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02

三旬

冰徽

三旬过后,愿这样过

闲看院角花一朵

静观叶落,细听风波

偶得,偶得

群鸟栖枝呢喃语,

微斜摇椅,仰首不斥

愿得,怨不得

穿枝向声高望去,

青果半熟,它在轻啄

舍得,舍得

三旬过后,愿这样活

果实沉沉压枝落,

踮脚可得,亦不取之

只待夜间风雨过

晨起院扫,拾得几颗

即可,即可


五旬过后,愿这样过

也许那时

我已无父无母,无力交友

一个哭得再大声也无人疼惜的可怜虫

有泪只会默默流

湿了随身的手帕,一条,两条

阳光下晒干思念的的味道

叠起,收好

空留挂牵,碎念

单喜一杯浓茶,贪吃一口秋酿

回想起屋里落了灰的瓷缸,不大却笨重

曾有奶奶酒藏的冬枣,一天几颗的享受,慢嚼到日落。

更为幸福的是,明天还有,来年还有。

原以为会长住在生命中的人也都走了,记忆里的白发、佝偻,悄悄爬上了镜面,无需再从记忆里找寻。院里起了青苔,巷子依旧深长,风起时沙沙作响,叶落如初。

执杖数岁,愿归尘乐土,不贪余生,不负流年今生。

若惊雷咋起飞鸟

枝弯晃落几颗,入火轻烤,又是儿时味道。饭后小憩的时候,天气骤阴,快速将桌椅搬至檐下,静等雨来,满是心安。

附:

载几多柔情,争渡而过。

流逝一江蜜意,错乱人间。

花开半夏,香色淡雅如致。

如昨早春,觅情难再流年。

折一枝春柳,留半朵花开。

寻一缕书色,微感几语箴言。

不求高拒人间烟火,

只缘心覆数篇墨色。

老来难能视物,亦可心中看起。

5�<��ҥ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