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场 第一幕 舞

“浮云散 ”

“明月照人来”

指染蔻丹,柯甯钰随乐舒展开双臂、转跨,左脚于前,右脚于后。抬头,下颌微抬。

亮相动作。

起步,目光融进音乐化作百般娇媚。

这是柯甯钰第一次在公开赛中跳伦巴,也是最后一次。这是她精心策划了长达八个月的计划。

她练得一身又直又挺,起手抬头,一颦一蹙都不容得半点瑕疵的姿态。无刘海齐下巴短直发,眉要弯,眼要亮,唇要红,妆容得体,浓淡相宜。

“红桑翠盖 并蒂莲开”

柯甯钰正做到一个“库卡拉恰”动作。

场馆顶部清一色的白炽灯一齐打在木色地板上,木地板上映着光,人站在上面可以看到大约的轮廓。

外面天色暗成灰白,落着初春的小雨。里面则光明通透,衬得那件藏青底饰以三色牡丹花、一字盘扣上缀以三粒浅蓝色小珍珠,白色蕾丝滚边的开襟式曳地旗袍无与伦比。

她开始走起伦巴Walk——脚指头尖尖地触到地板,每走一步,它们都要死死地抓住地板,并且要让这个残暴的动作看起来像亲吻。小两码的黑色舞鞋包裹着她的双脚,随着她前脚戳下地板、转跨,向前推进而不断地弯曲变形。

柯甯钰周围拥挤了许多人,包括同样在“戳地板”的跳伦巴的舞者,包括在观众席上看热闹的观众等等等等。她只骄傲地想象有盏追光灯,只打在她一人身上!

“这园风儿向着好花吹”。将近曲终,她做了一个左陀螺转接展开步。

空间又退回了学校空旷地上,正值4月,寒。花都谢得差不多了,一片凋败的粉夹棕。而柯甯钰要让它回到11月中到12月初时节,花开顶盛时!

天晴,空气干干的,阳光似盛夏,带着凛冬的暖意。

风阵阵地吹,扬起阵阵细小的叶片——中间夹带着几朵深粉浅粉的丝木棉。音乐在她体内流窜,那是独独她一人时,她最感到自由!她要继续顺着花道旋转下去!仿佛没有尽头!

她自由自在的呼吸冰冻的空气。

她可以在这个世界永恒地跳下去,她是最最自由!

事实上,音乐会终止。

柯甯钰向评委致谢,朝观众席上笑得眉眼弯弯。柯甯钰其实压根看不见人的面孔——脸色是喜欢或嫌弃,或者不在意——她很愉快。她转身跟着人流退场,等候公布晋级名单——Stay or leave.

柯甯钰踏了好些层阶梯才回到座位,场馆内也透风,她披上羽绒服,坐着,大脑一片空白,柯甯钰只觉得好爽——站在舞池中央跳舞的感觉——爽爆了。同行朋友在数字屏幕上见到了自己人的名字,“晋级了!晋级了!……耶!”鼓掌、欢呼,呐喊着,仿佛这是件与自己有关的、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事实上,比赛终将落幕,柯甯钰的凡人生活仍旧继续……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