先后顺序来写吧。

 一、语言风格

   初读《祝土匪》,可以用三个词来概括这种语言风格“幽默、暗讽、自黑。”开篇写“莽原社诸先生既非正人君子又不是当代名流,当然有与我合作之可能。”心想,“莽原社的先生和你林语堂都不是正人君子,那谁是正人君子?”这里的“正人君子”显然是一种反语。

   后文又写道“言论界,依中国今日此刻此地情形,非有些土匪傻子来说话不可。《莽原》诸先生当然很愿意揭竿作乱,以土匪自居。至少总不愿意以“绅士”“学者”自居。”由此可见作者的自黑功力 ,说自己是土匪,而这“土匪”敢说真话,不顾脸面,有真性情。“惟有土匪,既没有脸孔可讲,所以比较可以少作辑让,少对大人物叩头”这里,其实是对学者的一种嘲讽。而学者呢?“学者最要紧的就是他们的脸孔。学者,骨头既断,无以自立,于是“架子”,木脚,木腿来了。暗讽当今的学者不顾真理,只顾自己“学者”的脸面,架子。

  林语堂用一种幽默,暗讽,自黑的语言风格。对比写出了学者与土匪的作风。将一种生硬刻板的批判写的荒缪,可笑。用一种位置上的互换,与行为上的夸大。既发人深醒,又使人读之清松幽默。有一种棉里藏针之感。

二、思想主题

   《祝土匪》是《莽原》的第一期,而这第一期是由林语堂写的,用的是林语堂幽默的笔触。在《莽原》的第一期上,林语堂要告诉我们什么?林语堂写《莽原》的诸位先生是以土匪自居的,这群土匪不顾面子与架子,少作辑,少对大人物叩头。写这群土匪傻子是顾不到脸孔的,并且也不想将真理贩卖给大人物。土匪傻子可以自慰的地方就是有史以来大思想家都被当代学者称为“土匪”“傻子”过。并且他们的仇敌也都是当代的学者,绅士,君子,士大夫……林语堂这里的土匪,指的是敢为真理说话,为追求真理不惺惺作态的人。同时也给读者指明《莽原》是一个追求真理的刊物,《莽原》只以整理为标准,任何人都有说话,追求真理的权利。

三、行文线索

 首先在前几段写林语堂对待写文章的态度。依旧是运用反语,说明写文章切不可粗制滥造。然后就对于现今的言论界引出土匪,学者。然后开始逐段写学者的“脸面”“架子”学者对真理的态度,学者的道德。之后紧接着讲土匪的真性情,对待真理的态度。最后一段写土匪的愿景。“土匪有时也想做学者,到那时候,却要请真理出来登极。为真理贺彩,祝真理万岁,于愿足矣。”

 《祝土匪》无疑是一篇幽默与深度结合的好文。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