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不懂,不懂听,懂不听

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人非生而知之者,孰能无惑。惑而不从师其为惑也。终不解矣,生乎吾前,其闻道也固先乎吾。生乎吾后,其闻道也,固先乎吾。吾从而师之。吾师道也。

师说,韩愈的。言传身教,我们今天就来讲讲言传。所谓言传,不过言语之交流。有我之山水,而往比之山水。故而学者,以下观上,而上者,以上观下。梦里流连,花落未央,人生易,残痕满。

所以。古之成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有坚忍不拔之志者。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人恒过,然后能改。困于心,衡于虑而后作,终于舍发于声而后喻,入则无法家弼士出,则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然后知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也。

听不懂的阶段,我记得只停留在小学,尤为突现。

似乎从他们热爱学习开始,就开始对世界茫然无知的探索,随着性质,慢慢随着天地的轨道,五运六气,八方混合,而周流。就如树一样,有直有曲,有弯有短,直扯。所谓树之直,指人之捋,莫过于,木。他们小学的印象里,就只有,你跟他们什么说什么,他们总是点头,或者是摇头,或者是,不明其就,不知所以然。听话的孩子会让他们记下,一顿,当某个契机,灵感突发而想起这些事,以达到通感,而知道,真正的含义。把那些贪玩的孩子,都漫无目的,随着性子,信马由缰,当然也是一种快乐。故有章与其咎,无章以其次,有志于见微,武志羽西。

而第二个阶段则是,不懂听的阶段。很多大学,都允许带了手机,让他去课堂手机游戏,和微信聊天,以及各种头条,新款,似乎成为了他们大学的日常,而正宗的上课,国学历史,以及汉语言文学的那些,都不如以前。是他人不懂得聆听了,也许吧,应该是的。他们从听不懂,到不懂听。已经忘记了聆听,他该有的样子,和来到这个世界需要学习的东西。正如莫言所说,你不懂我,我不怪你,很多大学老师抱着无奈的心情,上每一节课,不管人有多少,来与不来,听与不听,他们就在哪里,不增不减,为中国的传统,以及教学以及教育,留下了深厚的积淀,作出了蜡烛版的贡献。在这我真心的感谢那些在大学里教学的教授和老师。

而经历过前面两个阶段的洗礼,他们似乎来到了第三个阶段,也可以说是经历过人世沧桑。他们也似乎明白了自己的岛,明白了自己应该说是位置,明白了许多,也明白了后悔也知道了,这世上并没有后悔药,但是他们无法选择,但他们说只认识,不懂得出如何聆听,已至他们最后懂而不听,你只是说你说的什么我都懂,但是我不听,但是他是不是真的懂了,我们无从得知,我们知道他的所作所为,一言一行,在我们其他人看来,那就是一篇不一样的风景。所以说他们从听不懂到不动听到懂而不听。经历着这一切,也渐渐明白了真正的含义以及生存的奥义生命的真谛。与其说这三种境界到无锡咯,这是人生现状的三种阶段。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写道,第一种境界,是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外加昨夜西风凋碧树。第二种境界则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第三种境界就是,众里寻他千百度,暮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我们看一下第一种境界是什么意思,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昨夜西风凋碧树。就是说昨天晚上,西风凋尽了碧树。我独上高楼,忘记了天涯路,也就是说,他不听劝的,听不懂似的,就,跑到了,楼高。去寻找一条条路。然后第二条路是不懂得去听,他,不懂得去听别人的声音,只知道一味的去追求,但并不是自己想要的结果。然后第三层的事,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也就是说他历尽千帆,寻找的那个人其实就在,暮然回首的时候,灯火阑珊处,也就是说归家,是一种思乡,回家的灯火,伴飞鸟温柔。也就是说,王国维这第三种境界,也许跟那个,看起来不同,但是我总觉得,他们有些共同点,和一些相同之处,但我不知道那个临界点在哪里。也许是在云雾中,也许,是我们还没到达,也许是梦想太遥远,但我相信,总有一天,梦想能到达的地方脚步,也一样能到达。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