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人家的故事总关吃

本来是给宝宝买绘本,结果拿到一看原来是本小学读物-佐贺的超级阿嬷,于是自己翻了看,感动到笑着流泪。故事发生在日本,二战时美国原子弹之后的几年,在一个赤贫之家里。所谓赤贫,是家里所有赚来的钱都买吃的还不够,还要靠捡东西才能过下去,挨饿是经常的事情。赤贫的家里,最重要的事情,当然就是吃饭。

昭广的父亲受核辐射去世,母亲无法独立抚养两个孩子,将八岁的他送到外婆家里。外婆靠做学校的清洁工抚养他和一个低智的小新舅舅,他叫外婆为阿嬷。每顿饭,阿嬷都会发挥聪明才智,给三口人筹谋可口的饭菜。她将房子的地址选在一条河边,在河上放了一根粗树枝,上游飘下来的东西就都给拦住了。而河的上游恰恰是个菜市场,总会有裂开口的萝卜和蔫了的小黄瓜飘下来,阿嬷高兴地对昭广说:裂开口的萝卜和蔫了的黄瓜,煮了味道都是一样的。

昭广开始觉得捡垃圾吃,是件丢人的事情,但是渐渐地,每天等待河上飘来的不同蔬菜的感觉成了一种新奇,让他十分期待。阿嬷又对他说:别人的妈妈每天要买菜做来吃,而我家是由小河决定吃饭的菜单。

有一天放学回来,昭广对阿嬷说:我饿了。阿嬷却对他说:你太敏感了。于是他挨着,挨到不行,又说饿,问道我们是不是没米了。阿嬷说:哪有,你太敏感了,睡觉吧。到了早晨,他问:可以吃早饭么?阿嬷说:待会去到学校,中午就有营养午餐了。就这样,他挨过了两顿饭。只有最坚强的老太太,才会强忍着不和孩子一起为了生活的困难,哭哭啼啼。

无论生活多么艰难,阿嬷总是乐观面对,她对昭广说:穷有两种,一种是穷的消极,一种是穷的乐观,我们是穷的乐观。她总能给昭广打气。昭广也从来不为家里赤贫而感到羞耻,还对生活里的幸福小事更加珍惜。

母亲也有寻找免费食物的本领,她幼时经历过饥饿的日子,留下从自然里寻找食物的习惯。有一种红茎的椭圆小叶的植物,叫马荇菜,学名马齿笕,晒干了是很好的美食,每年母亲都去周边地里摞上一大口袋,晒在院子里,晒成茶叶一样的黑黑的干叶,和肥肉一起,蒸成大个的包子。外皮厚实松软,充分的发酵带来麦面的醇香,一口下去,十分地充实。第二口咬到馅,马荇菜干透的韧劲,带着某种层次的土腥,包裹着蒸透的肥肉粒,嚼在嘴里,十分地透香。

还有一种很多细长绿叶的植物,叫小扫帚,母亲极为喜爱。找到一片,掐尖取嫩叶,和玉米面搅和在一起,上锅蒸,蒸熟了叫拿菇,拌上芝麻油,吃到嘴里满口的绿味鲜嫩。有的菜,母亲摘回来,在锅里开水焯一下,用盐和芝麻酱拌着吃,吃着说:这些能去火,非常好。

每次带母亲出去玩,在野外的时候,母亲总是四处转着看,是否有野菜可以带回去。找到了就很兴奋,弄一大堆,当天的饭桌就能尝鲜了。从自然里寻回食物,不仅给家人带来新鲜可口的饭菜,还得到了免费馈赠的好心情,是件幸福事。

我总是对母亲认识的野菜感到新奇,我是全然不识的,等将来宝宝长大了,我再也没办法给她做自己小时候吃过的美味,她只能进入用钱去交换的生活,恐怕也再难享受,那种直接从自然取得食物的喜悦。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