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第六章之重担

李强仁来到这第一次跟家里通了电话。李强仁没有手机,虽然已经是高中生了,但是知道家里实在困难,而且平时也用不到手机,就没有让家人买。他在公共电话亭里拨通了他表大爷张加喜的电话。

李二根家没装电话,人家问起他,李二根总说:“装它干嘛呢?又没什么远路亲戚,近的喊一嗓子不就成了吗”

“喂,喂,谁啊?”电话那头张加喜说,一边说一边吧唧嘴,应该是在吃饭。

“表大,我,小强。”李强仁说。

张加喜说:“噢小强啊。这么长时间也没来过电话,咋样啊在那边?”

李强仁顿了顿说:“挺好的,这边人都很好,对我很照顾。”

“那成。”张加喜说,“挺好就好。我去叫你爹来接电话啊。”

其实张加喜虽然跟李长根是表兄弟,但是关系却并不好。

张加喜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叫张博士,二儿子叫张学家,张加喜希望两个儿子将来都能有用。所以一个是博士,一个是科学家。当初张加喜家里也比较的困难,二儿子生病去医院看病,花了不少的钱,就这样还不够。张加喜知道李二根砸石头家里还有个四五百块钱,想转过来急用一下。可是李二根在张加喜来之前,就把钱拿去还账了,家里就留了几十块钱。张加喜来借钱,李二根说没有,从家里拿出那几十块钱给张加喜看。张加喜很失望,昨天亲眼看见你砸石头在收石场结的钱,转眼就没有了?张加喜没说什么,转头走了。

于是张加喜因为这件事就一直对李二根有点看法,只不过这种看法就像一团小火苗,一直没能燃成熊熊大火而已。表面还是要过得去的。

李二根坐在张加喜家的板凳上等李强仁的电话,在这浑身都觉得有点不自在。

张加喜在屋里逗他喂的鸟,老婆在屋里擦桌子,刷碗,转来转去,也不搭理李二根。李二根知道这是对他有意见呢,但是他也不好说什么。他想抽烟,但是在别人家里他又不好意思抽。他的烟袋燃起来的烟太浓了,呛鼻子,又熏眼。不能抽,他就更加的不自在,换个舒服点的姿势,换了也还是觉得不自在。他只有等那个电话响,电话响了,儿子跟自己说话了,就不那么不自在了。

电话响了。

李二根手有些发颤,他拿住劲,拿起了电话。

李强仁说:“喂,爹。”

李二根听到李强仁的声音有些木讷了。他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满脑子想得都是,喂,喂。

“说话啊爹。”李强仁说。

“啊,噢。强子,吃饭没有啊?”李二根回过神来说。

“吃了吃了,你吃了吗?”

“我吃过了,强子,在那怎么样?”

“挺好的,家里怎么样?你受伤好了没有?”

“我好了强子,家里也好。”

………

父子二人长时间没联系,一时有说不完的话。李强仁在电话里听到张加喜有点不耐烦的声音:“行了,别啥事都说了。给小强省点电话费吧,长途多贵。”

李二根说:“那行,强子,爹不跟你说了啊。你在外面好好的,别瞎胡闹知道吗?”

李强仁说:“行,爹,放心吧,你跟娘在家也好好的。”

这通电话让李强仁的心里有些伤感,他能想象出李二根拘谨的坐在张加喜家里的样子。让他觉得很不是滋味,他想给家里装个电话,也想给自己买个手机,那样联系起来就方便多了。

李二根没读过书,脑子里也没有什么词汇表达自己的感受。但是他也觉得很难过,他觉得自己很没用。别人家的孩子都过得快快乐乐的,都上了高中考了大学,自己的孩子却没能上大学。高中没上完就出去打工了,这让他觉得很愧疚,他越想越觉得难受,当老的没用,孩子也跟着受罪。儿子都在外面辛苦打拼,自己还有手有脚身体还算健康,也得有一番作为才是。

李二根坚定了信心,走路都感觉到了力量。

回到家的李二根跟王红谈到了这件事,王红也叹了口气说:“哎,是对不起强子。我听说旁边谢庄那边,正在山上挖磷肥呢,也能挣到钱。哎,就是你这身体不行了,下那么深的山洞去挖这个,怕是会出危险。”

“那能出什么危险,我年轻时候跟我爹也挖过,从石头上凿下来,还不容易。那个活没什么危险的。放心吧。”李二根说。

王红又叹了口气说:“哎,走一步看一步吧,家里现在也确实没什么来钱路了。你腿伤了,又在村里二毛家借了五百块钱。过几天就得还啦。”

李二根也叹了口气,没说话。

农村的夜晚,空气有些冰凉,黑夜像浓厚的幕布一样盖在这个小村庄上面,万籁俱寂。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