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喜鹊贾三儿

 

二喜鹊贾三儿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她姓贾,在家排行老三,又爱叽叽喳喳,吵得人耳根不得清净,所以我们店里人送外号:二喜鹊贾三儿。

    这个二乎乎的喜鹊啊,有点儿趣儿!

  她要是上楼梯,我们在楼上房间单听声音就能听出来是她。听吧:嚓,嚓,嚓……咚,蹭,蹭,蹭……然后就是门带着风,风带着她,进来了。

  一日,我和一同事正互相吐槽自己老公,越说越激动,越说越生气哪。正气愤愤到难以平复时,三儿上我们屋来了,一看我们的样子,身子一立正,双眼皮儿的大眼睛一瞪,手往桌上一拍:“走,弄死他大爷的去!敢气着我们人!”我和同事立马“噗”地一笑,怨气全没了。

  我们店是儿童摄影店,我是做设计的,她是管后期出产品的,所以天天打交道。要是我们出错了,嗬,你可等着吧!那训你的声音能从三楼传到一楼大厅!“还想干不?想让罚钱了是吧!说了多少次,能长心不!”要命的是最后一句:“娘们!”呃,大写的尴尬。

 我说三儿,即便是你检查出来了我们的错误,即便是你让我们少出错,少挨罚,那你也能不能温柔点儿,或者…….把最后两个字去掉!

  为了少领略她的雷霆万钧之势,为了让我们晚失聪几十年,我们尽量少出错,少挨她训。可就是千小心,万小心,总有塞翁失马,马失前蹄,提心吊胆,胆战心惊,惊心动魄的时候。

  那天,她来交接工作,我盯着电脑,心不在焉的回答了她一句:“没完成呢。”瞬间,我的余光就看到了她扭过头来瞪着我,眼神犀利,都能感觉出来一片肃杀之气。我刹那间哪,醒过神来,忙不迭地更正:“完成了完成了,我说错了。”她的头才转了过去,嘴角扬起一抹冷笑:“你完不成,试试!”

  天天儿的,我们设计室这些花朵被她摧残地不成样子,可对待起顾客,那是如送春风哪。“你好,请,不好意思,谢谢,欢迎”这些词要是想从她那里听到你就得去看她接待顾客。而且顾客取走照片时,她会把配件配好,东西装好,还小心地把易碎品包上防震的硬纸片或泡沫,末了,还给开车的顾客送上车去。

  她的工作室让她打理得井井有条,什么东西在哪儿,她屁股不抬都能给我们撤出来。我们翻半天也给顾客找不全人家的东西,她过来了“去去去”,把我们拨到一边,没几分钟就把顾客东西找全包好了。我们只能冲她点头哈腰地陪笑。

 三儿哪,啥时候给我们来点“润物细无声”的待遇呗,要不然你这么凶,我真担心你老公的安危哪!

 听,又来了,“娘们――”还带着回音!我去!躲!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