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10

(一)

我说她变漂亮了,她觉得我是奉承。我回想自己过去,大多数时候还是不喜欢奉承别人的,想到什么就直接告诉人家,有一句说一句,真是没空编造虚假的话,说出去的都是真的想说的东西,并没时间和别人说太多废话。想想我好像也很少夸别人,更多时候还是怼人,说一些让人并不会感觉很舒服的东西,日常损舍友,当然跟不熟的人依然不会这么说,也是看人了。

第一时间的感受,话就从心里蹦出来,可匆匆一瞥并没用足够的时间和适合的场地去表达自己,或是慢慢交谈。

每一个人的时间都宝贵,也碎片化,交集不多,有空的时候一般不容易有一个恰当的心情,去应对,去回答,或者是聊天。

有说话的欲望时,又没有一个像“垃圾桶”一样可以完完全全听我唠叨,更加得不到回应,真是不喜欢像一个唱独角戏的自己,感觉是小丑,又像疯子,或者是一只知了。

(二)

别人做得到的事我可不一定一样能做得到。人家两点钟睡觉完了第二天照样精神充沛上课不睡觉,我就不一样了。好像早睡晚睡上课一样打瞌睡,有一段时间完全游离课堂,在似睡非睡之间,闭起眼睛,眼皮们吻得热火朝天。都说强扭的瓜不甜了,要是把自己逼急了应该也没好结果。很多东西都是说相对的嘛……

(三)

现在是过了晚上十二点,中午看见师姐,她打饭回宿舍吃,我问为什么,她说她今天吃鸭腿,在食堂吃不方便……哈哈哈哈,我想起来今天中午吃完饭我在宿舍吃柚子,吃相根本不行,太难看,根本不能优雅。今天一共吃了五片西柚,挺好吃呢,大晚上,全宿舍听着我吃东西的声音,我也听到自己的超大声音,虽然不太好,但是她们都不吃啊,自己一个人独吞最后的柚子……

也是另一种孤独。

已经11号了,哟,离双十一不远了!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