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

给你煮方便面吃,加一个鸡蛋。

"嘿,你还好吗"她轻轻拨开我的床帘,"呆呆说你哭了"

第三次,入党推优,又落选。为什么又是我。一步三块砖,从学校西门到高架下一共3367块。一个人走了很久很久,最后带着不愿意还是回到了宿舍。

快快的洗澡,爬到床上,拉起床帘,带上耳机,尽管声音开到最大,还是可以听见张雪峰诙谐幽默的视频段子。

笑不出

"别难受了,给你煮你方便面吃,加一个鸡蛋"

离开家,第二年。除了油腻的食堂,方便面变成挚爱。

"你碗搁哪呢?"

……

"谢谢"

"碗给我吧,给你洗了。"

不想呆在这,你转专业走啊!

第一年。

"我喜欢球球,我喜欢她这样的性格"在去食堂的路上,我拐着呆呆自顾自的说着。开学一个多月,宿舍的一号床始终没来报道,球球是在后来的宿舍重排中搬进我们宿舍的。比西瓜头长一点点的头发,很英气。

如今已不记得为何要拔掉她吹风机的插头,可能是太吵吧。

"都赖你你知道不,不是你带吹风机,我怎么会带?!"

"不可理喻。"心中万般无奈不知从何而来,忘记吵过些什么,理论过什么,只想搬离那个宿舍,走的越远越好。

"不想呆这,转专业走啊"

回去吧。

六月份的17点,落阳还不算很热。

一手抓饼,一手抓你。"怎么办呢?一点都不想看书"

"我给你出个脑筋急转弯……"

"我给你说……"

"糖皮质激素什么来着……"

……

"回去吧"

万般不情愿,还是回到自习教室。我喜欢小教室,没有空调,人够少,够安静,够……让我喜欢。

"走啦"

"去吧去吧,回去的时候别忘了叫我。"

你喜欢大教室的第一排,空调对着吹,你总说热。

大学的考试月,够难熬。一门接一门,复习的周期很奇怪。低头继续与激素抗战,肾上腺素总是分泌不足,多巴胺也可能在中途被偷走了……

"嘿,回去吧。"偌大的门框边,是你小心翼翼探出的头儿。


与你识

年方三。

你可能感兴趣的