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卢卡花开的季节 第一章


语音版:

麦卢卡花开的季节  第一集

麦卢卡花开的季节    第二集

麦卢卡花开的季节 第一章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请问这里装得是些什么?”

初雪抬起头,看到一位身着淡蓝色短袖制服,佩戴着海关肩章的金发碧眼的女士,正面带严肃的微笑,用她的那双蓝宝石一样的眼睛望着她。

她的手里牵着一只大狗,那条大狗正在饶有兴致地嗅着初雪机场手推行李车上的那个大箱子。

初雪的心里开始打起了鼓。她知道,那只箱子是临出发前,妈妈帮忙打包的。她听到一边打包,一边自言自语着的妈妈唠叨着,“……你在国外吃不到豆制品,我特意给你买来了安徽采石矶的茶干,还有无锡的特制豆腐干,多带点,饿了的时候就当零食吃好了……”

她迅速地从手推车上提起了那一只大箱子,使足了全身的劲,把它放到了面前出关检查的检验台上,并且随手将在飞机上填写好了的报关卡递给了面前这位金发碧眼的海关女士。

“请您打开这个旅行箱……”她听到海关女士提醒道,于是随手拉开了旅行箱的拉链,掀开箱子里覆盖着的衣物,果然看到了一大堆被散放着的小包装豆腐干。

海关女士从箱子里拿出了一包无锡特产豆腐干,放在眼前仔细地看了看,随后抬起眼,面带严肃地对初雪说:“对不起,这些东西里面带有液体性物质,我不能放这些食品入关……”

“哦,我在入关卡上已经写明了我带有食物,而且这些豆腐是经过了加工的……”初雪有些焦急地对海关女士说道。

她注意到站在她身后的那位旅客,正在用关切的目光望着她。

“……好吧……”初雪有些泄气地说。她平素最讨厌在大庭广众前说话了,更不想在这个聚集着众多的旅客的地方,把大家的目光都吸引到自己身上。尽管一想起妈妈在她临出发前,特意去了一趟门口的超市为她买来的这些豆腐干时,就有些心痛和遗憾……

海关女士礼貌地从她的那只大旅行箱子里,将那些豆腐干一袋不剩地捡了出来,丢进了检查台下面的大桶里。

“由于你在入境卡上已经填写了你随身带有食品,所以目前我们只是没收这些物品,不罚你的款了。对不起……”

初雪抬起头,看到海关女士对她面带遗憾地笑了笑。

“还好没被罚款,就是那些豆腐干都没了……”初雪走出国际到达的出口,沿着地面上划好的蓝线,朝国内航班出发的候机处走去。

走出国际到达的建筑物,初雪这才发现天已经开始黑下来了,奥克兰的天空正在飘着雨。

去国内出发要经过一段露天的空地,她看到许多的旅客与她一样,都在雨中推着行李,急匆匆地行走着。

她边走边在心里埋怨着婆婆妈妈的父母,他们恨不得把整个在南京的家都给她带上。

她明白,这是因为父母知道刚刚在新西兰奥塔哥大学医学部护理专业毕业的她,就要搬到那个叫做布伦海姆的南岛小城里去生活了,因为她已经在那里的地区医院里,找到了实习护士的工作。

“……把这些东西带上 你的新房子里啥也没有,到时你一定会用得上的。”妈妈对她说。

奥克兰机场与一个月以前从这里离开的时候一样,仍然在修建着什么。

那些工地,被用塑料布拉起来的围墙包裹着,将通往国内出发的步道占去了一半。

初雪努力地推着沉重的行李在雨中前行着,在通过工地旁边的拐弯处的时候,一不小心,手推车失衡,车上的行李箱滚落到了步道旁湿漉漉的机动车道上。

“糟糕!”初雪在心里叫到,她慌忙丢下手里的手推车,跑上了机动车道路上的大箱子前,使足了吃奶的力气,想将那一只行李箱提起来。

一辆汽车在她身边驶过,明亮的大灯晃在她的脸上,司机不耐烦地朝着她按了一下喇叭。

忽然,她感觉有一只温暖的大手触到了她的手上。那只手从她的手里接过了旅行箱的把手,她听到一位男士用柔软而又地道的南半球英语口音对她说:“我来帮你拎,你赶快离开快车道,这里危险…”

初雪抬起头,想看看这位有着一只温暖的大手的男人,无奈她那刚刚被车灯晃花了的眼睛,仍然不争气地空洞着,在昏暗的黄昏的雨中,无法让她看清对方的模样。

她跟着那个高挑的身体走回到了她的手推车旁,借着黄昏的微光,她注意到这位帮她拎着旅行箱的男士的背上,是一只印有飞机图案的双肩大背包,在图案的上方印着一行英文字:“Australia Flying Doctors”。

初雪听说过,澳大利亚飞行医生是为了救助和照顾居住在地广人稀地区的病人们,而使用飞行手段运送病人和医护人员的机构),他那金色的柔软的头发,已经被雨水给打湿了,额前的几缕额发已经被雨水粘成了条状。

男士帮初雪重新放置好了手推车上的三件旅行箱包,然后站直了身体,朝着她友好地笑了笑。

初雪这才发现,这位身材修长的男人大约30多的样子,有着一张与他的体型十分匹配的长方形的脸和一只高挺的鼻子。

在他那深陷着的眼窝里的,那一双透着友善的蓝眼睛,被长长的浅棕色的睫毛覆盖着,不知为何传递给了初雪一份淡淡地忧伤。

“我帮你把行李都放稳了,这下应该不会再滚落下来了。并且,国内出发就要到了,如果你也是去那里的话…”男人微笑着对她说道:“这么多的行李,要不要我帮你推一下呢?”

“哦,不用,不用,刚才,谢谢你了…”初雪慌忙接过那人手里的手推车,谢过了他,然后头也不回地推着行李,朝着国内出发的候机厅走去。(未完待续)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