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玦

(二十一)十二公主

洛城翔和吴采薇是在看见洛城翊发出的暗号后才赶到悯尘寺的。

洛城翊面色沉冷,双唇紧闭,然而背后的双手紧握成拳,却泄露了他此时心内的焦急。

“阿玦怎么会不见?”洛城翔皱着眉头说。

“她会不会是贪玩,躲在了什么地方?”吴采薇看着洛城翊的脸色说,“殿下还是不要太焦急,想这佛门圣地应该不会出什么乱子。”

洛城翔忽然想起一事,说:“对了,五哥。刚才我们来的时候遇到了御林军副统领齐越。他说宫里的云妃娘娘带着十二娘也来了悯尘寺祈福。”

洛城翊心中一动。十二娘就是十二公主洛泠妤,年方五岁,是皇帝最小的女儿,也最受宠爱。

“那我们还是要先去拜见一下云妃娘娘。”洛城翊说,“还有,派人去查查贺永安。”他看了眼吴采薇,说:“劳烦你在这附近走一走,若是发现了什么记得来报。”

吴采薇微微一屈膝,说:“是。”

偏殿内,云妃正斜倚案前,微微打盹。

有侍女回说钧王和七殿下前来谒见。云妃忙整衣正坐,说道:“快请!”

洛城翊和洛城翔上得殿来,与云妃行了宫中之礼,云妃半受了。便分主宾坐下。借着便有寺中人供上茶点,只在殿外,由云妃侍女接了试过,才摆到这边案上来。

云妃先笑道:“钧王一向军务繁忙,今日怎么得闲?”

“五哥是陪着我们几个朋友一起来的。”洛城翔笑道。

云妃听闻笑道:“能和我们七殿下称的上朋友的,必定不是凡品。我还以为这世上能让你折服的只有钧王爷。”

“云母妃说笑了。”洛城翊态度恭谨,“怎么不见泠儿?”

“这丫头性子野,说来真让我头疼。我好容易乞来了圣人的旨意,带她来此襄福消灾,她竟是一刻也坐不住,”云妃提起爱女,便一脸宠溺,吩咐身边宫人,“去找找十二娘,就说她五哥和七哥来了。”

洛城翔笑道:“十二娘正是活泼憨玩的时候,连父皇都说不可过于拘束了她。云母妃又何必太担心。”

“女儿家到底不必你们男儿郎。”云妃笑道,“她又是大魏公主,行止自然要合乎规范。圣人一昧地放纵她,那是圣人舐犊情深,我身为她的生身母亲,却不可放纵了她……”

话说道这里,却见刚才的宫人惊慌失措地跑进来,连礼仪都忘了遵从,大叫道:“娘娘!公主不见了!”

云妃闻言大惊,想要站起身,却觉得眼前金星四射,身形一晃,勉力扶着案角,颤声问:“怎么回事?”

“奴婢找遍了寺内,却不见公主的影子。”宫人跪在地上,面色如土。

云妃气的身形乱颤,吼道:“跟着十二娘的人是谁?立刻找来!乱棍打死!”十二娘是她在宫内安身立命的根本,如今丢了,岂不是要了她的命?

“云母妃息怒。”洛城翊最先冷静下来。转身对洛城翔说:“叫御林军立刻封寺,任何人不可进出。叫容云容岳带人分头在寺内搜查!”

阿玦幽幽醒来时,发现是在一个黑暗的密室里。

她回想起在昏迷之前的那一刻。

三海被她抓着肩膀,反而立刻顺势沉肩,另一手勾指成爪,向她手腕抓去。

阿玦眼尖,看的见他指尖隐隐发红,便知有异,立刻缩手,谁知三海也立刻缩手。下一刹那,三海抬腿踢到,阿玦身形一扭,堪堪避开。

就在此时,一阵紫色雾气慢慢腾起。阿玦在失去意识前,看见三海旁边多出一个黑衣人。

那个鹰形面具她再也忘不了。

迷迷糊糊中她听道他说:“小师妹,好久不见。”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