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之队 李勉作(商标)

                    商标

        商标一直都是穿新衣服时最烦的一件事,有些还好,一拔就下来了,但有些呢?

        因为我今天换了一条新速干裤,但是商标我暂时拆不下来,因为时间有点赶,我一直没理它。现在终于有时间了,我可以好好修理一下你了。我趁老师在洗澡,用尽逃命的劲往死里拉,结果商标没断,我的手却要断了。我就不信这个邪了,我又试了一下,结果更坏我的手都勒出了一条红线了,哎,看来得换一种方法了。

        B计划实行,有句老话,叫:“君子动口不动手”。我的嘴可是猛牙利齿啊,所以,一言不合就动嘴!我像咬肉一样,咬着商标,撕扯着那根绳子,一阵“轰炸”过后,绳子只断了一根细线,居然没断?好,我对那跟绳子一口咬住,不停的扯,经过长达半分钟的撕扯,我成功把自己的牙扯的痛苦难堪。

        C计划,也是最需要耐心的一种方法了。我拿了一个铁插头,又把商标拽过来,然后就开始:就是一起摩擦,就是一起摩擦!我开始铁插头在线上摩擦,飞速摩擦。看似我很有耐心,其实不然。我的外表是耐心的,内心却是抓狂的,有些细节也是抓狂的,比如我的脚,也在不停的对地摩擦,我觉得我都得赔宾馆的地毯了。我不停的摩擦,眼睛看着线在金属上摩来摩去,突然,插头飞了,哈,线断了。一根绳子一共是由四根线组成的,我又如法炮制,各个击破。啊,最后一根线了!

        这根线好像有点顽强,但那又如何?孤掌难鸣,你就一根线了,还能干嘛?我摩啊摩,战斗已经接近尾声了,耶!赢了!我的呐喊把刚洗完澡的老师下了一跳

          所以,人是活的,它是死的,人终是会有办法的,虽然我差点就被死的东西逼死。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