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旧时光里,她的想念

        时光真的可以改变很多东西。

        曾经喜欢过的人,不爱吃的香菇,常逛的街道,多情的性格,不能忍的恶意,都可以被改变。

        那条街道,三年里她走了很多很多遍。

        她一个人常去曾经第一次和他去过的那件餐厅,坐在他们曾坐过的位置,吃着第一次他为她点的蛋炒饭。逛着他经常陪着她逛着的商城。

      她拖着沉重的行李箱,走在他和她常走的巷道。累且疲惫不堪,她是个路痴,她已不记得她走错了多少地方。闷热的夏日,她却冷的异常。

      终于,她在如织的人流里轻轻掉下眼泪,她那么想念他,那么。

        世界大,生命长,就这样一个人走下去吧。

        她看向远处的人来人往,眼里最后一点潮湿终于消失不见。

        她有着根深蒂固的倔强和骄傲,不是讨喜的女子。

      眉目如烟的模样已经湮没在时光里,犹如一朵盛放之后的花朵,只余得干枯扎手的残败。


      她经常梦见他还活着,她想,如果他还活着,结局会不会还是一样。

  

    可是她更清楚的知道,没有这样的如果。

  

        这么多年来,她已经知道,这世上没有如果,如果不过是人们自己给自己的一个缓冲地段,好让那些残酷事实的冲击不那么惨烈。

        很多人都说她病了,病得已经分不清虚幻和现实。

        其实,她活得比谁都清醒。

        她拒绝与别人讨论快不快乐的问题,不快乐是生命的常态,这世人有很多人不快乐也依然活着好好的。

        她用所有的悲欢都与他做了最华丽的凭吊。

       

        在这条街道,在她最落寞的时候,她曾与她往昔的挚友擦肩而过,她心中一窒,转身望着她故友渐渐走远的背影,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擦肩路上百感生,论交当年并汪伦。多情何必堤边柳,情多终究是路人。

        后来她清理书房,清出了她从前整理的与很多故人交流的信件。她看了看,终究全部拿在火上烧了。

        她对着镜面,看着陌生而熟悉的自己。眉眼间的淡漠依然,神色里有掩不住的班驳苍老。象一个迟暮的老人碎碎叨叨细数白天黑夜轮回,带着不为人知的坚持日复一日的忍捱着落寞。

    

        她倾注所有的情感沉默的写着文字,安然的文字下驻扎着孤独的灵魂。挥霍的时光里,自我的点滴的消弭。

     记录生活,随波逐流。

        她不是多么美好的女子,淡然外表下的满目疮痍,有着近乎偏执的灵魂。

  她努力掩藏着自己的卑微和骄傲,故作矫情地看着事过境迁。

  

  她安静地行走在大街小巷,温暖的阳光阻止不了凉意的袭击。她忘我昌盛的独守内心的悲伤,屈服于强大的时光。

  带着慈悲安和的心境沉淀笑容,妄想独善其身。与浩瀚的人群阡陌相遇,不再万丈光芒,只愿如地上的尘埃淹没自己。

      光阴里的故事,渐渐被人遗忘;光阴里的人事,事过境迁,来不及感伤。

        她决定遗忘旧事。

  生命不过一场戏,或轰轰烈烈,或岁月静好。一样的剧本,过程泛着微不足道的潋滟,而结局早已注定。

     她是迷途的女子,忘了来时的路,在行行走走间,独唱一声晚安。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