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16

2018-07-16

快乐真的是第一位的吗?

天王星、海王星、冥王星的发现的,对现代人是福音。它丰富了占星学的内容和技术,恰逢其时地对应了快速发展、复杂多变、信息密布、外境强大的现代社会,占星学的诠释能力和疗愈范围也因而加大了。

这和快乐有什么关系。

有。我们可能比古人变得更快乐了。

但为什么还需要天海冥?他们描述的似乎并不是快乐。

现代科技的发展,使得各种感官享受都能立刻得到满足:美食、美物、美人、美境,都能以最快的速度呈现在我们面前,满足的延迟性无法再折磨我们的耐心,当然,不良后果也同时出现,比如我们对成功的渴望、对物质的追逐变得更急切,甚而不择手段、损人害己,进而产生新的担忧和焦虑,这会很大程度上冲淡我们享受现代快乐的浓度。然而,更多让我们沉迷和快乐的事物在不停涌现,对快乐无节制的追求,使我们不断在制造各类快乐鸦片。

且不说电子游戏的威力,仅对一个最普通的网购者来说,点击购买的快乐就无可比拟。那种满足感,愉悦感,不止是因为占有而能感受自我的存在,而是无论我们的需求多么微不足道,无论我们自己多么渺小,都可以在隐形的状态下爆刷满满的存在感,不用惭愧于羞涩的钱包,不用面对无情的镜子、和售货员有色眼镜的照耀,那种快乐似乎让我们能进一步接近全能感的上帝。

鸦片终有失效的时候,灾难也不需要太大,一个踉跄就会让人一败涂地。因此,心灵的脆弱又被提上日程,到处都是自我成长课程,到处都有灵性修行,各级心理咨询师、塔罗占星易经八卦、现世佛陀纷纷上场,自然,性命双修离不了太极瑜伽打坐冥想养生双截棍……还是为了快乐。

常挂在我们嘴边的一句话是:快乐就好。似乎这是一个无所不能的咒语,再苦再难再失败再崩溃,都可以用“我快乐我怕谁”来掩盖。

快乐是贴狗皮膏药,是银样镴枪头,是水中月镜中花,可以有,可是真没那么重要。天海冥能揭示这一点,我们的潜在意识是难以衡量的猛兽。

快乐的李白,写不出人生得意须尽欢,他明白无常才是常态,快乐后面是还复来的艰辛,艰辛才懂尽欢的痛。快乐的爱因斯坦,无法用小提琴诉说无奈,相对的快乐才是真的快乐。

何必强颜欢笑假装快乐。为什么我们不能大声说,我不介意我不快乐!人生就是痛,我怕痛,我痛。

所有的不快乐,来吧!

2018-07-16_第1张图片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