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一)

我的前半生(一)_第1张图片
本人照片,请勿转发

第一集    出生

我叫林之月。出生在农村的家中。那是80年代初期的春天,一个月圆之夜,原本是月朗星稀的天空,突然间乌云密布,飞砂走石,鸡飞狗叫,两只平时温顺的大鹅竟然声嘶力竭地咬起架来……这时候,随着一声柔弱的猫似的啼哭,小婴儿落地,乌云渐退,明月当空,鸡不飞了,狗不叫了,两只大鹅也停止了咬架,一切又恢复了平静。(这是另外一个故事了,关于我的前世今生)

“又是一个嫚儿。”接生婆道。

“唉!”母亲本来翘首以待,听了接生婆的话,轻叹一声,放下抬起的头,躺着不动了。

父亲走进屋来,看了看破布包着的他的“二嫚儿”,又看着虚弱的母亲,说:“嫚儿就嫚儿吧,咱再生,再生一个肯定是小子。”

“哪能再生?再生你的工作就没了,还得罚钱呢。”母亲有气无力地说着。

父亲又说:“那些以后再说,先给二嫚儿起个名字吧,你说叫什么好呢?”

母亲说:“我怎么知道,你识字,你起个就是了,大嫚儿的不也是你起的吗?”

父亲说:“外面月亮那么好,小名儿就叫明月,大名之月怎么样?没重名的吧?”

“好像……没有重名儿的吧?”

“这名儿还真不好起,咱老林家户门子大,之字辈,咱大嫚儿之菲,二嫚儿就叫之月吧,应该还没有叫月的吧?等明天我去咱爹那儿再问问,要没有重名儿的咱就叫这个了。”

“嗯。”

……

我这就有名字了。

后来接生婆说,我出生那时天有异相,怕是不好养活。

果然,自打我出生后,我父母就没过过一天安顿日子,夜夜啼哭不说,还三天两头生病发烧,父亲带我四处求医,长到3个多月了还和1个月孩子那么长,而且头还耷拉在肩膀上,抬不起来。我奶奶说,别治了,送走吧。可我父母没舍得,想尽一切法子给我治病,甚至还给我找了干娘。

就这样磕磕绊绊的竟也长大了。虽然个子不是太高,头还稍有些歪,但模样还算可以。就是脾气太倔,倔得像头驴,还不听话,不爱干活,不像大姐,温顺,贤惠,不管地里家里,什么活都会干,帮了父母不少忙。

在我出生后的第三年,我果然有了弟弟,父亲的民办教师工作也被辞退了,还罚了六千块钱。那时还真是天文数字哪!

没有了父亲的生活来源,只靠种地养家糊口,我们的生活窘境可想而知。幸好我们姐弟三人都学习很好,让父母稍有些安慰。

后来终是供不起我们三人读书,大姐上完初中就辍学了,在我们村的地毯厂上班。大姐勤快又好学,她织的地毯最漂亮,质量最好,发工资最多,帮父母支撑着家。

父母和大姐的不易我都看在眼里,我暗下决心,我要好好上学,将来考上名牌大学为家里争光!再找个好工作,挣了钱补贴家里,帮父母和大姐减轻些负担!

风平浪静的过了几年好日子,直到初中,那年,我遇见了他……

也许,是他改变了我的平坦的道路,几乎把我拉向深渊…

(未完待续)

我的前半生(二)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