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两天只吃一顿饭的人。

中午吃饭的时候,想起了以前的一位室友人,就问朋友你见过两天只吃一顿饭的的人吗?

你想不想认识一下三天只睡觉不吃饭不喝水的人?

他说,他们寝室有一个哥们,特别喜欢打游戏,每次你见他不是在去网吧的路上,就是在回寝室的路上。每次打游戏回来在寝室倒头就睡,真的是睡三天两夜而且睡觉的时候不吃饭不喝水,他走路的时候斜低着头,像是一个活僵尸。说真的我是真的想认识他呢,我让他教我两天不吃饭不喝水只如何存活下来。

/ 1 /

Y是我在读大二的时候搬来我们寝室的,我大二他也大二,只不过他大二的时候挂科太多已经留了两级了,因为留级家人给他每月的生活费从原来的一千五降到了五百块一月,来到我们寝室的第一个还没到月底就数着日子,等着爸妈月初打钱给他,每次拿到钱以后,他一般先去买一两衣服或是鞋子,然后去吃一顿小火锅再泡个澡什么的,剩下的不到两百块一半冲饭卡,另一半充在网吧的会员卡里,反正是没到一个星期五百块就花完了。只要在寝室,他两天只吃一顿饭,其他时间就睡觉。

刚来寝室那段时间,没钱吃饭的时候我们会借给他一些钱或者饭卡给他让他拿去吃饭,后来时间久了,基本见到他都是绕着走,这样过了一个冬天,快要期末考试的时候,他还是和往常一样不是去网吧打游戏就是在寝室睡觉,不复习,也不去参加考试。他说,去了也不会做,还不如不去,能潇洒一会儿是是一会儿吧。在我们学校如果连续留级两年的话,会被学校强制退学。冬天快要结束了,以前和他一起打游戏的同学都开始去找实习单位或是另谋出路了,我们班上的同学也开始三两个一起去街上给朋友选圣诞礼物。班主任见他不去上课,也不参加考试,就把他的情况汇报给了他爸妈,他妈妈二话没说就在网上给室友订了一张回家的火车票,然后给导员打了一笔钱,导员买了一些车上吃的东西,给了五十块钱,并帮他拿着行李送他上了公交车。

回家的前一天晚上,他说,阿姨开了一家服装店,爸妈让他回家跟着阿姨学做生意,他明年春天会回来办毕业手续,床头放的一沓在图书馆借的还没来的及还的书做抵押,回来的时候会把欠室友的钱一起还上,再请大家一起吃个饭就当作一个人的散伙饭吧,如今两年过去了,我们也马上离开这儿了,他的那些书还放在寝室的桌子上,上面落了很厚的一层灰,谁也没有去碰过。

/ 2 /

他走了后不久,又来了一位室友友,也是因为玩游戏没上课留级了,在寝室那段时间里,他和往常一样,早晨十点以前的课都不去,因为起不来,偶尔也会在寝室和我们一起打打游戏,后来他实在是不想读书了,他爸爸来办了休学就带他去工地了,去年有一天晚上我洗完澡回寝室他也背着书包也回寝室手里拎着校门口买的水果给我拿一些去吃。

我问他什么时候回来的。

他说,他在工地那边那边呆了有半个学期时间,他爸爸没让他上工地干活,呆在屋子里面打了三个月游戏,后来他主动提出回学校,他就回来了。

/ 3 /

张哥是我在家那暑期时间教孩子轮滑的时候学生的家长,他说小的时候,家里经济条件不是很好,家里还有哥哥和弟弟,读完初中以后去市里边上了一所普通的中专,中专毕业就出去工作了,后来他报考并通过了某医科大学自主招生考试,而后顺利进入某企业如今也算是小有所成,每次在一起他说的最多的就是多看书,多运动,十一回家他开着新买的轿车载着我一路放歌开到山脚,我们从山脚爬到山顶,等我们再次回到山脚的时候太阳已经映红了半边天,晚上我们吃完饭站在窗户旁边看着路上过往的车辆。他说,你们得好好努力,哥以后在哪吃什么就看你了。

我在农村长大,因为就业机会太少,而且工资普遍低下,家那边大部分的人都常年在外面打工,去的地方多了,见识也就多了,他们深知教育的重要性,为了不让子女走和自己同样的道路,“爸爸”们不得不常年在外以赚取更多的金钱来维持家庭之余将大量的金钱投入到子女的学习与成长中去,用金钱来代替陪伴,每次和子女们通电话聊的最多的莫过于最近学习怎么样?期末考了多少分?

在村里除了过年,每年最热闹的时间就是夏天高考成绩出来那段时间。村里今年出了几个本科生,谁家的孩子去哪里哪里上大学了,那个谁谁谁小学学习那么好怎么都没有上线,那个谁谁谁的爸爸听到会不会乐开了花......这些都成了人们饭后的谈资。

以前也有写过,大学真的是个适合堕落的地方,也是一个可以用四年可以改变你一生的地方,进取或者懒散都是你自己的选择,即便大学有这样那样的不足,但这些都不是你可以懒惰的借口,既然你时间那么多,你可以去培养自己的兴趣,可以去兼职,可以去图书馆阅读大量的书籍,你什么都不想做,那么你大学毕业以后想做什么,你能做什么。

你的迷茫不在于你没有你的目标,有机会请多出去走走,你会发现自己是多么的无知与不足,那时候你就会多想回到大学。

郭小川说:但愿每次回忆,都对生活不感负疚。

我说:但愿上天不会亏待每一个认真生活的人!

那个两天只吃一顿饭的人。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