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拽紧青春的裙裾)

长篇小说(拽紧青春的裙裾)_第1张图片

六  栉风沐雨(四)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一群群的中学生联袂刚刚毕业走上工作岗位的大学生,几乎都穿着那个时代流行的蓝色服装。绿、蓝、黑、灰等几种颜色的衣服占据了“绝对的统治”地位,服饰颜色单一,样式简单。在那清一色的年代,把美丽的鲜艳颜色当作资产阶级的奢侈品扔进历史的垃圾筒。在这个精神至上的环境里,没有人讲究服饰衣着的美观,也许一件鲜艳一点的衣服就代表了资本主义的腐朽思想。“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是那个年代人们对穿衣的普遍认识。那一代年轻人似乎不是把美把装饰穿在身上,而是把革命、热情和理想这样一些简单而崇高的理念穿在身上。


李宣身着圆领短袖海军衫和黑色裤子,显得青春活力、潇洒;吴雨君身着淡篮色衬衫以及墨绿色的长裤,不松不紧恰到好处凸出她曲线美的轮廓,使得步态愈加雍容柔美,庄重、落落大方。他俩看完电影后走入公园,在月影亭驻足,喁喁私语。漫步于凉风拂拂椰树下的小路上。月影湖上的月光皎洁,桂花散发着馥郁的香气,只见雨君一双眼睛秋水盈盈,泛着一层光芒,不时闪烁着迷人的流盼。九孔桥上,她偎依在李宣怀里,小鸟依人的。了望湖畔,葳蕤的相思树下,石凳坐着一对对恋人,躲在夜色里拥抱、接吻……从电影或小说里看不到这种场面,他们相互倾慕,只有在背光的角落,沿袭传统的爱的方式,象冰天雪地的腊梅在寒冷中绽放,从接吻开始,继续撰写他们千古永恒的爱情主题的故事。

“雨君,你知道我此刻的心思?”

“你是多么希望,秋夜的月光,不要淹没灌木林里那些激情又浪漫的窸窣。”

“你总是在不经意之间,洞悉我心中所念。你真是钻进我肚子里去的孙悟空。”

“你有什么馊主意也瞒不了我。”雨君说完便双手绕着李宣的脖子撒娇地扭动。

李宣无限深情地深深吻她的小嘴唇,久久的。突然明白,就算他有瞒天过海的本领,也无法绕开她精灵的目光,更毋宁说娴熟驾驭她的灵魂;但她善解人意,去爱一个男人,并维护他一个男人的气概和尊严,心甘情愿伺侯他,而忽略自己的人生价值。


这是一个秋色宜人的星期天早晨。

李宣刚好出门回家拿铁铲。吴雨君的两个要好同学就来到门口喊叫:“吴雨君,吴雨君。”

一个叫林筱稍胖乖巧的女生身高差不多一米六二,有象牙白色的皮肤,一个偏大的嘴巴,一条稍高的鼻梁子分隔着一双好像什么都不在乎的眼睛;五官凑合在一起,蛮漂亮的。另一个叫余春花,稍微的瓜子脸上,那双含情脉脉的大眼睛总在闪烁着秋波,娇小玲珑的个子,一把长发蔓延到胸前,不失为一个美人胚胎,时常是一副娇羞的模样。

吴雨君应声打开铁门让她们进屋。她俩一高一矮进屋后东张西望,林筱俏皮说:“咦,怎不见姐夫?”

余春花嬉皮笑脸的:“我要请姐夫给我朗诵一首爱情的诗歌,有了灵感,好让我快点找到如意郎君。”

吴雨君笑骂:“你俩个不是东西,天未亮就过来调侃我,看我揍你。”林筱和余春花笑哈哈东藏西躲的。

“李宣刚才回家拿铁铲,叫我们不用等他,我们先走。”吴雨君拿把雨伞说。

她俩酸溜溜附和:“那我们不等姐夫了?”

林筱说:“我在路上就期望早点来看到姐夫,现在很失望。”

“我比你还懊丧,听不到姐夫的诗歌朗诵,害我心里不痛快。”她们嘻嘻哈哈又笑起来。

吴雨君被她俩个一唱一和的花言巧语挑逗得笑逐颜开……


李宣回到家里,刚好星期天休息,父母都在家。开始发福而且常常板着面孔的父亲看到李宣回来就聊几句,叮嘱李宣在外头要小心,要尊重同学以及家人,要有礼貌。他平时爱唠唠叨叨,无论是工作或者日常生活都是一丝不苟,有条不紊的人,他最看不惯李宣的母亲操持家务有点得过且过,不够细腻。不是偶尔的,而是经常为此发生口角。母亲她很朴素,跟其它普通妇女除了教师工作服外的衣衫穿着基本无异,不肥不瘦的职业妇女。在附近的街头巷尾,人们经常看到她进进出出忙碌的身影,似乎没有一刻消停。在李宣的心里,她是无可挑剔的称职的母亲,平时很关心她的这个大儿子。她的的确确是一个任劳任怨、非常勤恳,非常善良、与世无争、与邻为善的慈母。

出门时,母亲拿一纸袋生红枣给李宣:“你爸刚从烟台出差带回的,路上吃。”

南桥头一棵的大榕树下,陈旺才、林雄、莫国辉早坐在树头聊天,装满番薯的铁桶摆在一旁。

陈旺才说:“吴,吴雨君昨,昨天说、说,邀几个,个个女同学来,不知、模、模样长得俊俊,俊俏不,不不俊俏?如果可,可可以,你们要配配合我,我勾、勾一个靓女,一人一、一个,怎、怎么样?”

“你出来就想勾女,不想点其它的事。”莫国辉不屑一顾说。

“出、出、出来玩、玩,就、就要丰、丰富自自、自己的、的生活。”

林雄凑热闹:“那我也要一个来丰富自己的生活,莫国辉你要配合我,如果成功,我今晚请你吃雪条。”

“你真吝啬!就一条雪条”

“那就算了。”

“不,一言为定。”莫国辉也心满意足的。

陈旺才见他们如此卑鄙地谈妥条件,于心不甘,他争胜逞能的性格又一次作祟,跳起身来:“莫莫莫国辉,你、你帮我,我搞妥妥当,我、我奖、奖你一块、块牛牛耳饼加、加雪雪条。”

他们三人思想未能统一,你来我往嘈嘈嚷嚷持续地麈战,无疑这圈子里发生了内讧。不妨说一句,大家都听过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故事。最后、莫国辉用不着从中斡旋,就狡诈地照单全收陈旺才、林雄许下的诺言,至于成不成事是另一回事。

李宣他们几人平时比较要好,有点江湖义气。他们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今天这个掏钱买雪条一人一份,明天那个有钱就买牛耳饼一人一块。不分你我,大家分享,谁也不计较,打架齐齐上。想不到林雄一句戏谑的话,引起轩然的波折,真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