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日记(10)

有了昨天的经验,今天我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准备好了面对无数在等的客人,面对老板无休止的“在等”然而事实上我还是低估了我们公司的火爆程度。

  一大早就邮寄过来大概2000多件货,全是低成本的金镶玉饰品,散货的客户还是在等,然而人都是会进步的,看客们还记得前面提到的板着脸的中年妇女么?

今天上午大家都忙着做活的时候,陡然间门被像撞开似得推开了,传来了一句熟的不能再熟的台词:某某家的货,在等!“我登时有一种老板娘回来的感觉,从神态,开门的声音还有那种魔性的发音方式上毫无差距,甚至可以说有过之无不及,配合上板着脸的中年妇女的那副尊容,更是相得益彰。

  当时的我瞬间浑身一个机灵,也不知为什么。

  之后的一下午,我就在无数的”某某家的货,在等!“和”某某家的货好了没“之类的指示和询问中度过了。

  今天的批量货不仅仅是早上的2000多件,中途来了500件说要加急,刘总就要求我们放下手头工作先忙着500件和其余散货。

  这一日最难过的要数同事闫先生了,现实一大早被告知昨日有几十件货的重量在证书上写错了,误把克的单位换算成了克拉,因为这家客户都是卖了货之后才来出证书,很有可能证书已经随货发往了全国各地,如果客户要求重做证书,那么闫先生可能会面临承担二十多单货物的邮费,要知道发顺丰快递来回需要四十多元的费用,要是二十多件的话,就相当于闫先生半个月的工资了,所以闫先生的早上很难熬,也不知他是怎么过来的。

我们还调侃,做鉴定站里的输单员真的不容易,动不动就要赔钱,而承担了风险赚,薪水却只是比最低工资多几百元而已,世道艰辛,鉴定站德尔员工难做啊。人们总说做珠宝的操着卖白粉的心,赚着买白菜的钱,依我看来做珠宝的人该换成做鉴定站输单员才对!

  然而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古人诚不欺我,还没过一天闫先生便栽在了上述那500件加急的货中,因为电脑年久失修,再加上淘宝品质,货物的编号与图片没有对上号,以至于加急到下班点的证书需要重新来过,这可愁坏了员工们,刘总强调:这批货晚上是要发走的!

  没办法,只能重新打印,要知道证书打印是用家用打印机工作的,效率低的令人发指,一直工作到晚上九点才交了货。

  我期间观察闫先生,那忧郁的眼神,看了让人心疼!

  我们下班了已经是九点左右了,然而公司的运营并没有完毕,刘总留了两个老员工继续工作(因为那两千件货还没有做完)

  张小姐和杨先生一直工作到十一点半左右,才回到宿舍。那时正巧金先生晾衣服碰上他们回来,金先生感叹”你们这么晚才回来啊!“杨先生说笑道”把老板打死才回来的“张小姐附和道”下个月工资不涨到一万就不干了!”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